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May 2020

夢.十夜 (X4.5) Hot Spring Trip



打音遊最爽的是甚麼?

將一直卡死自己的譜面打通?自己的本命曲完美通關?還是將機台裡面的排名通通刷下來換成自己的名字?

通通都不是。

打音遊最爽的是進入一種無我的「空靈狀態」。全身完全放鬆卻能保持極高的集中力,眼前除了那些音符以外一切變得模糊;手腳變得輕盈,不經思考就能準確打中所有音符;自己知道自己進入了這種狀態,胡思亂想卻依然跟得上節奏。直到歌曲完結為止才如夢初醒,不捨地嘗試找剛才的感覺卻又發現它比夢更為虛無飄渺。回到一般狀態的你只好繼續打下去,希望再次找到這種感覺。

類似的狀態在其他運動員身上也會出現:棒球員某天大開殺戒並聲稱自己那天看飛過來的球特別慢特別清楚,第二天身手卻又變得平庸;平時從不進攻的足球員突然自己帶球連過數人然後勁射破網等等都可以歸類為這種狀態的表現。

另一方面,打音遊所發生的通靈狀態則往往持續兩三分鐘,直到歌曲完結為止。期間玩家舉手投足都可以看出與平時的不同;對外界反應的減少、多餘動作的修正、更準確的發力和應對等等。聽上去很模糊但只要看到真人的話立刻就能明白所謂的通靈狀態是怎麼一回事。

我眼前就有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眼前的少女正在仿鋼琴機台Nostalgia(ノスタルジア)上挑戰蕭邦的練習曲Op.25-11(冬風練習曲)

雖則遊戲譜面比實際的鋼琴譜簡單太多,但畢竟不是真的鋼琴,就算會彈原曲下來也不保證會打得好。遊戲讀譜與實際鋼琴譜完全不同,彈下去的時候也必須緊隨遊戲裡設定的速度與節奏,稍為用自己的步調演譯便很可能打錯,這點在古典樂曲尤其明顯。想拿到高分的人只能拋棄情感與理解,像打地鼠般將所有音符打下來。這個方法十分有效,卻也少了一重享受。

要將一首音域極廣的曲子改編到只有三個八度的「鍵盤」上其實是一件極難的事情。在冬風練習曲的遊戲譜面中,右手部雖然簡化成了八度的來回,但是音符從最高音幾乎延伸到最低音的部分,對於站著打的人來說要彈好這串實在非常辛苦。

眼前少女卻似乎有辦法按自己的節奏彈出這首困難的練習曲,除了速度不變以外,輕重與手勢都與鋼琴演奏無異。與亮眼的成績相對的是放鬆的手指與平穩的呼吸,看來就是進入「狀態」了。黑色長髮隨她擺動而飄舞著,她的身姿讓我想到四月是你的謊言(四月は君の嘘)裡井川繪見演奏的一幕。我一邊感嘆著太可愛了啊,一邊將專心打音遊--不、演奏的她拍下來。

隨著最後一個音符結束,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氣並回過神來。屏幕上顯示的分數是982750,比自己的P B(Personal Best高了四萬多分。對於這首遊戲最難曲目之一來說這應該是無比漂亮的成績了。

「你剛才在偷拍我吧?」少女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似乎剛打出來的成績並沒有為她帶來太多愉悅。

「難得你進入狀態這麼可愛就忍不住拍了啊~哎呀別打--」

「彈完新出來的練習曲10-4和E小調華爾滋以後就會忍不住彈其他蕭邦曲子呢。我本來想去打中二(CHUNITHM)解鎖『長野勢』稱號的,現在剩半小時時間不夠了啦。」

「嘛~每首三首加起來七分鐘,要打三道還是可以的。」

「才不要。打完nos(ノス)去打中二的話指法會變得奇怪,我肯定打不好的。」

「……卡拿來,我幫你打好了。」「……嗯,不過掉rating你就死定了。」

長野站徒步十分鐘的小型機廳,平日下午二樓的音遊區只有他們兩個在大放閃光。

距離溫泉旅館接送車起行,還有四十五分鐘。

*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接送車離開須坂市進入山區。旁邊的農地不少都積了一層不厚不薄的雪。縱使外面仍然在下毛毛細雨,我心中對雪景的期待還是越發濃厚。

GPS的高度計停了在九百米左右,外面也從暗角有積雪變成路邊厚厚的一層。接送車停了在上信越高原國立公園的門口,司機確認大家的目的地都一樣後便向溫泉村深處出發。

藤井莊,傳說中森鷗外數次拜訪的旅館。



儘管溫泉村裡還有數家溫泉旅館,藤井莊的氣派與排場顯得鶴立雞群:前門從日式庭園連接着大堂。古典優雅的大堂裡面瀰漫着香薰,安靜寧神而又不嗆鼻。脫下靴子後我們便被帶到一邊並奉上點心抹茶,其間登記手續早已辦好。抹茶的細滑在預想之中,漿果米餅的香氣則比較是驚喜。米餅微甜入口即化,漿果的酸味則化為香氣隨化開的米餅灌進鼻腔和喉嚨裡。少女輕咬一口口已忍不住整塊吞下。



旅館的工作人員早就準備好帶我們進房間。映入眼簾的是一間超過六百呎的和風房間:踏進玄關後就能看到會談室(不過工作人員把行李放了在會談室的榻榻米上,大概覺得住客不怎會用那邊吧?)﹐沿走廊走兩邊依次是廁所浴室、廚櫃、之後是20張榻榻米拼成的超大主房間。

房間外面還有觀景用的陽台,地上鋪上了木條,顯然為了不讓旅客凍傷和排水排雪而設計。陽台的彼方是草津群山,比較可惜的是樹上積雪還是不多,陰冷的小雨加上日落後的寒風實在使人提不起興致出去,還是躲進被爐裡最實際。

當然,明天下雪的話……

晚飯時間可以選六點或七點,選了七點的我們當然不會放過先去泡個溫泉的機會。倒不如說,我是為了先去泡溫泉才選了七點吃的晚飯。

溫泉不是很大,只有一個主池和室外池。旅館本來人就不多,溫泉在這個晚飯時間就更顯冷清--其實就只有我一個而已。15米乘8米的主池已經非常寬敞,從滾燙的出水位挪到稍熱的另一端再淋上一盆冷水實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溫泉旅館另一種必備神器當然就是露天溫泉了。這邊的露天溫泉就在主池的落地玻璃外,以兩層拉門隔開,確保在泡溫泉的人不會因為有人出入而受到影響。因為天色全黑的關係外面看不到太多東西,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外面確實是貨真價實的山景。

我回到房間已是六點半的事了。房間的暖氣十分充足,但少女仍興奮地抱着暖桌不放:「啊~要被暖桌妖怪吸進去了~~」

我嘗試把她拉出來,少女絲紋不動:「別玩了啦,差不多到晚餐時間了。要不要先去試下當地清酒?先試一下晚飯比較好下決定嘛。」

……等下選錯酒可別怪我喔。少年心中如此默念。

*

在獨立的和室我們嘗到的是以()月為主題的信州懷石料理。

首先上來的是七福為題的茶碗蒸。藕片、小蕃茄等七種食材融入到蛋香裡。每一種食材柔和又不至於失去特色,湯匙每挖下去一點就能發現新一層食材,好吃之餘又不失趣味。

與茶碗蒸一同上桌的是用茶壼盛著的清湯。茶壼被放在桌上的小火爐上加熱,保証客人能嘗到滾燙的鮮湯。湯裡面海帶與鮑魚菇的鮮味自不用多說,當中的豆皮與蘿蔔泥更是吸收湯中精華,讓人禁不住一口氣將壼中食物清空。



提鮮的前菜之後是刺身,不過不是沾芥末醬油而是沾蛋黃。順滑的蛋黃強化了三文魚入口即化的口感,之後改為拌碎蔥與薑末則可以將口腔中蛋黃的滑膩感清除掉。另一碟刺身則是當令的鮭魚,同樣不用醬油而是輕輕地鹽漬過,紫蘇和柚子皮與微鹹的剌身形成絕妙的平衡。

剌身過後便是藤井莊的招牌菜ぽんぽん鍋,其實是一個串炸鍋,ぽんぽん的聲音代表的是油炸時發出的聲音。職員一邊為我們解釋,一邊將炸好的炸串放到油鍋邊上的鐵環上。這樣一來可以讓多餘的油回流到鍋中,二來也可以保溫--當然我們炸好就拿去吃就是了。

六條炸串、彷如一個迷你的完整菜單一般:
第一串、芝士與信州豬肉。液體狀的芝士讓豬肉不會過熟,咬下去是完美的鬆軟狀態。
第二串、單純鮑魚菇(アワビ茸)。不加任何調味料的炸法,讓客人感受到最原始的菇香;沾上竹鹽則令鮮味更上一層樓。
第三串、小芋頭與白果(銀杏)。這串白果與一般熬過湯的口感完全不同,咬下去更像是烤過一般,濃縮起來的味道一次過爆發出來,其咬勁也跟烤芋頭形成有趣的對比。
第四串、年糕蝦丸。炸出來看似普通的龍蝦丸,實則是年糕在外而蝦肉在內。
第五串、蕃薯片。既可以說是定番,也可以說他們對在地農產品有信心的表現。香軟蓬鬆的蕃薯只會讓人想再來一片。
第六串、作為甜品收尾的蘋果與杏桃。這串類似烤焗的效果更為明顯,杏桃雖然收乾了但與一般買到的杏桃乾不同,吃下去酸甜多於泡糖水的甜。

在濃味的串炸後是清新的冷蕎麥,之後便是晚餐的另一個高潮、信州牛肉鍋。店員適時關掉火並再次端上蛋黃,牛肉毫無懸念地入口即化,她甚至將混有牛肉汁和醬油的蛋黃整碗吞了下肚。



主菜過後晚餐也進入收尾的環節,首先出場的是山葵葉拌飯與味噌湯。爽脆的山葵葉本身也帶有輕微的辛辣感,配上白飯甚至不需要任何其他的調味,我們輕鬆就把一整鍋飯清空。

甜品是無花果與梅子果凍,配上其他鮮果。不像西式甜品的金雕玉砌,卻能讓客人感受到每種生果的真實味道。

這種等級的料理當然少不了對應的清酒,我們點的是夜明け前的大吟醸。酒度與酸度幾乎都在正中間,蜜瓜般的果香在入口的瞬間擴散,及後那一點點辛辣感提醒我們這可以是一支餐酒,而且是一支可以貫穿整頓晚飯的餐酒。

至於我後來一直試夜明け前系列中不同的產品,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

本來是接待入住旅客的大堂,搖身一變成為客人飯後小敘之處「山之茶屋」。白天的山景為黑夜所遮蓋,漆黑中只有刻意照著的樹枝加上降雨與室外溫泉對碰產生的霧氣,可謂別有一番意境。

房間裡提供的是煎茶和蕎麥茶、「山之茶屋」提供的則是咖啡與紅荼。比較意外的是這裡也有提供德國老牌Ronnefelft的茶。這家德國老字號給我的印象是經典的味道,沒想到他們的香氣配搭上也有自己的一套。Feel Relaxed裡面有經典安寧配搭矢車菊與黑莓葉,南非茶則比紅茶更切合放鬆這個主題。最有趣的是茶裡亦有橙的香氣,橙色的茶色幾乎使人以為自己在喝橙汁。要我說的話,大概就是Mariege Freres的Midnight in Paris的變種吧?

我呆呆地看著窗外的霧氣,一邊回味剛才的晚餐。

兩個小時的晚餐一點都不短。但是兩小時內要仔細品味每道菜、聽服務員介紹和聊天再加上品酒的話就不太夠用了,要回味的話只能靠飯後茶這段時間。我瞄了她一眼,她果然也陷入恍惚狀態了呢。

「剛才的晚餐如何?」我望向旁邊還在發呆的少女問道。

「……好想再吃一次啊。」面對高級料理頗為挑剔的她給出簡潔有力的評價:「大量採用時令在地食材就是自信的證明,簡單的調味但不尋常的配搭將食材本身的味道完全展現了出來。吃下去就會覺得『只有這裡才有的味道』,就算想抄回去自己做也做不來,果然抓住客人的胃就是抓住客人的心呢--」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發出顫動的聲音。她以比平時更快的手速伸向手機並飛快地點開,然後尷尬說道:「嗯……今晚剛好約了朋友做個小實驗呢。能不能先讓我回房間呢?」

本來想說去旅行的話她會放下電腦專心享受,看來還是放不下呢……

少年嘆了一口氣,轉身去泡了壺新的Feel Relaxed。

*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雖說雨點沒有吹到露台上,但從燈光往外照只有密麻麻的雨點。腳下的木條還是乾的,那陰冷的感覺還是讓人不太好受,我趕緊縮回房間裡去。

房間裡完全沒受到外面的天候所影響。暖氣平均地散佈到大房間每一個角落裡,甚至讓剛進來的我感到氣悶,但她若無其事地把身體埋進暖桌裡面……這樣不會熱死嗎?

桌面上放著剛泡好的蕎麥茶。現泡的蕎麥茶即使在日本也不太常見,這裡的蕎麥茶充滿了烘培的香味,跟自販機買到的完全是兩種等級。隨手抓起她的杯子把裡面的茶喝光,我把茶添回去後從後抱著正專心打字的她:「這是在做甚麼呢?」

她沒有轉頭看我,聲音裡卻有一種興奮的感覺:「我在做有關大壓制戰的實驗喔。」

大壓制戰(Grand Conquest)是火紋英雄的活動之一。玩家被隨機分配到一個池裡面再分成三隊,以回合制進攻別隊領地的活動。玩家可以按自己實力選擇挑戰的難度,難度越高分數越高,打出來的分數會加到自己選擇的領地上,也會加到該領地週遭(neighbour)的領地上。玩家在整局的戰鬥總次數是有限的,但每回合的戰鬥次數則沒有限制。每回合結束時領地上分數較高的隊伍就能在該回合佔領該領地並得到土地分數,某隊在一個領地領先太多的話也會立刻宣告佔領,且該回合剩下的時間沒法在該領地戰鬥。最後勝利的隊伍會依照各隊土地佔領變化決定。

簡單來說就是典型的戰爭型戰棋。

本來這樣的活動有很大的PVP潛力,可惜官方並無往這方向發展的想法。敵人的隊型幾乎都是在玩家隊型中抽樣出來的隨機隊伍,活動獎品也是休閑PVE活動的等級。所以除了佔比最重的最後一回合外平時大家都只是抱著清體力清任務的心態去打,所以並沒有太多隊伍對抗的狀況。

「我看到一篇Reddit上說希望大壓制戰裡增加溝通和求援功能的帖子,被罵得很慘呢。」一如遊戲殘缺的交友系統,這種高度策略性的活動居然沒法跟任何其他隊員交流。這樣玩家認真打的動力就更少了:「所以我朋友就弄了一個大壓制戰的戰棋版,我們正在調較參數呢。」

「如果改成戰棋的話,戰鬥變成某幾塊領地的集中對抗吧。這樣的戰棋不太好玩吧。」每次大壓制戰的地圖都略有不同,那都是按本傳裡的地圖改編的。這就決定了部分領地在成了min-cut(最小割)理論中的橋頭堡,大部分回合的戰鬥都會圍繞這些領地而展開。

「不過這遊戲也不完全是線性呢。同隊不同玩家都在同一領地上戰鬥的話會有倍數加成,我們把它簡化成每個行動都屬於不同玩家就好了。另外我們把地圖設計成有多個min-cut(最小割)解的話玩家就沒法大量投入兵力在某幾個領地了呢。」

她一邊向我介紹一邊展示著屏幕上的棋盤。上一回合她巧妙地偷襲了一塊領地,使得這個回合這領地成為三隊都可以爭奪的地方。另外兩隊為此大打出手,她則可以把兵力省下來鞏固自己其他領地。

「可是大壓制戰裡面每隊玩家可以投入的資源跟領地多寡無關吧。這樣會不會到最後形成消極平衡?」多人零和遊戲本來就自帶恐怖平衡。問題是如果這種打法偏偏是最優解的話這遊戲就失去博奕的意義了。

她試圖把兵力省到最後一回合,但不知怎的對面兩隊竟然一起攻了過來。她只好固守其中一邊,而對另外一隊的大肆侵掠視而不見--這是分化對方,將對方一隊的戰線拉長吸引攻擊的打法。把這些都設置好後她想一下道:「嗯~如果我在正中央多加幾塊領地呢?如果玩家想達到平衡必須拿到這些中間的領地的話,他們就只能大打出手了吧?」

「這樣平衡會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吧?誰佔領了中間都好,玩家也可以自行調節外圍的領土分佈達成平衡啊。」

她發出幾下得意的笑聲道:「哼哼,這就輪到我出場的時候了。中間新增領地的數量必須除三餘一,11個回合裡第一回合中立領地不屬於任何玩家,剩下10回合都會由玩家佔領。這樣三個玩家的佔地-回合數加起來也是除三餘一,這樣我們就有辦法決定贏家了呢!」遊戲踏入最後一回合,她在前面省下的兵力比另外兩隊加起來都多。她一口氣把所有兵力投下去,消耗掉對面僅除的兵力後用少數兵力就把對面領地逐個擊破。結算下來,一路小幅落後的她在最後一回合成功逆轉勝。

將伸懶腰的她順勢抱進懷裡,她繼續發表她的想法:「不過感覺還是差了一點……那就是用分數換取效率的問題。」

在真正的活動裡,玩家攻擊領地時可以選擇挑戰不同的難度。越高的難度打出來的分數就越高。最高難度的話就連重課玩家也要用腦慢慢打才有辦法完成。這樣的話打稍低難度每分鐘能拿到的分數會比較多,但總分反而會略降。

「你還真是喜歡這招呢。」

「是啊,畢竟這是網遊的精髓所在呢。能用錢買到的東西大家用錢就能拿到,要動腦的的東西卻不是大家動腦就能得到的呢。」

在2020年的今天,手遊已經成為龐大的產業鏈。龐大的競爭使得優化的需求水漲船高:用甚麼隊、怎樣打都有明確的「作業」可以抄,甚至到了「A和B的劍呈30度時發動技能」這種精細的程度。在這種大環境下她還能找到可以改進的地方實在是難能可貴。

更重要的是,她研究遊戲全神貫注的樣子十分可愛。每次坐在她旁邊給出不太有用的意見後她總能從中提出有用的資訊,然後改進自己的計劃。從古龍同萌傳到終戰幻想都是這樣,將她的構想實行出來漸漸成為了自己最大的樂趣。

「嗯,怎麼你發呆了啦?」她抬頭向上仰,清澈的雙眼直視我稍稍發燙的臉龐。

「……沒甚麼,看到你這麼開心就好。」

「先旨聲明一下哦,這家旅館真的很棒。食物和服務無可挑剔,建築的話我搜了一下才知道是那個設計加賀屋的山本勝昭的出道作。如果C97那個時候可以給六十分的話現在可以給個八十五分啦。所以……」她有點欲言又止:「謝謝啦。」

「呵呵,大小姐居然也會道謝呢。比起那個,明天想去繼續找美食、還是去看雪景呢?」畢竟是長野那個嶺上怪物的老窩,多走走的話麻雀功力可能會進步。

「你喜歡就好了啦,但不要跟我說去新潟去喝酒……」

「放心,長野也是產酒大縣,要找好酒才不用跑那麼遠呢。不過既然都說我喜歡就好~那你覺得我現在想要的是甚麼呢?」我抱著她的雙手更用力了,隱約間感受到她嬌羞的顫動。

「……」

「我想要……」我在她耳邊低喃:「妳……」

「討、討厭……」

…………
……

夜幕低垂,但這晚對本是夜貓子的二人來說還很漫長。

老天彷彿回應著他們的期許一樣。滴滴答答的大雨滴在山谷上漸漸變得不再清脆,雨滴變成軟綿綿的雪雨、再變成潔白的雪花……



**

我是不是看惡役千金太多了?是說本季的惡役千金番挺好看的,也是少數在疫情期間沒有萬策盡矣也能維持品質的新番,聽說在開播前就已經拍好了。

不知為何,這一篇從十二月拖到一月再拖到五月。終於在封城的助力下我把它寫完了,但許多細節已經從我腦海中消失。

本來想以正常的遊記形式下筆,但我覺得自己對旅館構造的理解還是差了那麼一點。自己也一直拉不下臉一直用手機狂拍,拍最多的只有獨立和室裡面的料理而已。

FEH大壓制戰有變種成桌遊的潛力嗎?其實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很多。首先當然是資源固定會鼓勵消極戰術這一點,然後是每回合可用的棋子數可能要到一百以上才會比較多戰術變化,最後當然是將時間效率抹消這一點--在實際活動裡不時發生兩隊實時在同一塊領地上死拼,但其中一隊刷分比較快硬生生將領地打爆的事情,顯然這在桌遊版上很難發生。

不過這本來就是她一拍腦袋想出來的產物,也虧她可以想象到這個程度。話說回來FEH我已經快存到1000石了。新出的炎帝池本來我都忍不住抽下去了結果第一抽就出等了很久的織部翼。難道我真的要等到新風花雪月角、或者八月的Choose Your Legend活動才一口氣拼+10嗎?

這篇跟本傳沒多大關係的遊記完成以後終於可以回歸本傳。別看Fantasica活動十幾種,早期其實只有五六種而已。所以說,下次不寫攻城戰的話到底是哪一個活動,其實很好猜……

2020年5月1日
被封鎖在家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