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February 2012

Visualization. 1

如果有那麼一個世界,以音樂本身作為存在的本質,那大概便是Osu!.

音樂,或說是一種波動,是慰藉心靈的方法。在這裡,音樂作為存在的本質,或是驅使元素的媒介。

在這個世界中,音樂被施以各種陣式來加以驅動;每演示一次成功的陣式都是對元素的召喚,與其說是召喚,不如當成加以凝聚去發出應有的能量。正如我們所認識的電子遍佈世界每一角落,但只有電壓才能驅使電子成為能源一樣,完成陣法的人簡單來說也就是操縱力量的人。

陣式,自然是古人創作出來的東西。一般人做出來的陣式雖然不是不能驅動,而是太難完成,這樣的話只會有內傷這一個下場。後來有人發明了在陣式中加入指示,使完成陣式的難度大減,自此又有人研究音樂與陣式配合與否的關鍵。自古以來有一群人,稱之為蝙蝠一族,擁有對各種陣式的詳細了解,亦有不可思議的強大力量;長久以來,便是他們統治著Osu中的子民,靠的便是陣法能否有效,取決於他們的彈指之間,沒有他們的認可,陣式再精美也是廢物一件。當然,他們也當中也有盡力為Osu子民服務的人,只是民間的陣式太多,蝙蝠一族的人太少了。後來他們發明了一種方法,將蝙蝠的力量複製予有能之士,當中供仳們選拔的便被委任為紫衣神官,這樣一來人們乾脆稱蝙蝠一族為紅衣:原因無他,人們避諱他們身上平時掩藏的蝙蝠翼,因為傳說中只有被他們殺掉的人才會看見那華麗但可怕的雙翼。


紫衣的職責便是檢查一般的陣式,將完好的陣式交予蝙蝠一族去檢查。不少紫衣均為蝙蝠一族之學徒,但靠著自身的能力升格的人實在不多,他們大多本是演示陣式與創作陣式俱佳的好手,以過人的聲望成為紫衣,但這些都足以令人羨慕。

只不過,歷史告訴我們有白社會就會有黑社會的存在,不同人為了各種原因而抗爭,而管治者之間亦不斷出現各種的分歧。我們所看到的不單是一種音樂的體現,還是一種抗爭的演進。

皎潔的月光灑遍大地,帶來和平安寧的氣息,但此時一所郊外的別墅內卻上演著一幕好戲:月光飄進別墅的地下室,勉強地映出一少女的殘影。她淺綠色的長髮披散在肩上,四肢卻因為長時間被鎖鏈捆著而變得蒼白。一少年輕輕用手指抬起她的頭道:又不是要吃掉你,也就幫我看個陣法而已,何苦呢。少女臻首搖動,哭得梨花帶雨的她仍然沒有答應少年的要求。

少年輕皺眉頭,這已經是這些日子第五次這樣了,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同一個問題:到底你要甚麼條件你才肯幫我檢查陣法?要額外的靈石、還是來一次互相檢查之類的?當年少年也不介意以自己作為代價去作出這個要求,當然這要得到少女的首肯。少女幾天哭下來水份早已用得七七八八,乾脆平復心情,淡淡的回應道:「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只會接受來我自己廟子排隊的人的請求,就算你綁走我也沒有用啊。」

少年的努力眼看要付諸流水了,這時一大叔從密室門口出來,帶著陰險的笑聲道:「哼,軟的不成,硬上不就好了?」手中的一把小刀正向少女揮去,向著被囚禁已久的她施壓。

她美麗的臉孔先是閃過一絲驚恐,然後回復一貫的平靜道:「你以為你有能力承受上了我的後果嗎?」

的確,大叔說是這樣說,可是也真的不敢對她動手。上了她的話被追殺是必然的事,甚至被抄家滅門也不是不可能。她可不是甚麼可以隨便得罪的人物,要不然少年早就動手了。

「既然你知道我在這裡不會有任何幫助的話,放了我會是最好的選擇吧。」少女沒放棄任何可以勸他們放走少女的機會,可惜大叔鐵了心腸要把她留下:「嘿嘿,就算你不肯幫我們,你的男朋友一定很心急吧!這個地牢可不是隨便可以找到喔?這樣他大概就要幫忙了哈哈哈……」

一把磁性的聲音從地下室的門口傳過來:「唉呀,的確不易找呢。」大叔與少年同時嚇了一跳同時冷汗直冒,少女則露出驚喜的臉色。對付這個不速之客這二人組絲毫不敢大意,舉起槍枝以威嚇著眼前的入侵者,但他毫不介意地走到少女的面前輕撫她美麗的臉孔道:「這幾天還真幸苦你了,好好回家休息一下吧。」輕輕一揮手將少女的束縛打碎,另一隻手向少女餵了一顆丹藥,眨眼間便將迷藥的藥效去除,少女二話不說隨少年離開這鬼地方。

綁架二人組似是以槍械目送他們離開這個鬼地方,但是如果你覺得他們這樣是因為他們不敢開槍的話你就大錯得錯了。一陣撻撻撻的槍聲穿過少女飄逸的長髮,嵌入厚實的牆壁中。「別跑!現在所有出口已經被鎖起來了!老子手中可有火箭砲,你要走的話就同歸於盡吧!」彷彿回應著大叔的話一般,在剛被入侵者打開的門那邊鐵閘跌下,從低沉的碰撞聲中就可以知道這鐵閘有多厚,有多難去弄穿了。

抱著少女的他好像根本沒聽進大叔的威嚇那樣,對少女道:「鐵閘還真厚呢,我們看來要另覓出路了。」然後他做了個令人難以理解的動作:放下少女,轉身向二人組求饒!他的笑容仍是那麼迷人:「二位大哥,這女孩對我的確很重要啊。讓我帶走她,你要多少星星,或者找幾個專家幫你看陣法都沒有問題!兩位開個價就好了。」

「哈哈哈,小子你連她的身份都沒搞清還逞甚麼英雄救美?她可是紫衣神官啊。只要她留下來大爺我倒貼你也可以!」說到這裡臉色一沉:「不行的話,你知她就一起葬在這裡吧!正所謂『漫天峰火失散在同年代中,仍可同生共死』,大爺我一定會滿足你遺願的!」誰知大叔話未講完,他身影已飄到大叔身前,一冰一火的雙刃俏然出現在手中分別向大叔的頭腹攻去。

好快的速度!

不過大叔同樣不是吃素的,向後飄易一步來一個鯉魚打挺硬生生地逃過這下又快又狠的刺擊,心有靈犀的少年在大叔躺下去的時候對他放了幾槍,普通的血肉之軀根本反應不及,被射中了只有失去還擊之力的份。

不過少年注定不是普通人,子彈在他面前好像進入了液體一般越行越慢,最後掉到地上。他輕蔑一笑:「敢把風神少女抓來的你們應該是第一個,也算你們夠倒霉了。」他身後的少女彈了一下手指,一陣看似人畜無害只夠吹起迷你裙的風刮起,竟將兩人死死壓在牆上,而他們的槍械早也掉到地上。

「到底是誰指使你們這樣做?為甚麼非把我找來不可?」成功逆轉的少女沒有特別的喜悅或惱怒,但眸中的怒意已令兩人臉色煞白。

或者說,二人組臉色蒼白不是因為害怕,已是因為他們身邊的空氣已經被少女抽走,就算他們想回答也不可能。過了一分鐘,少女玉指再次揮動,同時冷冷道:「你們只有一次機會回答,老實招供然後放我們走,今天的事我不再追究。」

縱然熟悉的空氣又回來了,但不能呼吸畢竟是極為痛苦的,他們硬生生地擠出「沒有」兩個字後又暈倒了。少女皺了一下眉頭,他也明白少女的心意,道:「人家都快要死了,那應該是真話吧。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鬼地方比較好。」說罷拿起大叔身上的遙控讓鐵閘升起,兩人徐徐離去。

夜色中少女似乎變了另一個活潑的人,抱著少年嗔道:「人家等了你很久呢……今晚我們做甚麼好呢?」少年的表情同樣歡愉,將手放到少女的纖腰上:「隨便你啦~難得我跑過來救你,你至少也要幫我看幾個陣吧?我的聖月陣可是花了好多功夫呢!!」

「一定會!」

那二人組暈倒前也知道那少年很清楚少女的身份,但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其實是蝙蝠一族。

======================

本系列會以隱喻形式描述某遊戲的生態,至於是那款遊戲相信我不用多講了。文筆粗疏,請見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