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3 January 2020

拉麵食記2020:拉博、燈花、Due Italian

去日本寫拉麵食評已成我的指定動作。

下筆之時距離我真正吃拉麵的時候已相隔一個月,但值得慶幸的是這次的拉麵水準都很高,不少在入口之時都為我帶來了衝擊性的口感,所以我才得以將我舌尖上的記憶寫出來。

這次我挑空去了一遍橫濱的拉麵博物館。七家拉麵都相當吸引,但我的胃容量只夠我吃其中三家。其中的沖繩麵比較令人失望,但德國和加拿大拉麵都做得不錯,我對這兩家拉麵的感想會在下面詳述。此外我也試了燈花和老面孔Due Italian,每一家都是值得一試再試的拉麵。希望各位看過以後有空也能試一下 :)

無垢拉麵

我要在拉麵博物館裡先試一家的話肯定是無垢拉麵。不單是小泉同學的宣傳威力,它用豬手、酸菜等fusion風格聽上去就很有趣。當天它們只剩下最一般的叉燒拉麵,不過我們還是去點了一碗迷你版試試。



以豬骨湯及雞湯混合的湯頭非常幼滑細膩,下層的昆布醬油則帶來了更豐富的口感。粗麵軟硬適中,帶泡沫的湯汁自然地掛在麵上吃上去非常順口。灸燒過的叉燒沒有太多特別之處,但蔬菜配搭則比較驚艷:青蔥、蔥白和豆苗等帶來的清爽口感讓人一口氣把配料清完。雖然因為要留力而沒有喝光湯底,但不得不承認這是一碗十分有趣的非典型拉麵。

評分:7/10

Ryu's noodle bar

從無垢拉麵走出來,旁邊的Ryu's noodle bar裡面只坐了一個橫濱風小混混(?)(看DRB太多了),外面也沒有人在排隊。不過既然是雞白就值得我們進去試一下。



我點了西京風味噌雞白迷你拉麵……結果遞上來的根本是full size拉麵,只能說真不愧是加拿大。以小火熬出的雞白非常柔和,味噌則以甜味噌、白味噌為主,與一般的咸味噌拉麵不同以外亦與雞白非常合襯。整碗拉麵的配料是為了讓食客最大程度感受到湯底的甜味:薄切豬肉均勻地分散在湯底裡,雪耳則吸滿了味噌湯底的甜味。拉麵上撒了幾粒乾辣椒,雖然沒有為湯汁帶來甚麼辣感,但直接吃乾辣椒放進口中也是夠嗆--乾辣椒帶來辣感的同時也將口中的甜膩感橫掃一空,讓人有要再來一碗的感覺。

在雞白和味噌這個王道配搭開僻出新的道路,甜味與加拿大楓糖醬互相輝映,這碗拉麵絕對有資格成為外國風拉麵的佼佼者。

評分:8/10

鯛塩そば灯花

不知為何我總有一種香港有燈花分店的感覺,不過反正都到日本了那試一下也無妨。心裡假設了燈花是高檔拉麵,實際發現它在food court裡面時難免有種無謂的失望。當然食物好不好吃才是重點,金子半之助不也開了在燈花的旁邊嗎?高檔餐廳開在food court反而更好:附近選擇夠多的話大家反而不一定集中排同一家,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嚐到這些「高檔拉麵」。



800圓的清湯鯛鹽拉麵質素遠超我的想象。清澈的湯底可以嚐出鯛魚的鮮味,隱晦的魚湯唯有鹽味才有辦法配合。正因為湯底極淡,每一種配料的味道都清晰的呈現了出來。半肥瘦的叉燒沒有太多醃製但單純的油脂味與湯底相當配合;超長的新鮮竹荀除了口感一流外亦為清湯增添鮮味;柚子配鹽味湯底算常見組合,雖然偏苦但配上清湯反而效果不錯;糖心蛋偏熟是唯一扣分的地方。平時很少將湯喝完的我居然也把湯喝光了,足見鯛鹽湯底之清。

評分:8/10

Due Italian

已經是第幾次來了呢。

即使是米芝蓮推介、即使在海外有分店,座落在市ヶ谷的本店其實很少多人到要排隊。因為是學區的關係,晚上一般人都比較少,可以在西餐般的休閒環境裡享受米芝蓮拉麵實在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這個假期我一共去了兩次Due Italian。



第一次為了趕上last order我胡亂點了限定的香菜拉麵(?),對於日本人來說略為新奇,不過對東南亞人來說就比較常見。這香菜拉麵其實就是酸辣湯底配上大量香菜、菠菜和炸蒜的台(?)風拉麵。肥叉燒當然是這種重口味拉麵的絕佳配搭,酸和辣的平衡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地直接整碗清掉。我覺得這種酸辣湯底是做得挺成功的,就是不清楚日本人能否接受。

另外得不提的是旁邊的叉燒飯做得非常棒。大塊的灸燒叉燒下還舖了一層碎叉燒,讓食客每一口米飯都沾上充足的叉燒油。加上我這次點的是重口味拉麵,飯後來這樣一個叉燒比起正常的黃金鹽拉麵+米飯組合感覺又更上了一層樓……

評分:7/10

第二次帶朋友去,我選的是正月限定肥肝味噌拉麵。價錢讓人嚇一跳,不過既然是Due Italian那試一下也無妨。

結果當然是令人滿意啦。



味噌與Ryu's不同,為了配合黃金鹽這邊用的是偏重香氣的味噌,濃厚之餘亦不會蓋過湯頭的味道,給我一種餐前湯的感覺。白色的一塊我看上去還以為是白蘿蔔,一咬下去才知道是山藥--少許的湯汁隨滑溜的山藥泥快速擴散到整個口腔裡,那種味覺上的衝擊幾乎讓我有爆衣的錯覺。

不知為何,看著這拉麵我有種將一碗拉麵分成幾種course去品味的想法。先是試湯,然後前菜山藥,之後當然是主菜肥肝了。我小心夾出一小塊肝放在山藥上,再加上荀絲和豆苗配上湯汁送進口中。如果說剛才我有爆衣幻覺的話,此刻我能十分肯定地說這是可以使人爆衣的極品。肥肝入口即化,它的味道彷彿本來就是凝固了的湯汁一樣,進了口就只剩湯汁--帶有肥肝香氣的味噌拉麵湯底;反過來說湯汁本來就吸收了肥肝的香氣,兩者相輔相成將所有配料連結起來化為一道極品。

麵條此時已經不重要了。不是說麵條難吃(其實都是同一款純小麥麵),但這個湯和配料將所有的光芒奪去,麵條此時更像西餐收尾的炭水化合物而已。作為配菜的叉燒「壽司」也不是不好吃,純粹也是拉麵太出色,而這種serve叉燒飯的方法沒叉燒碗飯來得好而已。

我應該叫甜品的。唉。

評分:9/10

*

我有想過將我吃過的其他美食也寫一下,不過我實在沒法將一個月前吃過更為複雜的美味將憶述出來。最好的例子是燒肉壽司.別邸。這件牛肉入口即化、那件也是入口即化,那我是要怎樣寫?嘛,我姑且貼幾張照片代替食評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