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April 2022

被青梅竹馬抓來(略) (4):提升火球術威力的方法很多,不包括練出火焰曲球

Character design: @kuonyuu, Illust: @こめた commissioned by forretrio. Pixiv
Editing and re-posting are prohibited // 無断転載、無断使用禁止です


「認識,當然認識!您旗下的商會這一年來收購了不少工坊進行魔導工學的研究對吧?」

魔導工學是指利用魔力驅動機械的領域。出身工匠家的克萊伊從小就對各種機關有著濃厚的興趣,在他魔法上的天賦被挖掘出來以後將兩者結合便成了他的夢想。家裡買了一堆魔導物品的失敗作不用說,他也試過自己做一些試作品出來,不消說也以失敗告終。甚至那個想來要倒在庫里斯頭上的那桶水,他本來也想做一個感應到有人就會自動翻轉的裝置,只是到最後他還是放棄了,親自驅動更方便也更快更狠更準。

如果當時用的是魔導裝置,他就不會被發現了吧?這是克萊伊的感想。很遺憾這也是不可能的:班上會弄這種裝置的大概就他一人,熟讀學生背景的庫里斯才不可能猜不出來。

「嗯,沒錯呢。這位是--」

「我的名字叫克萊伊!在庫里斯老師的指導下就讀魔法科一年級,興趣是魔導工學,希望可以做出平民化的商品!」眼前的女性毫無疑問是自己的偶像,但身份上的差距要使他們見面幾乎不可能。偶像卻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怎能叫他不激動呢。

「叫我學姐就好。」金髮女性沒有被眼前少年的熱情嚇到,她淡淡一笑問道:「克萊伊同學很喜歡魔導工學嗎?」

「沒…沒錯!我從小就看著家人製造不同的機械……可是要人力驅動的話太麻煩了。如果可以改成魔力驅動的話,一定可以變得更……更方便、大家都能使用的工具的!」

「好好、冷靜一點~」庫里斯把剛才給自己準備的點心架放到星韻對面的桌面,然後把克萊伊按到坐位上。「雖然以後禮儀課也會教不過現在先學一點點吧,下午茶要從三文治開始吃喔。」

少年按著老師的指示拈起一塊三文治放入口中。他沒法分辨口中的三文治屬於哪一個檔次,但肯定跟家裡自己做的有很大差距。他再吞下一塊三文治和喝下一大口茶後終於冷靜了下來:眼前的大小姐是個日理萬機的大忙人但不知為何出現了在這裡,原因看來是旁邊的庫里斯老師。然後這裡似乎是老師開的茶會,也難怪他很在意那些點心。

他開始拿起點心一件接一件的塞進口裡。坐在他對面的學長學姐也沒說話,只見他們以合乎禮儀的方式慢慢把點心消滅掉,偶而會盯一下他的點心架並露出一臉「你慢慢吃還有很多」的表情。

「學姐……請問放假的時候可以到您名下的工坊那裡參觀跟實習?」他把最後一塊鬆餅吞掉再喝了一大口茶後便急著講出自己心裡的願望。

「是庫里斯的學生的話肯定沒問題,不過我想先聽聽你對魔導工學的理解呢。嗯……比如說,你覺得為甚麼這些年來不少人挑戰這個產業都沒法成功呢?」

「是成本問題嗎?我曾經在跳蚤市場撿過一個用魔力驅動的水壼,比平時家裡的水壼還大不說,一塊魔石只能燒十壼水不到,還不如老老實實用煤炭呢。這個水壼也可以由使用者直接注入魔力驅動,可是能操縱魔力的人直接把水燒開根本就不用這破水壼吧?」

「沒錯,目前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這些物品都沒法好好使用儲存起來的魔力,因此對大部分來說使用它們的成本太貴了。可是反過來說一些效率再低也能堪用的物品比如會動的玩具和裝飾,或者是專攻貴族市場比如奢侈品和槍械,按道理說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吧?為甚麼市面上沒有出現這些商品呢?」

這個問題十分合理卻把少年難住了。她提到的這些東西只要能製造出來都有一定的市場,可是這也是少年接觸不到的市場。出身平民的他又怎會知道貴族的奢侈品在甚麼地方能買到呢?她的問題換個說法就是,這個市場到底是不存在的,還是只是他看不到呢?「呃……因為一些跟魔法有關的零件很難造出來?」他選了後者。

「的確如果不考慮魔力消耗的話,製造魔導物品的主要問題就是人力成本太高了。到最後真正能賣出去的物品都是極為昂貴的訂製品,都是透過大商會私下一件件地賣出去的,你沒有聽說過也十分正常。你能想象一個魔法師的工資是普通工匠的十倍到數十倍,而他們在一件零件上花的時間又是普通工匠處理普通零件的數倍嗎?」星韻輕描淡寫地描述著,彷彿這些對她來說都是小錢一般:「再考考你。你覺得一個這樣的工坊,魔法師跟普通工匠之間比例應該是多少呢?」

少年開始意識到這個產業是怎樣一個無底洞,一邊流著冷汗一邊回答:「一……一比十?」他曾經夢想過在學園畢業以後要接手老家的工坊並在那邊研究可以平民化的魔導商品,現在看來根本是癡人說白夢。

「目前大概是一比十沒錯,不過理想中應該是一比三或者一比四呢。這些魔法師有一部分負責研究開發,其他都是生產線上的人員。檢查刻有魔法陣的模具、製作精細的魔法零件到最終的品質檢查,這些都要可以精準操控魔力的人才可以勝任的工作。更要命的是,習慣冒險的魔法師一般都沒法達到我們精度的要求。也就是說,最主要的魔法師來源跟我們無緣呢。」她喝了口茶開玩笑道:「如果是庫里斯的話應該沒問題的--庫里斯你要來我們的工坊打工嗎?」

在一旁靜靜吃東西的庫里斯迅速作出了回應:「容我拒絕。在外面冒險比這個有趣多了。」

她當然不覺得庫里斯真的會來打工,不過這樣至少能讓臉色青白的克萊伊輕鬆一點:「所以克萊伊學弟……發展魔導工學的困難你現在也略知一二了:我們真的很缺魔法師。所以如果你想來實習,我比較希望你以魔法師的身份來實習呢。不是一般的魔法師,而是作為可以滿足我們要求的魔法師呢。」

「無論學姐的要求是甚麼,我、我都會盡力滿足的!」

星韻轉頭望看不知不覺間將點心架清空正在喝茶的庫里斯:「聽說你把一年級的課程改得比以往密集多了。裡面肯定有精密操作魔法的部分吧?」

庫里斯笑著回道:「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只是要讓大家都往這個方向練習的話有點不切實際呢。我把第一年的目標訂在流暢在不同場景下使用魔法,勉強也可以提高精度的吧?」

於是她對克萊伊道:「那……不如這樣,你好好跟著庫里斯學習,得到他認可的話我就讓你過來實習如何?」

「我、我會努力的!」克萊伊吃著甜點沒多加思索就答應了。

然後……他就成為伊雅娜之後第二位受害者。

原因很簡單,過於精細的操作並非人的本能。

魔法師可以感應到魔力的流動,但這個感知並非來自五官。一般認為這種感知是由身體驅動體內魔力與對象互動所得,而且需要耗費感應者的精神。魔法師發動魔法時同樣需要耗費精神驅動魔力,因此決定一個魔法師能否使用強大的魔法除了可以調動的魔力以外還要看精神上能否負荷這種消耗。精神沒法駕馭魔力的情況下最好的結果是甚麼都沒有發生,但更常見的是魔力在身體內暴走產生傷害,或者對精神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傷。

長久下來魔法師們演化出一套以點、線、面為基礎使用魔力的方法,可以壓低精神上的消耗。在固定點上加上一個方向便成線,加上兩個方向就是面:比如火球術就是定點產生火球然後定向發射出去,而盾狀的魔法則是從一個點延伸出去成面。與這些基本操作相比,精細的魔力操作需要施法者一直感應魔力流動的變化並作出回饋,顯然更耗費精神。

對那些把魔法用在戰鬥上的人來說,點線面的高效操作才是最好的。尤其對大部分普通的魔法師來說,將施法方式簡化到他們能用出來才是他們最為看重的東西。

少數職業在使用魔法的理念上採取截然不同的路線,這是因為他們用以工作的魔法更依賴精度而非強度。比如需要使用魔法進行治療的醫生或者冒險小隊裡的治療師,又或者制作魔導物品的工匠--他們對精細的零件施展魔法,稍有誤差就會使物品的效果或耐用度大幅下降。這些行業需要的魔法師很難在外面找得到,因此他們一般都有自己的培訓體系:醫生或治療師多半都在醫院裡接受培訓,工匠則更多是封閉的師徒制。這就造成了行業擴張時人手極為短缺的問題:當一家工坊需要更多魔法師時,外面找不到現成的難道別的工坊就願意讓你挖角嗎?現在有人送上門來,星韻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唯一的問題是,到底克萊伊有沒有能力在暑假來臨以前達到可以進工坊的標準而已。

魔法學園尤其是魔法科學生天賦無容置疑,讓他們學會精細地操作魔法並非難事,要花一點時間教授這方面的內容還是要幹別的事情全在教師的一念之間。當然他前任那個老頭絕對不會這樣做:提升火球術威力的方法很多,當中練出火焰曲球甚麼的並不在他的考慮之列。

但庫里斯跟那個老頭不同,他可是風系魔法的專家啊。風魔法一大特色就是要靠精度確保靈活性來彌補威力不足其他屬性的缺點。他絕對樂意在課綱裡加入這方面的內容,只是為以戰鬥中的應用為主:光是要讓魔法以特定軌跡行進或者把魔法張開成特定形狀就夠學生們喝上一壼了。

在魔導物品的零件上附魔的難度卻是比這些難上許多。原因很簡單,操控微小的魔力對零件進行精密的操作需要更高的集中力。在製作零件的過程中失敗是常有的事情,倒不如說零件的良率反映了工匠的技藝高低。每一件成品都由大量失敗的廢料所堆積而成,這也是為甚麼魔導物品如此稀少的原因。

可以這樣說,克萊伊光是乖乖上課是不夠的。

當然她口中的「得到庫里斯的認可」……並沒有說明具體的內容為何。這不是十五歲少年當下能意識到的事情。

庫里斯並沒有急著讓他練習附魔,而是讓他泡在圖書館裡學習各種前置知識,像是各種附魔的方法和不同材質的等性等等。畢竟每多一分知識,到了真正動手的時候就多一分把握。在這種失敗率很高的過程裡把良率提高就意味著成本可以壓下去--使用太貴的道具還不如請個魔法師在自己身邊服侍呢!

等他熟悉了書本上的理論後庫里斯又找來一大堆三角錐形狀的金屬廢料--據說是從他朋友的工坊撿來的。這次的作業是附魔在這些金屬塊上,使得灌注進去的魔力可以聚集在一個角落上面。

在某一個晚上,他看著面前連續第二十個失敗作會想起老師用人畜無害的笑容如此跟他說:「工坊裡的零件加工有時十個才有一個堪用,就算你失敗三五十次才成功一次也沒關係,我這邊的廢料很充足呢!」

可是老師……這堆廢料每件都長得有點不一樣,怎樣跟人家制式的零件比較啊啊啊啊啊!

*

「茶會」以星韻有下一個行程為由結束了。

即使有一位還在發育的少年幫他們清掉不少食物,點心還是剩下來了一些。庫里斯把這些食物都打包起來送給了校工們。不過這星期的舉辦的茶會相當多,多出來的食物大概會被送到孤兒院去吧。

等一切都收拾好時夜幕已經降臨,等待他的是另一個派對。

學園方舉辦的「開學派對」。

與學生們不同,教師們很多都不需要茶會那種拘謹的社交方式,這個開學派對更像是冒險者那種喝酒吃肉的派對。即使是教歷史或禮儀的先生也會放下平時緊繃起來的臉孔渡過一個輕鬆的晚上。

派對會堂的中央放滿了一盆盆的食物,還有廚子和侍應可以按客人要求端出菜式和酒水。與食物區的燈火通明想比,會堂兩側則昏暗許多。參與派對的客人三五地圍在一張張高腳桌子旁邊聊天,就像在酒館一樣。

庫里斯接過一盤肉排後開始環顧著四周尋找聊天的對象。在場不少都是他認識的人--這是當然的,只要教歷稍長的教師都看過學生時代的他。另一方面,參加派對的人並不只限教師,不少相關人士都會過來串門,比如眼前這位向他揮手的老頭。

「好久沒見了,布拉德老師。」眼前的老者正是到去年為止都在魔法科任教的人,也就是當年教他的那個偏愛火魔法的老頭。雖然長出了一點白頭髮,但從他銳利的目光中完全看不出他是因病告老還鄉的樣子。他旁邊還站了二男一女,他們四人身上都穿著代表宮庭魔法師袍。就算不看他們的服飾,光憑他們在布拉德的旁邊加上他們身上的魔力流動就不難猜出他們的身份了。

「不要這麼見外嘛,當年第一眼看見你就覺得你那身渾厚的魔力潛力無限,沒想到過了幾年你居然回來接我的班。對了,你不是一直都在外面冒險,甚麼風把你吹回來了?」

「在外面累了想回來,受人所託就接受了這份工作。畢竟冒險者每項任務都像是不同工作,再多一份教師好像也沒大問題呢。」才怪。他怎可能無緣無故回到這個幾乎無容身之所的城市。

「回來不就好了~最可惜還是你不是專精於火魔法,不過你在競技場對後輩們用上火魔法的話大概會把他們烤焦吧。」他突然意識到這句不太合適,趕緊灌了一大口啤酒轉移話題:「對了,介紹這幾位你認識--」

「叮--」一聲清脆的敲玻璃聲響徹會堂,雖然沒很大聲但卻清晰地傳到每個人的耳中,本來嘈吵的會堂瞬間安靜下來。在會場正中間一名男子右手拿著玻璃杯,左手拿著沾了肉汁的餐刀,顯然剛才敲杯的人就是他。

敲杯的人正是這所學園的學園長,華萊里安。

這位學園長是庫里斯離開學園以後才上任的,所以庫里斯對他並不熟悉。根據有限的資訊來看,這位學園長是皇室從文官系統中直接調過來空降的人物。聽說略懂魔法但肯定打不過大部分的教師們。本來以為會壓制不住教師們的狀況並沒有發生,似乎在管理上頗有手段。他上任以來最大的變革是改善了魔法科以外畢業生的出路。這樣一來學生就不必非魔法科不可,而是可以挑選自己心儀的學科--當然,高階貴族依舊聚集在魔法科裡面就是。

「各位,歡迎來到開學派對!可以在新的一年見到大家實在太好了。這一年我們的新生陣容依舊華麗,不但有以公主殿下為首的一群天才,今年入學試考生的平均表現也是近年最佳。這所學園可以不斷成長都是在各位的功勞呢!」

「既然是開學派對我就廢話少說了:首先我們今年迎來了兩位新老師。第一位是史蒂芙老師,」會堂另一側一位黑髮嬌小女性舉起手,周圍傳來一陣掌聲:「她之前在國立圖書館擔任研究員,主要研究貴族的家族史。她在這邊會負責一部分歷史課程。」

「另一位我想很多人都認識,甚至可以說見識過了吧?庫里斯老師會接過布拉德老師的火棒成為新一年魔法科的專屬老師。」他舉起握著叉子的右手,會場也回應了一陣掌聲,只是沒剛才的響亮:「他離開學園以外就一直在外面冒險,現在已經是千金難求的人物了。精通各種冒險的技巧不用說,戰鬥力也是有目共睹。」

「還有一件事就是本年的預算已經定下來了,跟去年差不多。想申請教學經費的各位請記得在月底之前提交計劃書喔。雖然每年都是同樣流程不過每年都有人錯過申請時限,所以拜託大家一定要記得準時申請喔!」

「--以上,就是我要報告的事項。」

「剛才已經嘗過這邊食物的人應該已經發現口感跟平常的肉不太一樣吧?這是早上在一個公會那邊拍下來巨型山豬的肉,保證鮮味十足。當然我們也準備了山豬料理以外的各種菜式,如果還有需要的話跟駐場的廚師說一聲就好。」

「那麼,祝大家有個愉快的晚上--乾杯!!」

「「「乾杯--!!」」」

=============

一如往常的雜談時間。

- 花半年甚至一年去重構知識體系在大學十分常見。比如數學系第一個微積分課程基本上跟高中課程無異。在重讀的過程中不但可以讓你重溫一遍已有知識,也可以達到理解解題要求、習慣運算和更一般(generalized)地去了解整件事這些目的。除了我提了太多次蘭度(Landau)那句「我希望大家忘記如何算2+2=4」以外,文科方面我也看過某大學日文系第一年的目標就是讓學生忘記以前學過的日文,以正統的方式再次達到N1水平云云。

- 高度發展的魔法世界在(魔法以外的)物理法則保持不變下,最後只會變成以魔法取代化石燃料為能源的現代世界,說穿了就是另類dieselpunk(騎士魔法)或者帶一點魔幻的維多利亞風世界而已(要舉例的話有點像剌客守則開場那段或者瓦尼塔斯的手記?)。透過先進魔法使個體極端強大的例子則有失格紋外傳(殲滅魔導的最強賢者):這部的戰鬥是寫得很不錯啦,但是除了把東西推給不可名狀之術跟看穿之術以外還有甚麼能成體系的嗎?

- 如果將工業革命看成能源的更替推動生產的權力下放的話,其實魔法世界也是一樣:只要普通人不能使用魔法和利用魔力,這個封建的制度就難以被打破,更何況整個制度都有心一直加強這種束縛。不過換句話來說這也是一種另類的穩定吧?

- 以前製作弓的時候,因為是人手製作所以每一把都有誤差。所謂的誤差是弓箭朝正前方射出去時實際會出現左右偏移的偏差。你可以想成手工越好的工匠,其誤差的標準差就越小--在古代,這個誤差以可以準確射到N步以外的目標為比較。在數量堆出來以後總有幾把弓的實際誤差極小,可以準確射到遠處(比如五百步、一千步)目標的弓。這些弓會優先被送到神射手的手上,否則把誤差較大的弓給他們用只會削弱他們的神射功力。在這裡制作魔導物品的原理也一樣。只不過在容錯率更低的情況下,誤差較大的零件不是「堪用」而直接變成了「廢物」而已。

- 今年還是比較忙,尤其二月開打以後就有那種2019年的感覺了。關於這場仗可以講的地方很多,真寫下來真的三天三夜也寫不完(上次那篇根本每一句都在點到即止)……除此以外我還想寫的東西還有很多,不過有靈感的話果然還是寫小說好。

- 接下來可能會把前面的設定修整一下。

- 感謝こめた老師這張繪圖!雖然不像你畫其他vtb那麼帥不過這氣質也很不錯啦 >w<


另,日圓也太便宜了吧(日圓匯價也是我想寫的東西之一XD現在目標是2002的1:135﹐下一關就是夢回廣場協議了……) 。還是趕快發委託好了(つ´ω`)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