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September 2021

被青梅竹馬抓來(略) (3):書上火球術下一頁百分之九十都是水球術

Character design: @kuonyuu, Illust: @蛍石 commissioned by forretrio. Pixiv
Editing and re-posting are prohibited // 無断転載、無断使用禁止です


除了班級本身特化的方向以外,學園大部分的課都是共通的。比如當作士官培養的學生會上專門為他們準備、有關政治經濟的課程,像魔法這些其他科目則會上年級共通的課。

魔法科也一樣,庫里斯只需負責魔法的部分,其他科目都是年級共通的課。當然考慮到魔法科的特殊性,開個小灶另外請一些大人物來客串並不奇怪。

魔法的存在與使用在這個世界並不是甚麼秘密,但魔法並沒有普及的原因不外乎擁有魔法資質人材的稀缺以及國家的方針。有魔法天賦的人如果想要學個簡單的火球術的話並不困難,大一點的圖書館都能找到相關的書籍。

那書本是怎樣教你的呢?

深呼吸、感受感受魔力的流動、唸出一段咒文、擺出姿勢後發射。沒經過訓練但身體有魔力的人大部分只要按著指示做都能射出火球。

你說射出來的火球跟火苗一樣弱?咒文不唸出來默念可以嗎?姿勢有點中二能不能換一個?抱歉,書上沒有寫。火球術下一頁百分之九十都是水球術,因為很多人不小心把火球亂射出去差點就把自己家給燒了。

在冒險者生涯中庫里斯遇過很多這種半吊子魔法師,尤其是在缺乏培訓體系的邊境那邊。這類魔法師多半專精於一個小分支的魔法而對其他魔法一竅不通,她們在隊伍中只能擔當固定角色而沒法為隊伍帶來質變。這類依靠天生神力的魔法師的天花板也就二三流隊伍的後排輸出,上級隊伍根本不會想要。

成為強力魔法師的關鍵在於使用魔法背後的理論基礎:為甚麼這樣可以那樣不可以,怎樣改進魔法之類的知識全被牢牢掌握在這所學園--或者說貴族與少數精英--手上。對於國家來說放著有魔法資質的平民在那成為平庸的魔法師有點浪費,把他們吸納進來成為權貴才可以確保階級的穩定性。

庫里斯對這個精英制度並沒有甚麼怨恨,更沒妄想過要打破這個圈子。既然已經接下了這份工作,思考怎樣才能教好學生才是最重要的。

能進入魔法科的有兩種人,一是高階貴族所推派的人選。這些貴族子女即便沒經過嚴苛的考試選拔也肯定在家中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包括魔法理論。唯一比較麻煩的是不少家族都在屬性上有所偏好,所以他們每個的知識背景都略有不同。另一批學生則是通過層層選拔進來的學生。他們體質上天生神力不用多說,學習能力方面必然也是最頂尖的。他們的缺點也很明顯,就是沒有接觸過像樣的魔法基礎知識。

要在一班裡處理兩批背景截然不同的學生一點也不輕鬆。自從他放出了將授課時間大幅縮減的豪言以後,來自學生與其他教師的質疑就沒有停過。畢竟這是個背負著國家未來的職位。

要同時照顧背景不同的學生們又要減少授課時數的話,照著舊有大綱走的方法肯定是行不通了。單純將部份課題刪去也不行,畢竟知識環環相扣,部份課題的缺失可能影響到剩下課題的理解。

那樣的話方法就剩一個了--重構底層的理論架構,使他們可以更快速地吸收新的知識就好了。

學園流傳下來的大綱中,理論架構是分成三年一層層疊上去的。當學生升上新的年級時他們就會接觸到更深一層的理論,然後在該學年剩下的時間裡學習這些新的理論如何應用在不同的領域上。

將這些理論基礎一口氣堆好並非不可能,只是學生會比較難理解而已。通過實踐自己學到的理論,他們可以理解到這些理論的用處和缺點。這些經驗都可以幫助理解深一層的理論。另一方面,不論是學習能力強大的平民學生還是接觸過魔法理論的貴族學生都具備「跳級」的條件。這樣教的話的確可以省去很多時間。

剩下就是教學風格的問題了。

雖然他只在學園待了半年,但他深知能不能吸引學生聽課的分別有多大。

當年教他那個老頭是個鑽研火屬性的狂熱分子。每次他上課都用最快的速度唸完,然後把時間都花在講解火魔法上面。想當然他教出來的學生中擅長火屬性的也是異常地多,多到大家都受不了而投訴,這也是傳聞中他退下來的理由之一。

出身一般的庫里斯小時候自然沒有專人指導,他當初可以打趴一整班正是因為他天生擁有的深厚魔力。但是讓他完全發揮潛力的卻是作為冒險者使他在學園那一丁點時光所學的逐漸領悟過來。所以要以實戰為目標培養他們嗎?顯然不行,實戰的危險性相當高,對初學者來說更是如此。況且他們一大部分人將來並不需要參與任何戰鬥,正如他們一大部分人並不需要成為火屬性大師一樣。

要吸引他們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把理論跟他們有興趣的領域連結起來,可是初來報到的他不可能知道學生們的喜好。

只能見步行步了吧?他這樣想道。不管怎樣,然後對著學園流傳下來的課綱奮筆疾書了起來……

*

魔法屬性與適性,是今天的課題。

作為整個課程的開端,其他班級一起上的一年級魔法課是這樣的:按著課本將不同屬性的魔法簡介一遍,順便示範幾個坊間也能學會的小法術當例子甚麼火球術啦、水球術之類的。按課本的話來說就是感受一下不同屬性的魔法之間的區別。至於魔法適性就不過就是每個人最適合的屬性而已,至於適性的原理?以後再說。

按這種步調教的話能教完才奇怪。

「提醒一下大家,屬性不能光用表象去判斷喔。」

「我舉一個例子。」庫里斯像往常一樣坐在講台上開講。只見他打了一個響指,一團散發著強烈光芒的鮮藍色火焰出現在他的指頭上。只見他從不知甚麼地方掏出了一片花瓣,花瓣還沒掉到火焰上就已經化為飛灰:「這團火一看就是火魔法了吧。那這個呢?」藍色的火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朵小小的火花。另一片花瓣浮在火花上方沒有被直接點燃,而是慢慢地枯乾散開。

「覺得這個算火魔法的話舉個手~」不出意外,絕大部分有在聽講的人都把手舉了起來。

「看到有火光還是會覺得是火魔法也很正常。那這個又如何呢?」這次他攤開手掌,上面甚麼都沒有。他再次掏出花瓣,這次花瓣在手掌上方一個無形的旋風中打著圈。

「--雖然大家沒法看到,但是我掌上的空氣的確被我的魔法加熱了一點點,大概是洗澡時浴室的溫度吧。這樣我該稱它為火魔法嗎?覺得這個算火魔法的話再舉個手~」他們想了很久,最後只有三分一學生把手舉了起來。

「這次覺得不是火魔法的人比較多呢。可是我們到底該怎樣斷定甚麼才是火魔法呢?要加熱才算火魔法嗎?剛才也有加熱為甚麼不算火魔法,是因為不夠熱嗎?還是要有一團火才算火魔法?」

「要解答這些問題我們要先把魔法本身的特質與它們所造成的結果分開來看。」庫里斯意念稍動,黑板就浮現出一條線把左右分開來,左邊是「本質」,右邊是「結果」:「結果會隨外在因素而改變,而本質則相反。比如我所放出來的一團火焰把花瓣燒成飛灰,但如果我沒法花瓣拿去燒掉,化灰就不會發生。因此燒掉東西是這個魔法的結果。反過來說,這團火是每次發動同樣魔法都會生出來的,所以是這個魔法的本質。」

「我們一直使用的屬性是按魔法的本質分類的,所以你們剛才看到前兩個魔法都算火魔法喔。至於那個加熱空氣的魔法,魔法造成的空氣流動是本質,溫度的變化是結果。所以這個並不屬於火魔法喔。」

「我們將依屬性將魔法分類,不單是為了更系統地學習和研究魔法,也是考慮到魔法適性的問題。你們應該知道甚麼叫魔法適性吧?」

一位同學舉手答道:「是身體在發動不同屬性的魔法時對魔力所產生的阻力。阻力越低,施行魔法就越流暢,相對的適性也較好。」

「嗯,非常好。雖然我很想繼續討論分辨屬性的話題,不過既然提到了適性那就講一下這東西好了。畢竟你們的適性對日後個別指導的方針影響很大呢。」

「我沒記錯的話,入學測試都只會檢查你們申報最強屬性的能力吧?但事實上絕大多數人都會擁有兩個屬性以上的良好適性。即便是那些專精於單一屬性的貴族,他們的子嗣也不會因此失去其他屬性的適性。比如說皇家一直都有光屬性的傳承,但是次公主殿下的水魔法也相當優秀呢。」

「入學測試只檢查一種屬性可以確保一般學生沒資源開發其他屬性而吃虧,也能保障專精於那些長期透過遺傳強化某一屬性的家族,是個很好的評分方法。不過在學校裡把時間都放在單一屬性上就太浪費了。」

「每個屬性組合之間的配合都不完全相同。比如說老師我冰和風屬性的適性都不錯。冰魔法顯然能附到風魔法上,夾雜著冰粒的風暴殺傷力可是十分可怕的呢。」

「又比如說火跟冰這兩種屬性看似不相容,但仔細想想的話這兩種魔法也可以互相配合的。我就看過有人用冰魔法製造濃霧掩護火球的打法,更不用說本來就有些冰魔法可以為對方帶來負面效果,配上直白的火魔法簡直是天作之合。」

「因為可以操作多重屬性的魔法師帶來戰術上的靈活法,這些人在隊伍裡都是難以取代的。就算不考慮戰鬥,我聽說可以純熟操作三種屬性的人都可以輕鬆成為宮庭魔法師。這對你們不少人來說應該是當初學習魔法的時夢想吧?」

「當然每個人的興趣和適性都不一樣,我也沒要打算讓在坐每位都要開發第二屬性才行。不過想象一下還是可以的吧?這就是你們第一份作業--挑選一個你們不是最擅長的屬性,然後探討一下修練那個屬性的魔法對你們有多大幫助。探討不一定要非常嚴謹,可以從你使用該屬性的魔法時的體驗出發,腦內模擬戰得來的結論也可以。」

「這份作業算是安排個別指導的一部分,希望你們認真想一下,老師我會逐一詳細回應喔。」

「那麼~今天的課就到這裡為止了。下午是社團活動的時間,你們玩得開心一點喔。」

……

*

這所校園毫無疑問充斥著階級的氣息。貴族與平民的入學難度不同,進來以後待遇也往往不同。

與之相比,社團活動是比較平等的部分。校方一直鼓勵學生按興趣去加入或者創立社團,而且對新人的友好程度也會影響每年社團的考核。在這種環境下一堆奇奇怪怪的社團如「轉生文學俱樂部」與「地下城食材研究會」等都得以存活下來,裡面甚至不難找到貴族參與其中。

反過來說,不經社團舉辦的活動的小圈子味道就重得多了。比如學生會定期舉辦收集學生意見的會議,一般只有每個班級的代表們才能出席。

又比如,茶會。

作會貴族們的社交方式,茶會的傳統也被帶到校園裡面。與一般下午茶不同,作為主人的主辦方必須親自準備茶點以示招待之道。除非是主人的朋友或者地位匹配的人,否則沒有受到主人邀請的話是不能參與該茶會的。受邀的客人日後有機會也會舉辦茶會邀請主人參加,以示禮貌。

剛剛開學高年級學生舉辦茶會敘舊,新進來的學生舉辦茶會招兵買馬,校園裡能舉辦茶會的房間早就被搶光了。誰也沒注意到,在導師辦工室大樓的休息室裡面,此刻也舉辦了一場「茶會」。

「……你這樣是不會有人來的,」在沙發上金髮女性輕輕喝了一口茶:「很多年沒喝過你泡的茶了,至少你現在的茶藝對得起茶葉的檔次了呢。」

脫去了披風換上西裝的庫里斯在一旁正擺弄著點心,他正是這次茶會的主辦者。茶葉並不是來自他的庫存而是剛買到手的秋天第一採,特徵是帶果仁香氣的前韻與花香般的回甘。點心當然不是他自己烤的而是在帝都中有名的烘培店訂回來的。這樣辦一次茶會一點都不便宜,所以這種活動當然不會在平民學生之間流行起來,不過這點錢對冒險多年的庫里斯來說還不算甚麼。

「第一個星期讓他們玩自己的就好了,我這個茶會算是試試水溫,願者上釣嘛。」

「你的學生下課就能找你了。其他班級的學生就算想接近你,在摸清楚你的性格以前也不可能參加你的茶會。也不說你根本沒有通知任何人,你覺得有人路過剛好很閒又很想跟你喝茶的機會有多大呢?」

庫里斯並沒有反駁。他從每個點心盤上都夾出一件依鹹甜逐一放到三層的點心架上然後放到她的面前:「嘛~你還是漏了一個可能性。我把你的名字也貼在門外了,比起階級幾乎跟平民沒兩樣的我,想要見你的人也許會多一點吧?」

「那其實還有第三個可能性,就是你只是想請我過來喝茶。對吧?」她只看了庫里斯一眼便從那極力掩飾的笑容中看出個大概,不過她並不討厭在公餘的時候跟他在一起。她拈起一塊三文治放入口中,好一會後她道:「嗯,這家不錯。畢竟不是剛做出來的,麵包的口感不能要求太多。不過如果是你的話應該可以把溫度降下去以保持新鮮吧?」

正要掏出本年度剛出爐「帝都下午茶指南」炫耀一番的庫里斯只好縮回去默默的為自己湊一份點心架。他把點心架放到她對面,然後為兩人斟好了茶。一切已經準備就緒,當他以為他的二人「茶會」可以正式開始時,門外卻不合時宜地傳來敲門聲。

「不好意思,這是庫里斯老師……呃……茶會嗎?」一名男學生推門而入,庫里斯當然認出了他就是那個想用水桶坑他的學生,克萊伊。

「嗯~可以這樣說,不過非正式一點也沒關係,你是老師我今天第一位客人喔。」他轉身走向食物盤,卻聽見身後傳來一聲驚呼。

「星星星星星韻小姐是你嗎?」好歹也算貴族的克萊伊毫無禮儀地叫喊著。

「是我沒錯,你認識我嗎?」她保持著優雅的笑容回應道。

=============

這篇很早就寫好了。但我對那個屬性的世界觀一直不太滿意,一直改才拖到現在。

15年前還是那個用MSN的時代,我不知為何莫名奇妙地在狀態欄上寫了一句「魔法存在的意義為何?」然後先後遭到學姐跟老師的「關切」。並不是那種罰留堂見家長的關切,而是被詳細介紹了存在主義不同學派的見解。可惜我愛的是小說的世界觀而不是這些哲學理論。

世界上魔幻題材很多,但詳細討論魔法本質的作品幾乎沒有,歸根究抵這不是作品的重點。比較接近是以校園為題材的作品,多多少少會在上課是提到一下,不過也只是輕輕帶過而已。出名如哈利波特,裡面與上課有關的內容多不勝數,但可以稱之為理論的卻是少之又少。雖然霍格華茲參考了英式中學的3-2-2結構與英式名校的教育風格,但羅琳筆下的教學內容與地球上同齡英國學童所接受的教育深度是完全不同的。

在這方面的探討上起點的哈利同人文顯然走得更遠。作為轉生者(大部分都是轉生吧,或者至少有哈利本傳的認知)在那校園裡不是學生就是教授。學生的話多半忙著取代哈利成為救世主,但成為教授的話就不得不提到教學的內容了。詳細是哪幾本我不太方便說,但以「哈利」和「教授」為關鍵詞的話應該能找到好幾本佳作的。

另一邊廂日本的作品顯然更速食,他們更不會把精力投放在這種沒有剌激感的內容上面。多寫一節上課還不如多寫一節龍傲天開掛耍帥泡妹呢。少數的例外可以數到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我絕對不會說魔法科的名字從這邊而來。實際上我考慮了好幾個不同的名字,還是叫魔法科最順口。魔劣大前期的確花了不少文筆去描述不同的魔法系統。不過這種描述最大的缺陷是,由於魔劣屬於近未來的世界線,他們對魔法的理解是以目前地球科技力為前提而作出來的。這樣就十分尷尬,一些號稱魔法能做的事,用科技的角度來看卻是不合理的。不是「魔法做出科技做不了的事」,這很正常;而是「魔法做得了的事,配合現有科技水平顯然可以發揮出比書中更強的效果」。如何詮釋未知的「科技」本來就是科幻小說的難關之一,這就是為甚麼魔幻作品取工業革命前歐洲為參照會自然很多。

這裡插一句題外話。魔幻作品中也有不少探討魔法與科技之間矛盾的作品,當中又以麻瓜和魔法界天然隔絕的哈利世界觀最為方便。我看過最有趣的一個說法是,即使在哈利的官方作品中魔法界也是明顯地衰落下去:從初代黑魔王到老佛老鄧到哈利,三代人的整體戰力都是往下的。更不用提同人裡一般用到的

始世代(阿瑟王-四位創始人)--魔世代(初代黑魔王-一戰)--祖世代(老佛學生時代-二戰後)--親世代(莉莉-詹姆四人組-老石的學生時代)--子世代(正傳)--孫世代(哈利後代)

分類,每過一代魔法戰力與傳承都呈斷崖式下跌。好幾篇同人都不約而同地問:這個是拒絕科學的後果,還是天道(有/無意識)所為?(類似的問題還有修仙題材裡面太古時代必定是靈力充沛神魔亂舞的時代,不過那個時間跨度太大也完全脫離地球框架,實在難以比較)

所以既然我有機會寫到教學的東西,當然不能錯過這個描述世界觀的機會囉。雖然我的重心還是放在自己領悟到的教育理論和方式就是。

另外很感謝各位接我委的繪師,最近的是蛍石老師和塩魚老師!托你們的福我對庫里斯有了更立體的想象,寫起來更有動力了!他們的繪圖應該會也配在小說中發出,不過看我推特就已經能看到啦。

接下來我會先回去寫夢.十夜吧。那邊的時間線也該推進一下了。

*庫里斯這次使用的是MF的秋收大吉嶺Autumnal Valley,同樣非常推薦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