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6 October 2009

一萬字 Ch.13

「也不是那麼可怕啦~只不過打風踩單車比較危險,加上以前真的死過人,所以才會有這個名字嘛。」 「那,比賽會何時開始?」 「按例是一號風球掛起後的第二個晚上。」 「……為甚麼要第二晚?那不是更大風嗎?」 「大風才更好玩嘛。」 「……」 對話結束便時一課比較趕的集訓。跟昨天的訓練不同,集訓要練習的技巧更多。到現在為止,我也許還沒見過紫欣的真正實力。原因是,她今天做出了一堆花式出來,除了目瞪口呆的我外,其他的隊員只是顯出一副稀鬆平常的樣子,彷彿那些花式每天都會見十遍八遍那樣……看來我還沒接受到面前的少女是單車天才這個事實。 「喂!」 一聲清脆的叫聲響起,打亂了我的思緒。 「如果你不好好看著和練習的話,明晚的比試就真的會變成死亡遊戲了哦!」 「啥?」 「因為,在打風的環境下沒有花式的人就是在玩命。」我這才意識到紫欣正在叉著腰,生氣地瞪著我。 「對,對不起……」我垂下了頭。 「……我還是再示範一次好了。」 她騎上單車,做出了個幾乎完美的花式。在一段加速後,她把前輪停在半空,但同時後輪仍能推動單車前進,她自轉一圈後衝往牆壁──前輪沿牆壁滾動──優美的完成了一個凌空翻騰。 「你覺得這招厲害嗎?」 「還好啦,不過這只些在打風時有用嗎?」 她笑了笑道:「你試試就知道了吧~反正當你要隨機應變時都有機會要用啦。」 …… 就這樣,所謂的集訓就打打鬧鬧地結束了。 雖然我說不出這裡正確的地理位置,不過大約是大埔吧。大埔雖然不屬離島,但往往有「市區春江鴨」的作用。也就是說,大埔變得當風意味著市區的風勢會逐漸增加,所以大埔會不會吹持續的強風也反映了發出「三號波」的可能性。 走出體育館,外面仍是一片平靜,完全沒有要打風的感覺;陽光普照、萬里晴空彷彿在嘲笑著這個無理的一號風球。 這對我反而是一個警示。 真的是萬里晴空嗎? 當熱帶氣旋離香港一段距離時,香港就會受到其下沉氣流影響變得悶熱;但當熱帶氣旋更接近香港時,天氣便會迅速轉壞,狂風也變得明顯。 「一號風球掛起後的第二個晚上。」她是這樣說的。 也就是說,一號發出後的約四十小時。 四十小時,熱帶氣旋能走多遠呢?慢的話,可能兩天後還是一號;快的話如果熱帶氣旋時連十六、七公里,那,四十小時後就幾乎是最接近的時間了。 級數不弱的熱帶氣旋只要在香港以南掠過,便可以發出八號…… 情況不太樂觀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