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June 2010

Osu! 第19話

在下山的途中,傷痕累累的大家以聊天支撐著自己的意志……
我說道:「對不起團長,我們害那間屋子毀了啊……」
「不要緊,房子毀了可以再起,你們沒事就好了。」
「對了團長,你認識那家伙嗎?他自稱是你老朋友呢。」
「我當然認得他……」團長一邊說,一邊把思緒帶到了好一段日子以前。……
我從這裡看到的,是倒塌的城市。
所看到的是絕望。所看到的是死,所看到的是無。
無任何一物,無任何動靜,無任何生氣。
傳入我耳邊的只有連線不絕的雨聲……
我吃力地爬起來,心裡咒罵著那個該死的空賊團。
fish哥才出去一會,他們就吃豹子膽嗎?
他們來襲之前我正好在地底的研究室工作,剛收到有空襲的消息,我頭頂大概被轟得亂七八糟,而我的研究室也劇烈地搖晃起來。我被一個從天而降的文件夾打中,就昏倒了好一會兒。
在我眼前的還是同樣摸著腫起的頭起來的教官abalee,他為人跟教學一樣溫柔……嗯,現在好像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吧!

我拉把他道:「外面的學生不知道怎樣了,我們快出去看看吧!」
外面的景象把我們倆嚇壞了。眼前已經沒有驚慌走避白學生--要麼都走光了,要麼被打中趴在地上--同時,一隊空賊竟敢衝進來!
我跟abalee互相點一點頭,便抽出滑鼠、鍵盤和板子逕自衝往空賊團去。
起初的嘍囉簡直不堪一擊,任何一個節奏都可以輕易地把他們轟出老遠;漸漸地,我們發現了有不對勁的地方。困著我們的人似乎越來越強,完全不像那些紀律散渙的空賊。難道…?
我稍一分神,abalee被被對手沖到遠處,把我倆分開來。我下意識地伸出手,手卻被一條冰冷的觸手纏住,把我拖到另一個地方。
眼前是一位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的冰冷氣息,我看一看剛剛被纏住的手,竟然在短時間內被凍傷了。
「你……到底是誰?」
他笑著,我身邊的空氣、景物都凝固了。「我是誰,那不重要啊。我跟那幫雜碎不同,我才不會來搶東西呢。我只是幫人拿一點東西罷了。」
我正想伸出手擋住他時,一陣冰涼觸感在我胸前滑過,然後我就失去知覺了。
後來我聽說我被鎖在某個儲物格中,而abalee則靠自己的力量撐到了fish哥回來……
原來團長也有一段這樣的過去啊……
此時學姊的腳步卻硬生生地停了下來。
沒有玻璃呢……是絆倒了?不是--黑米站在不遠處笑著迎接我們……

關卡: OSTER project - Frozen rain [Normal]
http://osu.ppy.sh/p/beatmap?b=5434&m=0

失敗路線
「學姊你怎麼了?」
「我我我……忽然喘不過氣來……」說完就咕咚一聲倒在地上。
居然嚇成這樣了……

成功路線
「靠,又是他嗎……」
「?」學姊沒有見過他。
「他駛了我10金幣啦……」
「好,我來幫你出氣!」
笨學姊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