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4 February 2019

4-2-2019

一直打算把之前嘗過那批東京美食寫成一篇日記,但礙於時間問題我老是寫不出來。明明只是記實不需靈感的東西卻沒法好好寫出來,真是奇怪。

一碗碗來自東京的拉麵,味道在我腦海裡一閃而過。我每每想要捉住它把自己的感覺寫出來,那虛無飄緲的記憶又讓人無從抓住。湯頭湯底、麵條配料,按事實寫出來與回憶裡面又總是差了一截。說不定、欠的只是凜然的寒風?

說到精準抓住自己腦裡感覺然後用豐富文字表情出來的功力,描寫拉麵與寫言情小說其實不會相差太遠。

恭喜余兒,<<龍頭>>與<<那年五月>>實乃十年磨一劍之作,新舊版本比較之下新版文筆更見精純。龍頭完滿成為大家引頸期待的前傳,那年五月則在大環境的襯托下變得更為自然。

於我來說的話,龍頭會讓我想起自己當然弄的一個後傳……文筆實在不怎樣也沒必要發在這邊了,反正應該不太難找。過去文筆沒現在好其實不是甚麼需要羞愧的事情,何況這是以十年為尺度上的比較。

單數過去十年,自己有興趣的題材似乎從來沒變過,那就是圍繞某元素上角色的互動。clickclickclick也好、單車也好、fanta也好。隨年月增長自己對那個元素的理解變深,也能接觸到相關同好的面也變得更多。現在有機會讓我用個更一般的層次理解網遊的機會,我無論如何都想把它完成。

創作不能停下來,這是我的目標--文字音樂繪畫也好。雖然現在要我把intuos掏出來每天玩8小時(啊不是Osu)實在是強人所難;買個簡易Midi鍵盤回來倒是可以,不過我更喜歡玩Nostalgia;數來數去我還是鍾情於文字創作。

用農曆年數的話今天已經是年三十了。
新的一年,希望我除了一直上來寫想寫東西以外,還真的可以一直把自己的創作貫徹下去。

新年快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