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March 2010

Osu! 第8話

成功路線
冰妖在[冬後]的共嗚下,自我溶化了。
共嗚同時令其他冰妖的實力削弱,團長立刻運用其威力無窮的觸手把冰妖解決掉。然後,他注意到我。
「咦,你……不是剛剛考過試的學生嗎?」
「嗯……」
「為甚麼你會跑進來?」
「啊……因為機城被叛軍攻擊了。」
「這樣啊,我得趕快回去了。小伙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打拼?」
「好啊~」

Deepsea

天涼好個秋。

  晚風輕輕的吹過,樹上的楓葉一片片的飄落,在綠油油的草地上滴上了一點一點的嫣紅。微涼的風把她的秀髮吹了起來,輕輕的從我的臉頰搔過。我把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欣賞著天地間渾然而成的一幅美景。
  「風景好漂亮呢。」我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是啊。」她把頭整個埋在我的懷中,好像在想著什麼。「風景和我,哪個比較漂亮?」
  ……怎麼這麼多女生都喜歡問這種問題?
  她今天穿著一套白色的連身洋裝,白皙的皮膚,深紅色的長髮,像個純潔美麗的天使。她喜歡白色,事實上,從認識她的那一天開始。她的皮膚,衣服,襪子,鞋子,都是純潔美麗的白色。相信她的心也是這樣的純潔無暇吧?唯一的例外是她的頭髮。「怎麼可以還沒偕老就白頭?」紅色的頭髮在一片純白中不但完全不會突兀,反而像是在一片純白的雪中點上的櫻花,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飽滿的嘴唇,更讓她如同美麗的天使一般。
  「妳和風景,都很美。」我緊緊握住她的手。「不過,再美的風景,都只是一時的。雪很美,但是它會融化﹔楓葉很美,但是它會凋落。現在我們眼前美麗的一切,都是會消逝的。去了,就永遠不會再回來。」她的手一緊。「只有妳,我的天使,會永遠的陪在我身邊,妳的頭髮,永遠是那樣的美麗﹔妳的眼睛,永遠是那樣的清澈﹔妳的翅膀,永遠是那樣的純潔,和妳的心一樣。」
  她抬起頭來,兩眼泛著淚光,望著我的眼睛。這一眼,就是她的千言萬語。我把她緊緊的擁入懷中。快落到地平線的夕陽餘暉灑在她微紅的臉蛋上,讓本來就很漂亮的她更增嬌豔。

  痛。

  一道強烈的白光襲來,我感到肩膀一陣劇痛,接著一個影子襲來。我趕緊抽出武器,另一隻手護住她。但是敵人的動作實在太快,又是一到白光襲來,手中的武器立刻斷成了好幾截,虎口也被震裂。我顧不得看自己的傷口,趕緊牽著她往相反的方向跑去。她純白的衣服上點上了幾點鮮紅。
  我沒命的狂奔,很快的來到了草原的盡頭,相較於一望無際的草皮,蜿蜒的山路更容易躲避敵人的攻擊,我稍微放心了些,但是還是不敢大意,滴在身上的鮮血讓敵人很輕易的追蹤我們。我拉著她全速的奔跑。她衣服胸口的部分已經全部染成了紅色。
  「怎麼辦……」在這樣下去,我們一定無法從敵人的手中生還。跑到了一個彎道,我突然停了下來。「快走!」
  她望了我一眼,我知道沒什麼時間了,只投給她一個眼神。「交給我來吧。」
  我們這樣互相凝視了幾秒,她輕輕的點了點頭,轉身往山上狂奔。過了幾秒鐘,兩個黑影在我面前停了下來。
  「你們到底想幹麻?」我豎起中指向對方挑釁。敵人顯然想不到我會自己停下來送死,一時沒做出任何反應。過了幾秒,前面的人終於開了口。
  「薩阿嘎不理魯羅薩斯有多卡!」
  我愣了一下,接著腦袋開始搜尋從小到大聽過的任何語言。中文英文歐蘇文波比波文巧課波文滑齒龍語……卻還是聽不懂他想說什麼。
  「衝三小啦。垃圾混帳王八蛋。」我滿臉微笑的吐出幾句髒話,把手抱在頭上青蛙跳向他們走去。他們顯然完全沒辦法理解我的行為。再來到他們面前時,我以最快的速度抽出小刀,對準他的脖子刺了下去。
  我的突襲成功了,鮮血濺到了我的手上。我不敢相信竟然這麼容易就得手。
  但是我高興不到一秒,下一秒鐘,一道白光向我襲來,但是這次不會痛。我感到白色的光芒把我包裹住,接著世界開始旋轉,敵人,山,夕陽,雲……開始逐漸縮小,接著消失,我四周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而我感到我的身體仍然在下墜。接著瞬間變成了一片黑。
  墜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