Sunday, 12 August 2007

馬力安息之後 ─ 論泛民立會補選策略

馬力安息之後 ─ 論泛民立會補選策略 刊於八月九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重溫《福佳始終有你》 重溫《福佳始終有你 2》 埋沒馬力之後 (完整版) 文天祥死前的一句名言:「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人總是要死去的,怎樣死?如何死?死得其所嗎?死得值得嗎?為什麼而死?為誰而死?這是一個令人哀痛的課題。 馬力在香港最為人熟悉之時--居然就是他臨死前的一番「坦克碌豬」說話。這句話說了不過兩個多月,馬力就去見馬克思了;如果不相信命運,會否覺得有點不值?如果相信命運,又有否覺得報應來得太早? 泛民與土共之對決 一眾馬力的戰友們,內心可有感到一絲震駭?你們最愛的那個黨,有否盡全力去救他的性命?又或者,你們的那個黨盡了最大努力,可有能力從死神手上搶回他? 你們的一生是為了什麼?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就這樣死去了,一切榮華富貴,盡成浮雲;一切功名利祿,盡成灰塵,這些年來,你們生存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麼? 與其活得痛苦,不如死得痛快;馬力被埋沒了,期望他可以安息。 要令馬力的死變得有意義,責任在於泛民主派──泛民,你們可有想過,如何去填補馬力留下的議席真空? 華叔,捨你其誰? 港島區的立法會議席真空,就好似當年程介南遺下的議席一樣,很大機會成為泛民與土共對決的場所;可是今年是 2007 年,此議席任期只不過是短短的一年,泛民即使選到了,對 08 的選情幫助不大;另一方面,補選的投票率經常都很低,萬一輸給了土共的鐵票,更成為千古罪人。當年各名嘴常提到的,「辭職補選公投普選」的戰略,如今可以借馬力之死,立即實施。 就在政府提出「福佳亂改撻皮書」的勢頭,「天公造美」送出一個立法會議席;泛民主派要匯聚「普選民氣」,最有效的方法,莫過於推出一位眾望所歸,而德高望重的民主鬥士,把地方議席的補選,化成普選的公投,而最佳人選,當然非華叔司徒華莫屬。 今次華叔不應代表民主黨,而應以支聯會名義出戰,由支聯會去接收馬力的議席,為歷史爭取一個公道;如支聯會覺得不合適,亦應以「爭取雙普選」的獨立候選人名義出戰,只有華叔,才可以迫得土共不得不應戰,而不是高掛免戰牌避而不戰。另一方面,華叔早已退休,今次復出只不過一年,既不會為其他民主派新秀的阻礙,以華叔的聲望及地位,亦不會引來民主派的分裂;司徒華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代表全港市民爭取普選的心聲;華叔,這個重擔捨你其誰? 變成爭普選的公投 如此一來,港島區的選舉,才會變成全港的公投活動;泛民大可以為此造勢,讓低迷的選舉氣氛敗部復活,對全港區議會各民主派更有拉抬升溫的作用!要達到這個效果,如果派一個新人,又或者只擁有某地區聲望的人物,根本無法起到華叔所能起到的作用!華叔,辛苦你了! 春秋時吳越爭霸之時,越王勾踐臥身嘗膽廿二年後,終於打敗了吳王,吳王有如當年越王一樣,派人求和;越國智囊范蠡怕勾踐答應,馬上勸阻說:「當年上天把越國賜給吳國,吳國不要。今天是上天把吳國賜給越國了,越國難道可以違背天命嗎?」 泛民與華叔,這是爭取雙普選的天賜良機,萬勿錯過了! by林忌--9/8/2007 馬力小傳 民建聯主席馬力1952年2月23日在廣州出生,祖籍福建,妻子是梁慧貞,他現任人大代表和立法會議員。 患有結腸癌的馬力今年五月十六日與傳媒茶敘時,談起國民教育及六四事件時,指沒屠城,燒屍之說不足信,坦克車也不能將人壓成肉餅。隨即惹起風波,之後他返回廣州治病,直至今午去世。 馬力畢業於中大中文系,獲金紫荊星章和太平紳士 ,現時任是香港商報副社長、策略發展委員會委員和香港基本法推介聯席會議「專題研究委員會」委員。 過往公職包括:香港科技園公司董事局成員、基本法推廣督導委員會委員、香港慈氏護養院基金執行委員、公民教育委員會委員、第一屆香港特別行政區推選委員會成員和港事顧問等職。 馬力在接替因為2003年區議會選舉失利而辭職的曾鈺成之前,一直都是民建聯的秘書長。他在香港多份報章,包括《明報》撰寫專欄。辛維思是他在1980年代中英談判時在《明報》使用的筆名。 他與蔡素玉代表民建聯出選2004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港島區議席。但由於結腸癌的緣故,使他不能出席公眾論壇。選舉結果,他們雙雙獲選為香港立法會議員,以些微票數擊敗前铫的何秀蘭。其結腸癌亦一度康復。 by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