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June 2010

Pilot Ch 2.2

我們所生活的世界並非如我們所看到的那麼單純。
一件叫「裡世界」的事把子翼生活徹底改變了。
放學後,校園一角。
「真是的,今天早上又無故怪笑,現在又叫我過來……要知道學期初很忙的啊~」子翼抱怨道。
「嗯,這我也能理觸。可是你剛才不是說要完成委託嗎?我在幫助你耶!」羽恆雖然這樣道,子翼當然不知道她帶子他過來的用意。
眼前的建築是位於頂樓的課室,門牌說上了"Mathematics ICT Lab",也就是電腦實驗室,通常只有教師才有機會用到--這裡的系統是Linux而不是常用的Windows,加上長年在運行研究用的程式,加上要長年開啟冷氣防止機件過熱,根本沒人會有興趣進來。
羽恆打開了實驗室的門,氣溫立刻下降了好幾度。
子翼一進來第一句話就是:「冷氣真凍,難怪沒人用了呢。」
羽恆沒有理會子翼,隨手按開了其中一部的螢幕,上面顯示著這部電腦仍然運行著某個計算程式。
子翼道:「這部電腦看起來有別人在用了吧。」
然而,子翼眼都沒眨就把那程式終止了。
「你、你把程式關掉了?那別人的功夫就白費了啊!」
「沒關係呢。這個程式會透過內聯網接收要做的工作。這部電腦上失去了的資料,總可以很快補上去的。」說罷就把電腦關掉。
關機這動作使子翼更驚訝,他問:「你不是要電腦才關掉別人的程式嗎?怎麼現在又關機?」
羽恆卻賣了個關子沒有回答他,只是帶他離開了實驗室向下一個目的地出發。

同時間,教員室。
雪晴呆呆的站在教員室外等著。
憑著她息樣貌只要站著不動的話,大概就會惹來不少男孩走過來。可是雪晴沒空去理會他們。
她正在等一個老師,但是雪晴沒有進去自動找他。
三分鐘後,那個老師自動跑了出來。
「老師。」雪晴帶著勝利的笑容把老師截了下來。
看到這種笑容,一般人都都會著迷而呆上一陣子,然而老師仍是氣急敗壞地說:「啊啊,實驗室的電腦好像出了故障。有課業問題的話一會再說吧?」
「老師,那不是故障唷~」雪晴掏出了一張紙,上面寫滿了毫無意義的英文和數學符號。她指著最後一行:「Error code 22呢。」
老師嘆了一口氣道:「……好吧,大家也知道彼此的立場,所以我就答你一個問題吧。」
(你在研究的,是2V project吧?」
「真聰明呢,丫頭。還是說我低估了你吧?」
「在前輩面前我可沒有甚麼花樣好玩的,我只是做我應該做和能做的事罷了。」
「所以你還是要跟我對立囉?」
「也許是吧。老師不會扣我平時分吧?」
「那當然不會啊~好了,我上去把程式修一下,你也保重。」老師說完便轉身離去,忽然又回過頭來補充一句:「對了,聽說你們也帶了個拍檔來吧?這個大概對你們有用。」他把一個塑料袋拋到雪晴手上就往實驗室跑去了。

從實驗室下來時,已經快六點了。大部分學生都已經離去,只剩幾個學生依然在打籃球。
「我們就等一下雪晴吧。」羽恆把書包放在旁邊的桌子後便打暱罐裝綠荼自己喝著。
「你們兩個,本來就是裡世界的人吧?」
「嗯。情報販這一個行業似乎天生就註定了靠裡世界混飯吃呢。」
「我這個新人要進來的話,有甚麼事情值得你們幫手呢?」
「裡世界不是隨便可以進的呢。那些不惜一切進入的話,就有可能變成我們所看到的黑社會組織了吧。」
這時,雪晴也過來了。
「好吧,我帶你去基地看一下好了。」羽晴補充道:「所謂的基地,就是裡世界不同人聚集的地方,同時也能通向不同地會社本部呢。」
既然是裡世界的核心,地點也理所當然地左旺角。在銀行中心進入地庫,跟上次一樣走過狹窄的通道來到了一道黑色的門面前。這扇門看起來會自動上鎖,沒有適常的鑰匙睪絕對開不了的。
雪晴把塑料袋拿出來,交給子翼道:「嗯,這就是進入基地的鑰匙,就交給你好了。」
「啊,你們不要嗎?」
裡世界的潛規則之一就是情報商不會主動找人。所以我們倆個也很少進來。另一方面,這個鑰匙可不是普通的鑰匙呢。」
子翼打開塑料袋,裡面的是一條銀匙和一個奇怪的匙扣。
「你把手指按在匙扣上吧。」
子翼依言按了下去,此時奇怪的事發生了:匙扣對著木門發出了一陣光芒,然後匙扣上便出現了"identification completed"的字樣。
「認證完畢了呢。這條銀匙大概只是個幌子吧?以後你帶著這個匙扣,這扇門會自動認得了~」
眼前的通往裡世界的門已經開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