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March 2012

Visualization.3

少女睡醒的呵欠聲中斷了他混亂的思緒,她正用矇矓的眼神看著少年:長長的睫毛下面是剛睡醒而染上一點緋紅的臉孔,再看下去是少年披上去的外套還有因為連身裙破損而若隱若現的長腿,若是平常的大叔遇上平常這樣的女孩大概早就撲上去了,只是少年不是不大叔而這女孩也不是普通的女孩,而他大概也沒必要這樣做。
經過幾分鐘的沉默,少年拋出了個不是問題:「睡醒了?」「嗯。」他轉身走向身後的衣櫃拿去一套衣服拿給她道:「先換換衣服吧,這樣很容易著涼啊。」
……
吃過早餐後少女已經精神了不少,然而少年並不打算問她被綁架的事,先講講工作上的事情也許更好一些:「好了~早上呆在這裡避風頭也挺無聊的,來看看『聖月』吧!」「好啊~我之前做的部分還沒有測試過呢,今天正好檢驗一下~」

少年雙手打出一個手勢,一個流著白色瑩光的六芒星在地上浮現,上面刻著一些未知的符文,一看就知道並非凡品。「聖月」,故名思義在滿月的日子下威力特別強,但檢查之意本來就不是測試其威力而是其流暢性。否則一個根本不順暢的陣法又如何談得上有甚麼威力呢?

少女心念一轉,手中變出一個淺紫色的耳罩,將其戴在頭上就說:「要開始囉~」話說回來,耳罩也不知道是誰發明的,能讓置於陣中的人直接聽到裡面的音樂波動,這樣陣法打起來自然事半功倍。少年也戴上一黑色的耳罩,這就可以讓少年同步接收到目標陣法的波動。
她輕喝一聲,整座陣法由白色轉為淺藍色,而且符文亦隨音樂化成一個個六芒星上的光點,而伊米露總是能在適當的時候或用腳、或用氣流所化成的小型空氣砲敲擊那些光圈,每敲一下,陣法也就光芒更盛。

伊米露.迪奧外號「風神少女」,自然對風系法術得心應手。透過陣法得到的元素力量多半都被她化為己月,剩下的竟也可以自然的用在身邊的環境上--要知道有時候將大量的元素外放是一件危險的事,一不小心就變成了大範圍的攻擊,以風系元素來說,這些力量足夠將屋頂掀飛了。但見一陣清風在少年面龐拂過,柔和而不帶剛烈的氣息,屋裡因為長期空置而發出的霉味很快就一掃而空,少年的嘴角微微勾起,輕鬆的看著這次陣法演練。

忽然,淺藍色的陣法轉為耀眼的金色,陣上的光圈亦伴隨高昂的音樂密密麻麻的蜂擁而至。只見她腳尖直接掃過這一連串的光圈,隨音樂轉了一個又一個圈;可惜的是,她最後還是打漏了一個,整座陣法亦隨之暗了下來。
「嗯~整個陣法都沒有問題呢,最可惜我居然打漏了一個……下次一定可以全連的!」少女抹去頭上的汗水滿懷衝勁這樣喊道。
可惜事與願違,一次、兩次、十次、二十次。少女已經累得倒在少年懷中喘息,顯然她還沒有成功地將陣法完整地打一遍。「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看你累成這樣了,可不像平日的你啊。」「不……不行,我的力量自從逃出地下室後就沒恢過來,我……一定要全連聖月,不然被移民官抓走就麻煩了。」是啊,沒有身份證明的人只會迅速在這裡消失,就算是蝙蝠一族也沒有面子可以給的,那只會讓自己多出一條「偽裝成重要人物」的罪名。
「那你加油吧,如果他們來了我會先替你擋住的。」少女應了一下又打起了「聖月」。然而少年此時心思並不在伊米露身上,他的雙眼正盯著樓下一隊聖騎士在他家門前停了下來、進入、然後上樓。少年腦海中已經浮現幾種應對方法,甚至不惜以自己的身分壓過他們好拖延時間。

腳踏聲很快大到穿過耳罩讓她聽到的地步,臉色更為蒼白的她卻剛好歪打正著,將之前老是打漏的光圈也準確無誤地打中了。陣法的光芒更盛,只是克裡斯已經直接走出大廳打開門與騎士們對恃,並不知道這些。為首的是大華城的移民官,也是士兵口中的主管……的上司。

少年行了個標準的騎士禮,然後慢吞吞的問道:「早安啊。不知道大人你一清早帶一大隊騎士做甚麼呢?我可沒聽過有甚麼叛亂分子要這麼一大隊騎士還要找我出手。」
後面的騎士也回了個禮,移民官也不溫不惱地應道:「早安啊克裡斯大人。聽說你帶了一名不知名女孩進來,所以老朽才來確認一下的。」

「不是不知名女孩!我倒不相信你們連伊米露的樣子都認不出來呢……況且她還在睡覺,就算你要來也下午再來吧。」少年直接將手搭上門下起逐客令。

「老朽明明感覺到這裡有很強的能量波動,裡面的人應該不在睡而在演練陣法吧。這樣我就進去看一眼大人不會責怪吧?嘿嘿。」少年語塞,移民官推開他的手進入屋內。

此時,異變發生。

原本緊閉的的房門竟然顫抖起來,最後「碰」一聲飛了出來,房中狂風涌出,沒有吹翻屋內擺設的同時竟將移民官和騎士吹得連連後退,一直到門口才穩下來。狂風過後一名美少女出現在房門外,她只是淡淡的看著移民官,卻帶給他大得可怕的壓力,幾乎就要噗通一聲跪下來。「這樣夠證明我的身份吧?」

如果說不明來歷的人可以當成犯人看待的話,對待已確認身份的人,特別是大人物的話,就是另一回事了。認識到自己錯誤的移民官立刻應道:「哈哈哈和,這城裡有裡未聽過可愛美麗又文武雙全的『風神少女』伊米露大人呢哈哈哈,老朽這就回去教訓一下那報上來的笨蛋,還有今天天氣真好呢哈哈……」
少女仍然用冷得結冰的聲音道:「教訓就不必了,我的身份證明之前追剿綁匪時弄丟了,盡快給我做一張回來就好。然後您老還是趕快消失吧,免得我弄個龍捲風出來送你回去。」
……
將麻煩人物和危機一併送走後少年對著少女笑道:「看來之前打不動只是信心問題罷了,在最後關頭能爆發就好了啊~」少女也拿走冰冷的聲線道:「人家可不想每次都弄成這樣啊~果然修練還是不能少的呢。」「我也不想每次都弄成這樣啊。你看那可憐的門--」少年指著被轟飛的門道:「那門可不便宜呢,你要怎樣賠~」

「人家……不是已經在陪你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