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October 2019

13/10/19 - 反送中(2)

一直想再次寫寫反送中的東西,奈何過去兩個月一直在打風花雪月和忙其他東西。本來想買的牧場物語也沒空玩了,不過如果復刻度高的話大概還是會喊著真香買下去吧?

*

反送中運動已經快持續了四個月。期間政府濫用暴力程上升程度與市民團結與勇於反抗的程度也是肉眼可見的。

六月,兩場百萬人大遊行夾一場立法會抗議。我們稱讚市民的和平理性,說警察(當時還是)有需要的時候還是可以很專業的嘛。我的日記裡居然說起公共運輸系統上來了,現在回看還真有點諷剌。

七月。立法會進擊,警察(刻意)退守,示威者保持最低限度的理性;我們擔心那手推車破門的一幕會為市民所唾棄,我們讚揚那些不破壞立法會紀念品和付錢拿汽水的示威者。立法會的宣言為世界所記住,五大訴求,從此上路。

當然,G20的完結意味著對家暫時不用再顧面子,可以盡情盡力讓事件在十一月選舉前完結。也許大家都沒料到整個運動會持續到現在。

屯門、九龍、沙田、上水。抗爭不再限於港島,居民也開始意識到警察的暴力隨時都可以臨到自己頭上。敢於反抗,不必為甚麼崇高的政治經濟理想,可能只是在守護自己土生土長那片社區而已。流水抗爭,遍地開花。

七二一,元朗警暴。我們在那一刻徹底看清警方已經化為人面獸心的維穩機器。前幾天才出獄的民運人士才說過警方親自為黑社會做briefing--不過不用等到現在,當天警察刻意的拖延救援與光頭李sir的挑釁嘴臉同樣被市民所記住。不用諸多辯解,他們的行為早就證明一切。警黑合作,既是警黑,也是黑警。黑社會混進去做警察在十七年前就演過,只不過今次他們兩個身份都光明正大地顯出來了。

不過警黑好像還是有點難看,那就乾脆黑警算了。

八月,大三罷。阻塞鐵路與襲擊付國豪一度成為誘使市民內鬥分化的最大危機,不過對家再次證明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八一一的遊行以悲劇的形式結束:葵芳的室內催淚彈、太古的行刑式掃射、還有最重要的少女爆眼。在科學鐵證前瞪大眼說大話的黑警,迅速將全港的人心凝聚到一起。和你飛的北大嶼山公路長征與接放學人龍,與八一八的遊行便是團結的證明。

第三次的百萬遊行也許出乎政府意料之外。百萬級的遊行任他們請再多外援也沒法用同樣方法驅散的,那就只好從源頭開始用武力嚇退市民,於是就有了八三一事件。

反對通知書下大批市民仍冒著風險上街,警方則用了底突襲加上太子站的無差別攻擊,手法之低賤前所未見。一個個以前留下歡樂回憶的市中心鬧區,現在遺留下來的只有香港人的鮮血,和市民所放的白花祭品。直到今時今日,我們也沒法說得清到底當天有沒有打死人。我只知道,從這天開始香港的自殺人數開始急速爬升。

九月,抗爭並沒有因為作為前線的學生開學而衰退,相反這是另一條戰線的開始。校內的抗爭將更多人連結到一起。老師-學生-舊生-家長之間的連結超越一般的同溫層,將市民的訴求最大化地廣傳出去。

條例正式撤回,美國全速通過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示威遍及全港十八區。當我們以為看見那怕一點曙光時,政府又以行動告訴市民它們才是手執生殺大權的一方、而示威者只是「yellow object」且「have no stakes in the society」。

九二九,全球聲援大遊行,印尼女記者遭射爆眼。
十月一,中五少年險被射殺,隨即被控暴動罪。
十月四,反蒙面法。一年前世紀風暴山竹也請不出來的緊急法,原來可以如此兒戲地用上。

這只是整個抗爭行動的「主線」。正所謂遍地開花,不單是示威遍地開花,而是將意識傳遍整個香港。超越地區的連儂牆、超越年齡層的銀髮族遊行、超越職業和資產階級的專業人士集會--如此強烈連結(connect)在一起的人心,在暴政的壓逼下只會越來越團結。

*

這幾個月來瀏覽器總留住了一個有關「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分頁,大概是重看金庸時留下的記錄。

有時我會問自己,到底在這場抗爭裡面,誰才是「俠」?香港有會像郭靖那樣死守襄陽城的「大俠」嗎?還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遊俠」?

我記得六七月時,不時會看到一些路邊的茶餐廳幫助示威者:讓他們進來免費吃飯,幫他們換裝成一般市民,讓他們從後門逃走。從後門繞到大街上,迎面而來的是整條小巴車隊,招手著他們上車。當時就有人稱讚他們是「俠」,讚他們互不相識又見義勇為,可謂香港人的典範。

不過這種論調,在抗爭後期就不見了。原因很簡單,大家的取向已經歸位。每一位同路人不論是否站在街頭前線,都會在自己貢獻範圍以內盡本分成為抗爭的支柱。
用歌詞來形容的話就是「同舟人 誓相隨 無畏亦無懼」--獅子山下的價值建基於大家都一窮二白的年代,對現代社會已不適用,所以現在被「榮光」所代。不過反過來想一想,當香港人甘願拋棄他們最重視的利益而擁抱獅子山精神時,政府還有甚麼可以將人心收回來呢?

答案是有的--那就是將扭曲的價值觀修正回來,重新塑造一個去赤化、以香港人為本、為市民所監督的政府架構。這是超越五大訴求,但是比五大訴求更為接近問題根源的變革。連日的警暴下市民已經徹底唾棄這個將槍枝指向百姓的政府。唯有讓他們相信,這四個月的惡夢以後絕無機會再次發生,這場抗爭才有結束的盼望。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五年前的運動,我們已經失去太多。反送中抗爭再次失敗的後果將會是絕望的。然而我們這次集天時地利人知--中美貿易戰和新冷戰格局的天時、香港前殖民地位的地利、全民connect的人和--該退縮隱忍還是挺身硬抗,不是很清楚嗎?

香港人,加油。
香港人,反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