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November 2019

26/11/19 - P12, Pokemon劍盾

經過兩星期的廝殺後,12強順利落幕。留給種花球迷的遺憾大概只有吳昇峰那一球、還有那個威力一去不回的大王而已。

這隊種花隊投手實力堅強,牢牢地壓住了日本以外所有強隊。每一位投手,包括先發和後援,也包括那些沒機會上場的,都值得一些掌聲。野手這次守備滴水不漏(好吧漏了一滴),幾次關鍵的全壘打讓局勢倒向種花一方,同樣值得讚賞。後勤更不用多說,幾乎每個隊員都對情蒐給予好評,支援工作也十分到位,連紅中也說要讚他們一下。

短期賽裡面教練的調度重要性不下於任何一位關鍵球員,這次12強我們再次看出紅中團隊的功駕。小組賽採取主動進攻的戰略,在對上韓國以前幾乎看不到點球戰術。當主播於台韓戰反復強調種花的進取打法時,兩次成功的觸擊都為球隊帶來了寶貴的分數,而其後收打和打帶跑也成功過若干次。比較可惜的是幾次挑戰都是較明顯的出局,就算用了挑戰也無力扭轉戰況。這方面比較大的鍋應該是三壘指吧,LM迷肯定知道三壘的紅綠燈從來都是壞的……

比較大的爭議大概集中在投手調度上。對我來說,先發上去投個100-110球從來都不是問題,只要他的球速、控球和壓制力還在,讓先發續投是理所當然的。張奕兩場的第六局都投得十分優異,第二場甚至在第六局投出149,就算他在日職沒投過這個球數,在第六局證明了自己可以的他為何不能投第七局?至於吳昇峰,七局前三位打者對上他並沒有佔到上風,唯一的安打也是偏弱的正中滾球,對上前面已吞2K的打者為何不能投下去?真的要說,換投的點應該在六局結束之時。不過由沒投手即時狀態的鄉民來分析大概都是結果論。如果七局上香腸爆炸了的話是不是要說油罐車不意外?

後援方面,穩定先發讓後援局數大減,有投手淪為觀光組也是無可厚非的--還是你說,你希望見到先發早早退場換來後援夜夜秀?主力中繼陳陳陳連線中的香腸和肥刀都在職棒中習慣二連投(但三連投不行),紅中當然深知這一點;陳冠宇在羅德也是資深投手,中間穿插上愛將曾41(可是他這次表現真的棒),每場吃下2-3局真的不夠嗎?要記住,選夠投手是為了在絕大部分情況下都夠投手用,而不是在先發穩定吃長局數下剛好夠投手用。

所以種花隊不用妄自菲薄,他們絕對不是甚麼弱旅;當然也不要自視過高--贏泡菜隊是個很好的開始。我們從這一世代開始要一直打敗他們,包括南韓、包括日本、當然也包括美國。職棒的增隊是個起點,但絕不是終點。職棒需要你我更大的支持,希望樂天也能好好延續LM苦心經營的過去,將這支球隊帶到一個新的高度。

*

來說點別的事。寵物小精靈--我絕對不會用寶可夢這個無視粵語發音的譯名--劍盾,在11月15日發售。

偷跑劣評如潮。

圖鑑大砍、招式大砍。人型以外一切造型大砍、戰鬥場景大砍。野生道路大砍、城市內容大砍。洞穴深度大砍、劇情深度大砍。彩蛋大砍、二周目內容大砍、單機高階對戰內容大砍。音樂缺失、延遲嚴重、死機BUG。

一切為了提升遊戲的品質?

在這個資訊透明的年代再沒有靠名聲就能大賣的遊戲。大作要賣得更多就只能吸收輕玩家。低入手門檻、速食內容、將資源投入可以製造meme的內容。Pokemon GO就是這一種遊戲--其遊戲性建基於與現實的交互性,與人際網絡互動,而不是遊戲本身。LGPE打蛇隨棍上,復刻初代本身的簡單機制吸引輕玩家和懷舊玩家,最終也取得不俗的成績。

到了劍盾這個主線作品,同樣策略還會成功嗎?

上星期各家評家開獎,IGN的9.3與metacritic上玩家的3分形成極大反差。從IGN底下的留言就能看出輕玩家跟核心玩家的評價完全兩極化。輕玩家讚嘆其野心、其流程簡化、其可愛風格(和換裝play);核心玩家則批評這些以外的所有東西。

很多人指責核心玩家只會挑全國圖鑑的問題一直說嘴,這主要是因為偷跑前大家能看到的負面消息其實只有這個。在IGN開獎前一天不就有一串完整的劍盾缺點了嗎?當中建模、劇情等紕漏都是客觀上的過失,老粉真的只會挑小問題嗎?GF社在程式優化上表現不佳早已有跡可尋,這次據說錯誤使用NAND導致整部遊戲機報銷,真的是不能避免的事情嗎?(還真有這個可能,老任和GF至今還沒有對這事作出修正和說明。)

開售後一周銷量開出來是600萬,為NS史上最速。但再高的銷量也沒法掩飾玩家的內部分裂。從來都沒有一個遊戲/IP在拋棄核心粉絲後還能茁壯成長下去的,Fallout如是、數碼暴龍也是。還記得數碼暴龍4代與前作割裂的世界觀嗎?當時就引發了新舊觀眾之間的爭吵,當然在品質上佳的設定和那個騙小孩騙了十幾年的掃條碼暴龍機加持下4代依舊交出了亮麗的成績。然後呢?5代6代?對一般人來說,對數碼暴龍的記憶大概直接從4跳到tri.了吧。

我想說的是,當這些吸引輕玩家的表面設計逐漸疲軟,在將來成為標準配備而沒法吸引玩家進來嘗鮮時,丟失核心玩家的這個系列還有甚麼可以維持這種巔峰銷量?誠然,寵物小精靈在不同媒介(遊戲、動畫、漫畫、TCG、實體)都有更強更穩固的根基,但這不代表這個招牌不會有衰敗的一天。

從黑白開始的種種小問題到了劍盾已經成了一個警號。如果GF不再下決心花大錢解決以編程品質和美工為首的硬性問題,而是強行繼續一年一作的話,不滿的可能就不只有老粉了。

Friday, 18 October 2019

2019年TS點評:運氣實力、缺一不可

Source: CPBLTV

三連霸,嗯。

這是成為王朝最後的門檻,正如車路士拿了歐冠才被承認為豪門一樣。除了三連霸以外Lamigo的實績已經多到滿出來:六年五冠(總冠軍)、三年八冠(含季冠)、連霸MVP;強打養成、第七輪玄學、輸出大王、今年隊伍OPS+130;行銷領頭羊、猿風加油、連續周六破萬人次。

即使這三年冠軍拿到手軟,即使G5早早領先十幾分,即使勝利的滋味已經淡到不行,但三連霸就是三連霸。三連霸還是值得大吹特吹,現在或將來都是。

這是個橫跨十年的王朝,不單是一代球員的功勞也不是紅中的功勞,是整個團隊長時間奮鬥的功勞。在Lamigo落幕之時我們必須感謝所有人的付出。

我當年進坑的時候Lamigo的隊型跟我的運動建隊哲學非常接近:防守優先、1比0主義、管理層強力支持教練的競技安排。當年的土投還沒那麼爛,當年Lamigo還有Mejia--現在他們的防守力早就丟了,不過當你追隨一個隊伍時,你不會因為它的風格跟你當初所迷上的不同而離棄它,畢竟現在猛打流也挺好的,打爪爪20:3更是爽得不行。

*

簡單來說一下我對本次TS的感想好了。

五場比賽有三場半都是比賽前段先發大爆炸而早早為比賽定調。我們要想的是為何投手會大爆炸?

投手大爆的原因有三種:一是運氣奇差、二是守備不佳、三是投(捕)狀況/策略欠佳。去年TS打爆瑞安就是運氣不佳的一例:好幾球都是剛好越過內野頭頂,或者剛好車布邊打成二安。瑞安一開始還投得不錯,但後期已經難掩洩氣的表情,最後被打爆只是順水推舟而已。

來看看這次TS的幾次大爆炸:

G2:尼克斯季中中四日後沒法從疲態中恢復,本場60號引導模式單一以致尼克斯沒法有效取得出局數,再加上陳晨威中外的破守備造成了一局的大屠殺。CF的人選在強攻隊型下沒有太多選擇,倒是配球策略後面經指點後有所改善。

G3:福利熊固有的一局病發作,可算是運氣不佳,除去這局邊他的表現其實不錯。可惜短期賽每次犯錯都有機會造成遺憾。

G4:兩位先發都沒有像G2/G3那樣徹底炸開,不過也只不過是多掙扎了一下而已。投手不夠用的情況下只能一直偷,一直偷意味著被打下場前一定是以失血結束。這種局面就是比偷不成的失血比較大。

LM一直偷:偷boyo的第3局、偷黃子鵬的第2局、偷王41的第2局。每次投都會出事,每次失個一兩分才換別人上來收拾殘局。

爪爪還沒偷,他們的的好萌就被打成炸猛了。這其實是大家對爪爪教練團的大疑問之一。為何要滿壘放一個對LM極易被炸的投手上來?即便要換人,可以換中繼上來收掉這局再放赫猛上來嗎?赫猛也不負眾望,1.1局被炸2.5發,一下子將爪爪打進萬劫不復的境地。

G5:紐維拉狀態極差,控球東歪西倒,投進去也是肉包。這是大家對爪爪教練團的第二個質疑:讓一個119球投手中四日是否太冒險了?或者換個問法,讓一個即將中四日的投手119球是否太冒險了?G1打到第八局還落後兩分,這樣燃燒值得嗎?紐維拉可以穩定中四日,也有能力投110-120球。但你讓他120球再中四日,還是在總冠軍賽上。這個調度真的有詳細想過嗎?

要回答這些問題就需要兩隊的投手名單

從這裡我們不難發現爪爪除了先發外,其他人幾乎沒有負擔三局以上長中繼的能力。這就注定了先發一旦崩盤,牛棚就只能全體燃燒。

他們唯一的長中繼是赫猛,但他對上LM的往績實在太差了。結果論來看,他那發滿貫砲和後面的1.5發HR讓教練不敢真的讓他長中繼,結果就是幾位沒上過的投手全數上陣,而且結果都沒好到那裡去。

在G5以前,他們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面臨投手崩盤的危險:他們的先發投完120球後中四日,他們的牛棚沒有長中繼,扣除G4炸開的投手牛棚能撐三四局就不錯了。有人提過廖乙忠在G5可能也要待命救援,雖然我認為在贏TS的前提下因為沒退路而提前起用下戰先發是飲鳩止渴,但看過他們的投手陣容後還真有點道理。

綜觀而言,爪爪的調度有有瑕疵。但他們的投手名單注定了他們調度的彈性不足,也沒法承受太多的差錯。前面G1 G4兩次錯誤的決定將G5的活路徹底鎖死,加上鄭凱文突然開始還債,剩下只是輸幾分的問題而已。

當然,Lamigo的投手群也是穩定發揮。

火牛陣在G1已經發出警報。收到訊號的教練團立刻回歸信任值系統的老套路:領先時勝利組全場,狀況一有變就換人。在G5開始以前,黃子鵬、王41已經上過三場;boyo與香腸則在G4吃下超量局數;張明翔和吳承哲則被丟到不被信任組。還好他們有一個沒投過的洪聖欽在,對核炸的抗性高那麼一點點。

撇除G5不算,Lamigo的投手甚至比爪爪的更不穩,更會堆壘包。幸運的是他們在關鍵時刻換人後都守下來了。兩次滿壘雙殺,G4五下和七下守住領先讓爪爪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天知道上面幾次進攻機會被打穿一次會發生甚麼事。萬一嚇到紅中換投,然後新投手上來又放火呢?到時說不定哭的就是Lamigo一方了。

Lamigo一方雖然火牛陣是事實,但我在賽前的擔心主要是連四位先發都數不出來而要冒風險去147特攻。幸好在比數領先下LM有餘裕讓多猛先發,加上G2實際上翁承擔了先發等級的局數,這邊其實可以承受被打爆的能力比爪超出了很多。洪最後也沒有機會上來長中繼:G5的七八局誰來投都行,不過全員參與還是很重要的。只要不要像明星G7無安打擋住妹妹那種特殊狀況,讓休息充足的投手上來吃垃圾局數當然沒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李九下真的是盡情飆……洲際痛苦槍測到的155可以有多快?

*

Lamigo在打擊上靠G4 5拉開爪爪一大截,但其實在G4以前爪爪3/4/5的三圍是壓過LM一頭的。G4 5只能算Lamigo打開停不了下來,並沒法證明他們打線比對面高一檔次。

守備上爪爪被記下來的失誤是有點多而且頗為致命(G1),但Lamigo為了火力極大化放陳晨威上CF也付出了代價,幾次貼牆的長打本可以由正規中外野手收下來的。

投手方面上面已經說了。大家各有各的問題,但運氣沒站在爪爪一邊。一些細節迅速變成大問題,最終從根本上將他們擊倒。

所以球員和教練說爪爪比以前更難纏不是沒道理的。大比分不能證明過程的艱辛,也不能抹去雙方的付出和努力。LM的強勢可以延續下去不消多說,爪爪明年繼續養好投手的話也會有一番作為。

*

種花吱棒30年就在這裡落幕了,但這不是棒球季的終結。我們前面還有台灣甲子園,還有12強……不知道日本人看到大王回去狂打會有甚麼感想,唉。

P.S. 多說兩句。G5開始前投手的狀況有點15年G6前的樣子。隊上有幾位長中繼等級,可是沒有先發。正如當年雙洋將先發一樣,我認為G5也是尼+洪(翁)雙先發的安排。不過尼克斯歪歪倒倒也吃了6局,倒省去了這個麻煩。所以我們也沒機會再看一次那個傳頌萬世的跨欄……

Monday, 14 October 2019

13/10/19 - 反送中(2)

一直想再次寫寫反送中的東西,奈何過去兩個月一直在打風花雪月和忙其他東西。本來想買的牧場物語也沒空玩了,不過如果復刻度高的話大概還是會喊著真香買下去吧?

*

反送中運動已經快持續了四個月。期間政府濫用暴力程上升程度與市民團結與勇於反抗的程度也是肉眼可見的。

六月,兩場百萬人大遊行夾一場立法會抗議。我們稱讚市民的和平理性,說警察(當時還是)有需要的時候還是可以很專業的嘛。我的日記裡居然說起公共運輸系統上來了,現在回看還真有點諷剌。

七月。立法會進擊,警察(刻意)退守,示威者保持最低限度的理性;我們擔心那手推車破門的一幕會為市民所唾棄,我們讚揚那些不破壞立法會紀念品和付錢拿汽水的示威者。立法會的宣言為世界所記住,五大訴求,從此上路。

當然,G20的完結意味著對家暫時不用再顧面子,可以盡情盡力讓事件在十一月選舉前完結。也許大家都沒料到整個運動會持續到現在。

屯門、九龍、沙田、上水。抗爭不再限於港島,居民也開始意識到警察的暴力隨時都可以臨到自己頭上。敢於反抗,不必為甚麼崇高的政治經濟理想,可能只是在守護自己土生土長那片社區而已。流水抗爭,遍地開花。

七二一,元朗警暴。我們在那一刻徹底看清警方已經化為人面獸心的維穩機器。前幾天才出獄的民運人士才說過警方親自為黑社會做briefing--不過不用等到現在,當天警察刻意的拖延救援與光頭李sir的挑釁嘴臉同樣被市民所記住。不用諸多辯解,他們的行為早就證明一切。警黑合作,既是警黑,也是黑警。黑社會混進去做警察在十七年前就演過,只不過今次他們兩個身份都光明正大地顯出來了。

不過警黑好像還是有點難看,那就乾脆黑警算了。

八月,大三罷。阻塞鐵路與襲擊付國豪一度成為誘使市民內鬥分化的最大危機,不過對家再次證明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八一一的遊行以悲劇的形式結束:葵芳的室內催淚彈、太古的行刑式掃射、還有最重要的少女爆眼。在科學鐵證前瞪大眼說大話的黑警,迅速將全港的人心凝聚到一起。和你飛的北大嶼山公路長征與接放學人龍,與八一八的遊行便是團結的證明。

第三次的百萬遊行也許出乎政府意料之外。百萬級的遊行任他們請再多外援也沒法用同樣方法驅散的,那就只好從源頭開始用武力嚇退市民,於是就有了八三一事件。

反對通知書下大批市民仍冒著風險上街,警方則用了底突襲加上太子站的無差別攻擊,手法之低賤前所未見。一個個以前留下歡樂回憶的市中心鬧區,現在遺留下來的只有香港人的鮮血,和市民所放的白花祭品。直到今時今日,我們也沒法說得清到底當天有沒有打死人。我只知道,從這天開始香港的自殺人數開始急速爬升。

九月,抗爭並沒有因為作為前線的學生開學而衰退,相反這是另一條戰線的開始。校內的抗爭將更多人連結到一起。老師-學生-舊生-家長之間的連結超越一般的同溫層,將市民的訴求最大化地廣傳出去。

條例正式撤回,美國全速通過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示威遍及全港十八區。當我們以為看見那怕一點曙光時,政府又以行動告訴市民它們才是手執生殺大權的一方、而示威者只是「yellow object」且「have no stakes in the society」。

九二九,全球聲援大遊行,印尼女記者遭射爆眼。
十月一,中五少年險被射殺,隨即被控暴動罪。
十月四,反蒙面法。一年前世紀風暴山竹也請不出來的緊急法,原來可以如此兒戲地用上。

這只是整個抗爭行動的「主線」。正所謂遍地開花,不單是示威遍地開花,而是將意識傳遍整個香港。超越地區的連儂牆、超越年齡層的銀髮族遊行、超越職業和資產階級的專業人士集會--如此強烈連結(connect)在一起的人心,在暴政的壓逼下只會越來越團結。

*

這幾個月來瀏覽器總留住了一個有關「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分頁,大概是重看金庸時留下的記錄。

有時我會問自己,到底在這場抗爭裡面,誰才是「俠」?香港有會像郭靖那樣死守襄陽城的「大俠」嗎?還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遊俠」?

我記得六七月時,不時會看到一些路邊的茶餐廳幫助示威者:讓他們進來免費吃飯,幫他們換裝成一般市民,讓他們從後門逃走。從後門繞到大街上,迎面而來的是整條小巴車隊,招手著他們上車。當時就有人稱讚他們是「俠」,讚他們互不相識又見義勇為,可謂香港人的典範。

不過這種論調,在抗爭後期就不見了。原因很簡單,大家的取向已經歸位。每一位同路人不論是否站在街頭前線,都會在自己貢獻範圍以內盡本分成為抗爭的支柱。
用歌詞來形容的話就是「同舟人 誓相隨 無畏亦無懼」--獅子山下的價值建基於大家都一窮二白的年代,對現代社會已不適用,所以現在被「榮光」所代。不過反過來想一想,當香港人甘願拋棄他們最重視的利益而擁抱獅子山精神時,政府還有甚麼可以將人心收回來呢?

答案是有的--那就是將扭曲的價值觀修正回來,重新塑造一個去赤化、以香港人為本、為市民所監督的政府架構。這是超越五大訴求,但是比五大訴求更為接近問題根源的變革。連日的警暴下市民已經徹底唾棄這個將槍枝指向百姓的政府。唯有讓他們相信,這四個月的惡夢以後絕無機會再次發生,這場抗爭才有結束的盼望。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五年前的運動,我們已經失去太多。反送中抗爭再次失敗的後果將會是絕望的。然而我們這次集天時地利人知--中美貿易戰和新冷戰格局的天時、香港前殖民地位的地利、全民connect的人和--該退縮隱忍還是挺身硬抗,不是很清楚嗎?

香港人,加油。
香港人,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