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January 2010

21/01/10 x Osu!第6話

今日係 21-01-2010 個pattern唔錯lol (*)Firms and Productin I 已經upload左... 聽講Physics notes好有用, thanks =D 話時話為左接Osu!接龍我竟然將我篇文忘記了,真係唔好意思>_< 就趁呢個機會寫下先~ lol 考試後感 1st Day: Chin reading + compo 尚可,唔難 2nd Day: End reading + compo ....WTF! 超越CE直追AL的reading卷簡直係通殺。 3nd Day: Mathematics Piece of cake. 4th Day: Chin list+Int. skill 差D遲到,不得不讚List.內容好好笑 5th Day: LS + Eng list. 1 hour 11 pages long question F.4唔理三七廿一喪寫 F.3望住隔離行ge神之右手連source都可以唔睇就喪寫……o晒 聲討LS啊!!!! 6th Day: Chem 有D fick人位,整體易 7th Day: Econ 一樣做剩小小,其他冇大問題 除了law of DMR 8th Day: Physics Easy + no exam mod Cycling~ Last Day: Chinese Oral ....orz ~成功路線~ wmfchris   四處一片荒蕪,他們的戰鬥讓方圓一百米活生生的植物都給烤焦了。此時,勝負已分。女孩對我共嗚的歌曲差點就讓我萬劫不復……163的BPM是我在學院從來都沒有遇到過,我也打出了超乎自己想像的水準。儘管有幾個滑道的手勢沒揮對,我還是平安無事地打破女孩的防守。她退後了兩步,把共嗚收起來,笑道:「看來還沒有拿到獎章的你實力還不錯呢!多多指教喔~」 deepsea The City Is At War[Peace]http://osu.ppy.sh/s/6318   「好了沒啊?」   「還沒啦!不要吵。讓姊姊好好翻譯完啦。」有東西重重的敲上了我的後腦杓。「幹麻打我頭?很痛耶。」   「當然痛啊。不痛打你幹麻?」   「你……」我想找東西反擊。四隻手卻即時的擋在中間,暫時止住了一場內戰。「不能打架!打架了,就不把翻譯給你們了。」其中兩隻手各在我們頭上敲了一下。「金Q垃好處有啥,誰說對了就給他!」   「誰知道啊。」真是的,學姊又在整人了。早知道不該教她這麼多東西的,讓她呆一點比較好。雖然說她現在還是很呆啦……   當天從灰燼裡冒出的女孩雖然毫髮無傷,還十分的漂亮,她的記憶卻已經喪失了一大半,只記得她和我從同一個學校畢業的。於是我們就叫她學姊了。不知道她是因為記憶受損呢,還是本來就這麼呆。不過也呆的很可愛啦。   更幸運的一點是,她還識得那幾張文件上面的文字。她說,裡面藏著一個重大的秘密,似乎和這對俠侶的失蹤有關,甚至有可能影響到整個世界的命運,可惜文件已經遺失了大半,不過幸好,根據現有的線索,還是有機會解開這麼秘密。於是她開始把文件翻譯給我們。   雖然知道翻譯需要時間,不過急性子的我還是等不及想知道這個大秘密,還不斷的催促學姊。也讓我腦袋吃了好幾下。還好學姊脾氣比較好,不然可能就不只腦袋遭殃了。    「開玩笑的啦!你們來看吧。」學姊的四隻手再我們的兩邊肩膀各戳了一下,我們互瞪了一眼,湊上前去看翻譯。她還偷偷的踹了我一腳。     「咦……」   看完了翻譯,我們心中的疑惑非旦沒有解決,問題反而越來越多。   唯一釐清的線索是金Q垃的秘密,也知道了這是能找到俠侶唯一的線索。不過這又給我們帶來了另一個麻煩。   「媽媽的,機城和花山在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啊!」   不只在不同的兩個方向,還離很遠哪。但是現在時間很寶貴,慢了一天都可能是個不可挽回的錯誤。最後決定了兵分兩路,我和學姊一組往機城,另外一組人往花山,我們在火車站暫時分別。   從這裡到機城需要四個小時的車程,在車上,我想辦法跟學姊說些我聽過的故事,看能不能喚起學姊的記憶,結果卻是徒勞無功。我只好打消念頭。   機城雖然不是什麼大城,也是個不小的都市。一路上,我不斷交代學姊要小心,不要露出觸手嚇到別人,不要把搭訕的變態吃掉,不要用觸手打我的頭,不要……   「好啦,我知道啦。」   「知道就好。」我似乎碎碎唸太多了,好歹她也是個成熟的少女了。「那我們先找點東西吃吧。」   「好呀。」   半分鐘過後,我的背後傳來的玻璃破掉的聲音和女孩的哀嚎聲。唔,我似乎忘了告訴她,走路要看路。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好啦,我知道。你不用再說了。唔,這傷口看起來滿痛的。」我搖著頭幫學姊清理著頭上的傷口。「鏡子應該更痛。」當然這句話我沒說出口。學姊卻直直瞪著我,難道她有讀心的能力嗎?   等等。她好像不是在瞪我?   「小心!」   兩隻觸手捲住了我的肩膀,把我從椅子上拉了起來,我還沒會意到發生什麼事情時,學姊另外兩隻觸手向我背後探了過去。「唉呀!」   我回過頭去,一個男子滿臉凶狠的瞪著我們,手上握著一柄長刀,刀尖插在學姊的一隻觸手上。學姊的兩隻觸手則緊緊的纏住了男子的脖子。   「開戰啦!」   從剛剛那男子口中和種種跡象得知,叛軍今天對機城發動攻擊,想要佔領機城作為反抗政府的基地。   學姊用兩隻觸手抓著我狂奔,另外四隻手各握著一把長刀開路。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城市,在不知道路況的情況下,只好隨便亂衝。我唯一知道的是團長現在正在城市東邊的一座小山上修煉。於是我們向著太陽出來的方向橫衝直撞,幸運的,學姊和我都沒受到什麼大傷。   在快要離開機城時,我們發現剛剛高興的太早了。叛軍早已經控制了交通要道,在東門布下了重兵,看來一場大戰,在所難免。   「到旁邊躲好。」認識學姊以來,第一次看到她表情如此的嚴肅。我什麼都沒說,躲到了垃圾車的後面。   學姊褪下了平常的女僕裝扮,露出了裡面的馬甲。我心頭一跳,接下來的景象,卻讓我目瞪口呆。 ~失敗路線~   幾十條觸手向叛軍伸了過去,緊緊的纏住了幾個士兵的身體,也驚動了其他士兵。其中一個士兵看到學姊,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嘿嘿冷笑幾聲,脫下了戰袍,幾百條的觸手冒了出來。   「什麼?叛軍裡也有觸手?」學姊顯然完全沒料到這種狀況,驚的愣住了好幾秒,對方的觸手趁機發動攻擊,一把短刀筆直的刺向學姊胸口,學姊要躲開時已經來不及,短刀在她的左肩畫出了一道長長的傷口。   「嗚哇哇哇!」學姊痛的大叫,並且揮動觸手反擊。但是左肩受傷,便有一半的觸手不聽使喚,馬上落居下風,   更糟糕的是,敵人心狠手辣,刺傷學姊的刀尖上似乎塗了什麼毒藥。學姊的觸手越來越沒力氣,動作也逐漸慢了下來。   「我不行了……你……快走……」學姊滿身都是鮮血,僅剩的幾隻觸手纏繞在敵人的脖子上。   「不行啊!要死也要死在一起!」我大吼,拿著我的長刀準備衝出去。   「我們……不能死……你……快去找……團長來……救我們……」學姊的聲音越來越小。「別忘了……我們的任務……」   我一咬牙,全速往東門外狂奔,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學姊就在我眼前跪倒了下去。我想辦法把剛剛的一切從腦袋裡趕走,繼續向山上狂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