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November 2009

7-11-09

有人問我,點解我的「正職」係數理遊戲理論,卻是「兼職」叼住支筆寫呀寫?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熱血。 為甚麼要這樣說呢? 誠如九龍城寨一書中所道,香港人有的是熱血。當年造就不朽香江名句的,也是熱血。 熱血,也就是打不死的幹勁:人的慾望大,也不代表他肯為願望而付出;但熱血正是一股有力的催化劑,使人一日不完心願便不罷休。 可能你說,現在的香港已經沒啥看起來很有「熱血」成份了。 的確,現今的社會看起來又好像沒有,看真一點其實又有。 容我說一點社會學。 從六十年代的"Age of Scarcity"到九十年代的"Age of Abundance",中間發生了甚麼事也說省略了。六十年代人人皆窮,有時間出來放土「菠蘿」已經很幸運,更多人只能在工廠埋頭掙兩餐。 他們目標也不用太高太遠,只是兩、三餐溫飽。 他們以他們一雙手闖出新天地,把東方之珠發揚光大。 現在有錢人家不夏這些生活的基本需要。你問佢地想要的是甚麼,可能是車、樓、甚至是球隊。 但他們有為目標奮鬥嗎?絕大部分都沒有。 於是,香港的的美名也被搞砸了。 失去了熱血一致性的香港再也不能散發出昔日的光輝。 說到底,熱血你和我都有,只在乎你有沒有引爆。 當然嗎,熱血在文化界特別重要。以筆向大眾傳遞訊息的人,用熱血寫出一個賺人熱淚的故事,讀者是感受到的。 比如說,天航的三分球神射手,看完會令人想打籃球。儘管在下的體力未必很好,打看完打籃球是更有feel了。 例如,與隊友的默契令你拿下勝利,也可以很熱血。 比如說,余兒的九龍城寨讓我重新燃起了對香港武俠小說的愛。 誠如陶囍所言,以前人人手上皆為金庸、古龍,現在少女只懂看言情小說,還要很感動的樣子邊看邊哭。 如果說武俠作品是熱血的引管,言情小說頂多也就是自欺欺人而已。 寫到這裡,在下其實不懂怎樣解釋。但很實在地,看完一本熱血的武俠作品,的確可以令你熱血起來,充滿幹勁地去做一件事(比如new ending)。而言情小說嘛,看完後「哦」一聲,那本書使在書架終老。 易燃的熱血,卻帶言情上的冷淡,是否有予盾呢?這個就留給大家想像吧。 (很好很好,終於幫自己註釋了熱血一字了。) 今天為甚麼會無故吐嘈呢? 原因一,最直接的主因當然是--今天放假吧,加上週末,終於有空。 原因二,今天去了書局喪刨書,遺憾地武俠小說都給包上膠套呢。 原因三,是余兒大今天對我對九龍城寨的new ending作出了回應。書評那些被人回應慣了(通常都是沒看過書的人來批評),作者回應卻是頭一次見。在此給余兒一個感謝~當然也希望CULT系列可以繼續下去啦! 剛剛在書局,不知不覺走到了流行文學那邊。啊,原來叛逆歲月還沒完呢。隨手翻開,一氣呵成地打完書釘,文筆當然好,但已經沒感覺了。 我想要的,只要熱血。 充滿幹勁地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寫出自己的夢想,畫出自己的天空。 這樣,我們活得不枉此生。(啊~太熱血了XD) ……嗯,單車熱血的地方.嗎……呵呵呵呵呵…… 簡短一句題外話,現在去google找中西史筆記我這裡排得頗前的嘛 *v* 謝謝大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