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6 August 2018

夢.十夜 (2) Training the little red hood

做了一個這樣的夢。

凜冽的寒風夾雜細雨驅散著路上的行人。如果說附近有甚麼地方能在這種天氣下吸引人群聚集的話大概就只有這檔天橋底下的小炒店。在遠處就能看到用強力照明燈映射著的金漆招牌,上面是斗大的「避風塘炒蟹」五字;招牌以下幾位伙計分別按照客人下單依次將肉類、配菜、香料炒進鐵鑊裡,最後把米酒倒進去時所引發的火龍甚至博得附近客人的一陣掌聲;在店面延伸出來十數米都是擠滿人的圓桌,喧鬧的交談聲與熱炒鐵鑊所發出的油炸聲響交織成附近最溫暖的風景。


小炒店上面頂著天橋,左右又是延綿不斷的高樓大廈圍繞,蒜香和辣椒香味無處可逃只可以一個勁地鑽進路人、食客還有我的鼻子裡。可惜這裡不是我今天的目標,不過就算我今天一個人來吃飯也只會被伙計們無視吧。我趕緊轉進旁邊的小巷,穿過兩三個街口來到舊區。街上的建築物從商業大廈換成了七層的民居,大氣中的熱炒香氣除了附在我大衣上的頑強分子以外也消失得無影無縱。很快我就來到一家像是咖啡店的門口,外面除了一個簡短的寫著是日餐點的黑版以外就只有簡樸的裝飾。又一陣強風吹過,我感覺我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在外面看著別人吃大餐一樣--再不進去我就要冷死了,一杯咖啡也好,先進去在說。


厚重的木門緩緩的關上,把我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絕開來。裡面與其說是簡樸的咖啡店不如說是高級甜點店:入口的櫥櫃裡放滿了精緻的瓷器和茶罐,店裡面左邊是糕點師傅的聖域,透明的玻璃櫃裡放滿了各式各樣的甜點任客人選擇;右邊則是給客人座的地方,典雅的桌椅配上以啡色為主調的裝潢,看上就像把人帶回二十世紀初的倫敦一樣--當然,前提是你別把手機掏來。蛋糕師傅正在把手指餅乾放進調製好的拿姆酒裡,大概是某人的提拉米蘇(Tiramisu);另外還有一名白髮少年躲在糕店櫥櫃後正在沖茶。看著他的背影總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又說不出是何時何地見過他--


正值晚餐時間,前來品嘗甜點的人自然不多。除了門口附近的一對情侶正在共享他們面前的千層派(MIlle-Feuille)外就只有最裡面的一桌坐了三個人。他們都正在低頭狂點手機,肯定是在玩某種手遊沒錯。


明明中間還有一堆空出來的桌子,我卻在白髮少年的眼神引路下走到三人組那一桌。說也奇怪,明明是三個人,桌上卻有第四個一口都沒動過的甜點,綿密的綠茶慕斯包夾著海綿蛋糕和一層桃紅色的果醬,那就是店門口看板上宣傳的初春限定品嗎?好想吃呢。


「啊啊啊我撿到尾刀了!」少女突如其來的喊聲把其他二人都嚇了一跳;此時她只顧著在屏幕上狂掃,大概是尋找自己的最新排名。從她笑容滿臉的反應來看想必進補不少。

她的夥伴紛紛送上祝賀:「這是最後一次boss會戰了,要是你沒跟上我都不知道怎樣辦好呢。」「這是最後一次boss會戰了,要是你沒跟上我都不知道怎樣辦好呢。」
「這遊戲的ping太玄了……我們也不好放給你,好在你剛好撿到呢。」
「這下要衝1000位應該穩了吧?不想收藏想轉手記得找我啊~」

她滿足地拿起叉子正欲狠狠戳向自己的檸檬派時,終於抬頭看到了我:「你,你是……」


「呃啊……我、我不是來等位子的……外面還有好多空位我先出去了……ごめんなさい……」


「咦不對,我聽說今天有個強力隊員會加入我們,說的該不會就是你吧?」

「我沒有,我不是--」
「別管那麼多了啦~反正你現在正好有空,不如坐下來一起玩遊戲吧!」

我半推半就地被按在桌子上,被喂了一口名為春綠的綠色甜點(好吃),還有手機被掏出來下載了「終戰幻想」。


一款即使我之前沒玩過也略有耳聞的手機遊戲。


與禁止交易讓大家各抽各的主流剛好相反,終戰幻想採用完全開放交易的制度;遊戲內的稀有卡片以一天兩張的速度增加,交易恰好滿足了收集型玩家的收集欲望,土豪資金的流入反過來也刺激了大量「農民」玩家進坑將競爭性抬上去。同時營運方則巧妙地保持兩邊的平衡,以適當的通漲確保了遊戲的活力,使遊戲長期待在課金榜前五名。


遊戲性固然能吸引不少硬派玩家,但真正讓它成為頂級吸金遊戲的是每張卡背後的詳盡背景設定:每張四星卡背後至少有一大段角色的故事,每張五星卡更自帶劇情關卡。就像拼圖一樣這些角色將整個幻想世界每一個村、每一個城市、每一個種族一一拼出來,成為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世界」。有些沒法達成全收藏的玩家也會嘗試集滿一個種族的角色,除了能把故事補完外也能在戰鬥上拿到額外加成。


遊戲裡的活動形式也是五花八門,他們告訴我這個叫訓練型活動,是最早期的活動之一。玩家帶領各色清除一路上的怪物,途中首領的級數會一直上升。由於活動可以快速將角色等級衝上去所以被稱為訓練活動:玩家消耗體力在活動副本裡冒險,沿途一邊對戰活動指定的怪物一邊刷等級。雖然一直按「前進」鍵是略無聊,但是將沒用角色刷到滿等可以作為提升稀有角色經驗的飼料在市場上販賣,所以吸引了不少免費玩家投入刷怪的行列。這活動也不是單純連按了事--怪物的等級會一直提升,後期想提升刷怪效率就只能動腦思考打法或者抽活動限定卡,否則就只能投降將等級降回去。


嗯……遊戲數據已經下載好了。新手教學的關卡是遊戲的主要戰鬥形式:塔防戰。實力碾壓對方的話只要算好輸出就可以了,不過據他們說高難度的關卡要利用對手屬性跟我方技能的連動,這樣聽上去比新手關有趣多了。


快速通過教學關卡,拿到的除了並沒有甚麼存在感的主角御三家之外,還有活動共享獎勵的記念角色卡一張。這次的活動是「萬聖Parade」,這張角色卡當然也是對題的「人狼」。與其說是滿月發作的半獸人還不如說是參加派對的妙齡少女:破布剛好從豐滿的胸部蓋到大腿根部,皮帶隨意地掛在柔軟的腰肢上;棕色的長髮上配上同樣顏色的獸耳,獸爪拳套跟黑絲長腿再加上一個人畜無害的表情實在讓人忍不住在她臉上狠狠捏一把。


這樣一張四星卡隨便送出去真的很佛心啦,不過這也代表著活動的真正獎勵會比這張更萌更強不是嗎?我把人狼的背面翻開,揭示出一個完全不同的答案:背面除了角色屬性外還有這樣一段故事:


在那瘋狂的盛宴之後

在不見月光的森林深處
欲望比以往更為熾熱
她要的是,比糖更甜的--

因為只是四星卡,故事只有短短幾句,不過大概會在其他獎勵角色把故事補完的吧?隨便掃了一下這次的排名獎勵,嗯……六星吸血鬼、五星科學怪人、五星小紅帽、五星魔物獵人--人狼所渴求的大概只能是「那位」吧?想到這裡,未真正玩過這遊戲的我竟然有刷分的衝動。


少女彷彿看穿我刷分的欲望一樣:「嘻嘻,一上來就投身這種硬派活動可不好呢。萬一還沒進坑就把熱情刷光了可就難辦了~剛好我已經有功能相近的卡了,這張五星小紅帽我送你吧。」


「等等……這張不是排名獎勵嗎?現在就能送我了?」


「我現在可是排第1050位,前三千名都能拿到小紅帽呢。這個活動還有一個半小時就結束,我這張小紅帽可說是穩到不行呢。不過想衝上一千名拿吸血鬼可就有點難度了,大家都在最後衝刺的話能不能把五十個玩家擠下去實在很難說……」她一邊回應著我的問題,手上刷活動的步伐也沒落下,旁邊的人也在適當的時候給予支援。

說罷她接過了我的手機,幾下操作後小紅帽就轉到我的帳戶下了。據她所說交易系統本來是限制30等才能使用的,不過經玩家建議後改成一開始就能使用,不過要等到30等才能取出使用。就這樣小紅帽就被封印了在我的收件箱裡,不過我還是可以翻到背面看看她的故事--

好吃嗎?

糖果也好、餅乾也好,你所愛的我都可以給你
越發沉重的身體,累了的話躺過來就好
柔軟的肢體、溫曖的爐火
放鬆、放鬆--
「……晚安。」

唉呀好黑。


把卡送我以後她趕緊切回活動繼續衝分,只見她俐落地把幾隻角色召到場上後便將注意力轉移到我們身上。據她說這種等級過高的怪物都要花三四次打死,與其每次都花心思將可以完美相互配合的角色擺上去,用最快速度將排序頂端的角色放上去還能省過幾秒,途中一分鐘的戰鬥時間還能讓自己喘息一下。「對了,我們還沒自我介紹吧?」就趁這一分鐘的空檔,她抬起頭來向我介紹著同桌的三人組。


一直刷分的少女叫小雨,大家都叫她rain。貼身的西裝外套和薄薄的白襯衫足以證明她是個十足的OL,加上精致的五官加上柔滑的黑長髮會讓人懷疑她應該在酒吧裡等著別人獻殷勤而不是在甜品店裡打手游。


她旁邊的中年大叔名叫Alex。微胖的身材、油膩的臉龐加上彩色的條紋襯衫也掩蓋不住他眼中的精芒。據小雨說他是一位古董商人,經常來回歐洲做生意,不過每次都會趁回來把大家叫出來一起衝活動。


在Alex對面的是一位眼鏡男子名叫阿飛,身穿時下動畫相關「I♡人類」的T恤配上黑色外套。雖然看上去有點胹腆,不過一說到他對遊戲的愛他一點也不輸其他兩位,工程師的身份也讓他有辦法投入足夠資金在有愛的活動上狂衝猛進。


這時小雨「哇」的一聲指著屏幕,原來是因為角色成功觸發了幾次暴擊導致隊伍剛好三輪就把怪物刷掉,這就能省去數十秒刷第四次的時間和喝水回復行動力的成本。每次打敗怪物所得分數也不是固定的,而這次拿到的分數也剛好是隨機範圍的上限。可以說她取得了她能力所及可能得到的最好結果。果不其然,排名跟小雨相近的阿飛用他手刷新了一下排名,她立刻就從1052位衝到1037名。


「啊……還是不行呢。」小雨驚喜的表情維持了三十秒就消失無縱。


「現在從差50名變成差35名不是好事嗎?還有一個小時多點,足夠我們衝進一千名內了吧?」


「你在最後衝刺,別人也在衝剌啊。在一千名附近的玩家全都在拼了。分數線上的人不想掉下去,分數線下的人想爬上來。要進一千名不光要刷分,還要比別人刷得快呢。」


的確,排名活動本質上就是一種PVP對戰。比的是你能投入的時間、投入的資金、能抽到多少活動角色和策略安排。現在是活動的最後階段,在大家都拼命衝、投入資金再也沒法回本的前提下比的就剩誰衝得快了。


「那你平均有刷得比人快嗎?」


「唔……是比平均快一點,不過能不能在活動結束前趕上還是未知之數呢。」


根據Alex的統計她現在大約190萬分,還落後一千名線大約兩萬分左右。在同一時間950、1000、1050名的分數線都大概以每分鐘2000分的速度飆上去,也就是說這個分數段的玩家已經全部動員起來衝分了。小雨的衝分速度則大約是每分鐘2200分,按這個速度來說活動結束時她可能會以數千分飲恨。


「……等等,你們衝分的速度是固定的嗎?如果怪物的等級一直升上去的話衝分的速度應該是線性成長才對。」每隻怪物所得分數可以理解成[常數x怪物等級x隨機系數],如果等級上升的話每次得到的分數應該會長上去才對。


「沒有呢。首先小雨能衝的等級已經到頂了。如果我們沒法四輪擊破怪物就會逃掉,那我們就拿不到分數,所以我們會停在這裡一直刷分。其次就算我們能應付更高等級的怪物,我們所得分數的速度還是固定而非線性增長的。這是因為怪物的分數與等級成正比,等級又與血量成正比,所以我們打出的傷害與我們所得的分數也成正比。等級提高了,我們用更多時間去取得更多分數,平均算下來效率還是不會變。」Alex給出了一個詳盡的解釋,似乎他對這位新人對遊戲優化的重視感到很滿意。


「……」一時間甜品店陷入寂靜。前面的情侶已經結帳離去,蛋糕師傅消失在廚房的深處,白髮少年偷偷地把給客人享用的大吉嶺茶葉舀出來給自己泡一壼茶;rain正專注於眼下的活動,Alex跟阿飛也一動不動地盯著她的手機……或者她本人。我則低頭望向甜點的殘骸,努力地用叉子把那僅餘的綠茶慕斯刮出來放進嘴巴,然後靜靜地想著提升效率的方法。


剩下的綠茶慕斯……剩餘……餘數……


「!」靈機一動。

「小雨,你這等級一般都是四次打通嗎?如果每次你把菜單拉下去選戰術上最強角需要多花幾秒?」想從細節提升效率就必須從玩家的的習慣開始。不知道本來如何玩就不可能知道從何改進。


「唔。這個等級我打四次剛好清完,之後我就要手動掉級了。剛掉級的時候大概剛好是三次打不完、第四輪秒殺的程度吧。要我從角色列表拉下去選角的話大概一隻會花我三到五秒這樣吧。」當玩家認定自己沒法刷過某個等級的怪物時可以選擇手動投降,這樣下次遭遇到同樣怪物時怪物的等級會降低。玩家會一口氣從極限等級降到比較好刷分的等級方便刷分。小雨選擇的是在四次能清完的等級範圍刷分。她不加思索就給出了答覆,顯然她已經考慮過各種不同的衝法策略。


「要不要試試降級後拉一隻強角出來爭取三次清完?降級後第二次改用兩隻強角應該也能三次清完吧?這樣會不會比較快?」我拋出一個聽上去頗為複雜的建議,她卻心領神會地點了下頭:「我試試。」


先前她「哇」一聲的時候正好是這個升降級循環的一半,打到現在差不多就該手動降級了,這樣她恰好就能實踐一下我提出的建議。只見她以誇張地把手指從屏幕底部一口氣劃到頂,隨後快速連點兩下,先把滑動中的選單停下來再快速選出她所要的角色。一個Q版的紅色重甲女騎士被放到了怪物正前方。


小雨興奮地指著女騎士說:「她也叫rain哦!她的四連擊CD長度剛好與其他傷害輸出重疊,這樣就可以靠她的特性將怪物的技物發動時機拖住,這樣我就使用技能輸出而不用擔心被打斷了~」我本以為所謂強角就是製造出更高的輸出,或者是簡單的屬性相剋,沒想到是如此複雜的連鎖機制。


她再次「哇」一聲叫了出來。三輪通關。不過這次她的叫聲顯然沒有上次來得大,因為這次三輪通關靠的不是運氣,是實打實的戰略安排。


「哇喔~」怪物比剛降完級後又升了一級。小雨下拉菜單放上了兩隻強角,三次通關。其實我想吐糟一下,玩家動輒幾百張的卡庫,用表格檢視真的好嗎?每次選別的角色要拉下去都覺得很痛苦……


大家緊盯著小雨的手機屏幕,只見四人浸沈於連續三輪通關的驚奇和喜悅當中,一個升降級的循環眨眼間便完成了。一共花了十三分鐘,比上一個循環足快了十分之一有多。這樣她的平均刷分速度不再是2200分而是2400-2500分,要在指定時間內衝上一千名易如反掌。阿飛再刷新一次他手機上的分數榜,小雨已經升到1022位,離一千名只有一萬一的距離。


Alex見狀也鬆了一口氣:「嘛,既然追上去只是時間問題,那我們輕鬆一下好了。吃好喝好才有辦法進行最行衝刺嘛!嗨~卡羅,我要追加一份柚子千層、一份法式蘋果派。還有一開始那壼果茶再來一壼吧。」


原來他叫卡羅啊。


玩手機被打斷的白髮少年隨口答道:「Very Autumn(*)吧?等一下哦……還有蘋果派現烤也要等一會。焦糖雪糕今天已經賣完了。蘋果派配上普通的香草雪糕也沒問題吧?」「沒問題,你一小時後端上來我還能當是慶祝我們衝活動成功呢。」「好啦好啦。等一下我盡快做。」


(*: Very Autumn為Mariage Freres旗下果茶之一。以青蘋果、梨、榲桲等秋季水果加上橘系風味而成。)


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早已達標的Alex和阿飛不時檢查著分數榜再三確認自己不會被刷出去,而我則趁這個時候刷過幾隻怪物,把最低級的活動活動獎勵拿到手再說。畢竟不拿白不拿嘛。小雨則是越刷越放鬆,顯然新的戰法讓她不再拘泥於隨機系數帶來的額外獎勵,因為效率強化後一千名早已是她的囊中之物。


「噹~」鐘聲標示的是晚上十點鐘,也是活動的完結時間。遊戲彈出伺服器維修中的字眼,無間斷刷了老半天的小雨終於把手機放了下來。她一邊把留給她的柚子千層蛋糕掃進口裡一邊向我道謝:「多虧了你呢!我最後把刷分速度降了下來還是順利穩定在980名前後了,這下吸血鬼跑不掉了啦!」五飛則冷靜的提議道:「我剛看reddit不少人想搶都搶不到想高價收呢。我猜這樣大概能賣40美金吧,要不要先賣掉以後收回?」「不要!難得辛苦刷回來的卡當然是自己收藏囉。你開100美金的話我就考慮賣給你再去外面收回來,哈。」


「啪」一聲Alex拍了下手掌打斷了大家的對話:「難得今天大家這麼開心,不如趁時間還早轉戰拉麵店再吃一回?我知道附近有一家雞白湯做得很不錯,大概還有45分鐘last order,要去的快就要趁現在了。」甜點之後是拉麵嗎?真是奇怪的組合。不過這樣也好,剛來的時候小炒店看的到沒的吃,那種纔吃多少甜品都補不回來的。


白髮少年目送著他們離開,唯獨把我留了下來。我轉身時只看到他瞇起了左眼擺出一個惡作劇般的表情:「今天做得很好呢。」


這麼說,上次在機廳暗中讓我過來這邊的就是這位卡羅?雖然今天玩得蠻開心的,但被帶來還是有點莫名奇妙。「所以你讓我過來就單純把我推進遊戲坑而已?恭喜你,你成功了。不過我可不敢肯定這種爆肝遊戲我可以撐多久呢。」


「嘛~相信很快你就會享受在遊戲裡玩優化的樂趣了。說實話你的解法我完全沒料到呢。將餘數最小化,相當於打三輪還是四輪都能維持一樣的效率。我本來還以為你最後會借Alex手上的六星活動卡衝一波呢。」沒看清Alex手上的卡組真是抱歉,我根本不知道他有六星卡。「他們經常會有這樣的聚會,不過這種事讓他們直接邀請你就好了啦。至於下次我們倆的約會--就由我親自帶你玩遊戲吧。」


他胸有成竹地微笑著,帥氣的臉越湊越近。


「妳一定會同意的吧,小紅?」


----


雖說是夢但也亦真亦假。是九真一假、半真半假還是九假一真就留給各位判斷了。


離上一篇隔了超過一年,但我始終沒有落下過這邊的構思。這篇一共六千多字,有超過一半都是半天之內一氣呵成的。說實話我也很驚訝自己能一口氣寫這麼多,大概就一整年累積下來的想法早就在我腦裡搓成一篇完整的故事了吧。


這個遊戲到底是那個遊戲我就不多說了,隨便搜一搜都能找到。不得不說將將卡片譯成中文的譯者實在廢到有剩。還好我從頭到尾都是玩英文版。


這個遊戲到現在還是我所認定的手遊RPG巔峰之作。在活動玩法與策略成本廣度上至今是無人能及的。對比起偶像大師、PAD這種活動衝到手腕發炎、短暫性失明的所謂非金錢競爭,這遊戲所有的策略都是非即時性的--退一步才看到海闊天空,容許預先計劃才能讓玩家玩法百花齊放。


希望下一篇會是出現在2018而不是2019呢。然後如果我在12月發出來的話背景說不定是東京。


就這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