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March 2012

Visualization. 2

逃出這要命的地方已是破曉之時,東方泛起一抹魚肚白;對大部分來說這是一個起床工作的訊號,但對一些研究陣法的人來說,他們第一個反應大概是陣法大師拿鐵「日出」之陣。此別墅之選址實在別出心裁:別說附近有沒有人,連最近的牧場也要到幾里之外才找到!可以說,如果他沒有來的話,少女註定要被二人組活生生的折磨到死(除非她最後屈服在二人組的淫威之下),因為在這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荒郊,叫破喉嚨只會帶來更多絕望而已。

「這裡……是那裡?」少女皺了一下眉頭問道,這裡荒涼得可怕,絕對不是她平日出沒的地方;她只記得她中了迷藥,然後……然後就被綁在地下室了。

「這裡大概是大華城郊外某個地方吧,我只是跟著買回來的情報走過來而已。只要回到城裡面就甚麼事都過去了~反正那兩個笨蛋還真的沒有下手啊,換了是我綁了妳回來一定先吃掉妳再讓你妳心服口服地服從我啊對不對?」他笑吟吟地調戲著少女。


「煩死了!要是你綁了我的話我自盡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呵呵呵,你現在不已經任我擺佈了嗎?要是我帶你去另一幢跟這裡差不多的別墅,你夠膽自己跑掉嗎?喂喂,開玩笑啦!我們在回去大華城的途中啦。」他看著陰霾密佈的少女,看到自己將要被暴打一頓的將來,唯有趕快向少女「認罪」。少女哼了一聲沒有答話,卻是更用力握他的手了。

相傳Osu!世界之初所有人都在同一部落,後來部落大了以後就「物以類聚」,相同語言的族群自成一角,最後越搬越遠,成為一座獨立的大城。這些城市一般十分排外,雖然不會拒絕外來者,卻要求他們只能講官話或者那城自有的語言,不然多數都會被「請」走。當然,不時就會有人去不同的城市去看熱鬧,甚至去學那些獨有的語言。原有的部落則逐漸變為京城,因為那些不會獨特語言的人一般都會留在這裡,在人力和資源都得天獨厚的情況下自然是最強大的城市和政治中心。除了那些以語言為基礎的城市以外,原本在京城研究陣法的地攤群也越來越多人,最後竟成為獨立於京城的陣法坊市,不時會看到幾個大師圍在一起聊天,或見到新手求助,總之人氣也不少。傳說中還有一座天空之城,只有蝙蝠一族和極少數被認可的人才可進入,其他人根本看不到這城,因為那又稱為聖城。
大華城,也是以語言為基礎而成立的大城,是京城以外最大的城市。這裡聚集了擁有共同語言的四大種族以外還有各種慕名而來的人,加上這裡出沒有蝙蝠和紫衣也比別城多了不少,吸引力自然不是一般城市可以相提並論的。

被關了幾天的少女倦極而睡,少年只好抱著她而行。不過一路上本來人也不多,也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二人很快就來到大華城的城門。由於時間尚早,出入的人實在寥寥可數,守城門的士兵自然會仔細審閱每一位入城的人。由於少女被關了幾天,現在身上的連身裙早就殘破起來,雖然與少女的氣質相襯,但這樣他們看起來政治流亡的通緝犯。
「站著!」士兵自然不會放過這對看起上來有異樣的情侶。少年望了懷中的少女一眼,識趣地走了過去。士兵:「那裡的人?入城有何目的?還有,把身份證明拿出來。」在這個世界每人基本上都有一張身份證明,而身份證明會自動記下擁有者的陣法紀錄,因要展示與身份證明符合的力量,那身份便算得到確認。

少年聳了一下肩道:「我沒有空閒的手去翻我的證明出來啊。克裡斯,紅衣。這樣我入城的目的你就無須要知道了吧?」說罷,看到四下無人,外面漆黑如墨、裡面鮮紅如血的蝙蝠翼破衣而出,眨眼間又縮了回去,衣服竟然絲毫無損。那士兵看到的當然不只那奇異的雙翼,還有那一瞬間展現出來那殺伐果斷的氣勢,竟把士兵直接嚇退了幾步。事到如今他只可以怪自己之前沒有好好認住上位者的樣子,這下可闖大禍了;過了一會驚魂甫定的他才應道:「克裡斯大人……想不到是你回來了,只不過你抱著那女孩誰啊?」

少年昨晚下肚的晚餐差點全吐出來:果然是專業的士兵,連城中八掛都懶的打聽啊。原本皺起來的眉頭擰得更厲害了:「伊米露.迪奧,我女朋友,紫衣。」士兵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可是又為難地說了句:「可是就算是克裡斯大人的女友,也要通過我們的檢查啊,小的也不希望丟掉工作。」

你就不怕我讓你丟掉工作?我只要說一句你就死定了。壓下心中的怒火應道:「以我作擔保總可以吧?」誰知那士兵是太笨還是別有用心,硬要留下這兩人,他指了下身後的城樓道:「小的確實做不了主……不如進去和主管大人喝杯茶確認一下吧?」剛才少年所展現出的氣勢無疑是紅衣之人,加上那華麗的蝙蝠翼,不承認簡直是找死;但這世界熟睡中的萌妹子何其多,只有主管那些較為見多識廣的人才會認得出她是否紫衣,但這些都與士兵無關了。
「我沒空跟你們磨時間。人是我帶的,你儘管叫他們找我就成。」話未說完人影已消失在士兵面前,他暗自嘆了口氣: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但又得罪了大人物,日子應該不太好混吧……
城中,克裡斯宅。
將仍然呼呼睡著少女輕輕放在絲綢所造的大床上,披上外套,關上窗簾,少年開始回憶起今日,或者說是過去幾天小時發生的事情。五天前,少年聽說伊米露被抓掉。確認消息後的他幾乎將所有工作丟下然後走遍傭兵工會甚至是盜賊工會這些三教九流的地方都走了個遍,只是她好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眨眼間就好像初音那樣消失掉了。

直到幾小時前他正在酒吧借酒消愁,竟然巧合地聽到鄰桌一個商人在講自己路過荒野看到一幢奇怪的別墅,他偷偷望了下露出一半的地下室,竟看到一個酷似伊米露的女孩--少年當然立刻把他揪了出來為他帶路,然後就有了之後的事情。

現今的世界人口膨脹得厲害,就算是街邊擺攤擋的小孩也會吹噓自己畫幾個好玩的陣再自己露幾手看看,但能做到駕馭陣法之上,將力量收放自如甚至做到瞬發的人實在少之又少,他們往往成為頂級的陣法師--世人更加習慣稱他們為魔法師。他們自然在社會擁有不低的地位,比如專職檢查陣法的專家,也有人追求純粹的力量,追求將陣法運用到極致的途徑。他們往往會自己成立一個陣法的工作室,在為其他人服務同時也能透過招收弟子等擴大自己的勢力,這樣才會令自己的聲望再一次提升。奈何僧多粥少,嘗試泡製陣法的人需要何等多數協助,有些人往往為求自己的陣法得到青睞而不擇手段,例如露宿工外室外面排隊,甚至製這綁架令一些大人物不得不屈服而為他們服務。因此許多打架能力不強的陣法專家都人家惶惶,有一些甚至請了傭兵保護自己。

伊米露也許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師承某蝙蝠的她一升為紫衣再加上她那漂亮的臉蛋人氣必升已是必然的事,加上她又不懂得拒絕那些又叫喊又滾地的演員們的要求,那幾天排在她工作室的的人幾乎擠爆了坊市附近的村落,最後克裡斯幾乎是用「伊米露的男友」的身份把仰慕者打走的,那可怕的人潮才告一段落。
令人不解的是,就算她這幾天因為過度工作而疲憊不堪,以她的能力來看也絕不可能被那兩個笨蛋綁匪打倒,更別說被綁回去調教了--除非他們有額外的支援。也就是說,這是一場政治陰謀。想到這裡他不禁打了個顫抖:為甚麼要對她這樣做?對外一致友好的她實在不太可能得罪一個大人物。

這時,少女睡醒的呵欠聲中斷了他混亂的思緒。

//to be continue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