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7 September 2022

被青梅竹馬抓來(略) (5):要防飛刀就要用水鏡使其發生折射

Character design: @kuonyuu, Illust: しらみ/白夢しらみ commissioned by forretrio. Pixiv
Editing and re-posting are prohibited // 無断転載、無断使用禁止です

宮庭魔法師。

這是給予極少數直接效忠於王室、頂級魔法師的頭銜。

宮庭魔法師又分虛職跟實職兩種。前者主要名義上只能效忠王室而不能效忠於其他貴族外並無太多限制,後者則是真正為王室工作的魔法師。他們會代表王室為政府提供咨詢,也會輪班負責各種魔法相關的任務,在空餘的時間他們則是領著預算做自己的研究。

作為王室必須籠絡的一批人,他們的俸祿福利不用多說,升官進爵的速度比起王室直屬另一支武裝力量--近衛騎士團--有過之而無不及。

與優厚的待遇相比,其選拔也極為嚴格。魔法學園魔法科出身排在十名開外而成為宮庭魔法師幾乎沒有,非魔法科出身而成為宮庭魔法師的人數是零。庫里斯口中「純熟操作三種屬性的人可以輕鬆成為宮庭魔法師」並沒有錯,只是「純熟」的標準跟學生們的想象差了許多而已。如果要說的話,庫里斯在競技場上施展的龍捲風的技法也許會被認可為純熟地操作風魔法的象徵。

為甚麼是也許呢?因為選拔並無標準可言,全憑宮庭魔法師們憑主觀判斷投票決定。只有獲得現任擁有實職的宮庭魔法師當中四分三贊成票的人才可以在王室認證後成為新晉的宮庭魔法師。雖說是主觀判斷,但大部分投票者都會遵從一些不成文的規則。比如:對以理論研究聞名的人的實際施法能力要求比較寬容,又或者可以純熟操作三種屬性的人一般都可以高票通過等等。

投下反對票的理據同樣全憑主觀判斷,理由也是五花八門:目前不缺宮庭魔法師、品行有問題、擅長的領域與某現任宮庭魔法師重疊太多等等都有。也有人覺得贊成票的比例很重要,因此在外面呼聲越高,他反而越應該被更嚴格的標準審視云云。

為免因為奇怪的投票制度而錯過一些人材,這個制度還有一個後門--應徵者可以有「說服」投票者的權利。雖然叫說服但用多半還是拳頭:應徵者可以選擇一個或以上對他投下反對票的人並對他們發起挑戰,如果應徵者能打贏他們的話則這些人的票自動變成贊成票。聽上去很簡單實際上卻很難,因為應徵者要面對的都是貨真價實的宮庭魔法師。

每個人一生只能應徵三次,如果得票不到三成則額外扣減一次機會。每年選拔裡真正會被考慮的大概只有三至五人,最後有一兩人能得到足夠票數就不錯了。

在如此嚴苛的要求下,剛從魔法學園畢業就想成為宮庭魔法師是不切實際的。一般的做法是畢業後成為某宮庭魔法師的學徒,在他手下打雜或者做各種研究、修行或冒險提升實力,等時機成熟了方能前往應徵。這過程花上十年的人不在少數--當然最好也不要花太長時間在這一步上面,因為年齡也是常見被投反對票的原因之一。可想而知,一個年輕的宮庭魔法師絕對是萬裡挑一的天才,被選為王親國戚的嫁娶對象也不意外。

布拉德那天晚上帶著的就是三個這樣的人。

其中兩人比庫里斯年長,一位比他年輕一點,三人顯然都是魔法學園的畢業生。年長的二人在學園裡與他並無交集,比較年輕的那位比他低一屆所以不認識,對方倒認識他就是了。

不得不承認,布拉德所教的或許沒法適用在所有學生上面,但是他培育精英真的有一手。這大概是一般人對他評價不怎樣但他能一直能待著的原因吧。

當天晚上布拉德隱晦地表示可以派他身邊的宮庭魔法師前來支援教學工作。庫里斯沒有立即接受或拒絕,表示他還要一點時間看看學生們的反應再決定怎樣教。

不過他怎可能讓當初教不好自己的人插手自己的教學工作呢?

然而或許是布拉德的指示,這三人一直纏著庫里斯聊各種魔法的話題。想也知道這十分反常,宮庭魔法師大部份都是天之驕子,怎可能拉下面子這樣纏著別人呢?

最後為他解圍的是蓋伊老師,也就是負責庫里斯那班級冒險科的老師。

以協調教學內容之名。

*

翌日,教師辦公室。

學生們週末不用上學,學園顯得比平時清靜許多。由於學園就在王都的中心地帶,學生和教師們週末可做的事情十分多,像庫里斯這種沒事做只能回校的人只是少數。

此刻他並不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而是在蓋伊老師的辦公室那邊。蓋伊是典型專業出身轉投學園的例子:從全職冒險者退下來以後,他一直為大公會進行新人指導的工作,後來才被挖到學園裡,這是庫里斯離開了以後的事。

昨天在派對上他們當然不會商量這些正經事,所以才約好了今天在辦公室裡見面。

學園裡大部分科目都是獨立成科的,只有冒險科是個例外。作為魔法學園,學習利用魔法輔助冒險當然是重中之重。相對魔法科本身更專注在基礎理論與如何使出各種魔法上面,冒險科的實用性顯然更強。絕大部分希望將魔法投入到戰鬥上的魔法科學生也會同時選修冒險科。

也許有人會覺得奇怪,為甚麼魔法科就不能多教一點實用的東西呢?這其實是供求得出的結果:一方面魔法理論才是學園壟斷的核心知識,把這些盡量往魔法科裡塞正好可以給它鍍金;另一方面還是有不少貴族對冒險此等肉體勞動沒興趣,專注於理論的課程才符合他們的需求。

蓋伊的辦公室裡一面牆壁掛上了一些兵器,顯然指導學生用的備品。辦公室的另一面牆壁上則貼滿了不同的地圖,上面不乏各種詳細的標記。一個帶有挑戰性但風險不會太高的環境對培育新人至關重要。把新人帶成傷殘甚至帶死了的話會要面對各種金錢賠償與名聲損壞等嚴重後果,這是在公會裡帶新人絕對要避免的事,在學園裡更是如此。這些地圖明顯是經過挑選適合對象學生挑戰的地下城地圖。

對於曾是學生的庫里斯來說,這些地圖並不陌生。他站在其中一張地圖面前問道:「這就是給我學生挑的地方嗎?看上去好像有點難啊。」

「你哪一隻眼看到是給你們班級的啊?這裡分明寫著三年級用的吧!」蓋伊指著地圖左側一張另外貼上去的筆記道:「這是個距離王都一小時車程的地下城。地下六層以下未被完全探明,但根據其他目擊報告來看應該沒有意料之外的危險。課題是探索第六層未開發的區域,作為暑假回來的熱身十分合理。」

「唔~原來三年級都在玩這些,可惜我還沒讀到就跑了呢。」

「別開玩笑了,你以為我沒聽過你在邊境冒險的功績嗎?」他轉身指向另一張地圖。相較三年級那張只填了一半的地圖,蓋伊正指著的這張地圖非常完整,其地形也簡單得多。「這張才是給你們玩的。」

「嗯……」這次他很快就在地圖旁邊找到指示:「王都裡面的地下城、地下二三層、課題是探索定點及收集指定素材--那個地下城不是人超多那一個嗎!還要是這種層數,與其說是探險不如說是郊遊吧。說不定在裡面要找個地方野餐都不容易呢!」

「沒錯,就是郊遊。而且你一年級第一次去地下城的時候不也是同一地方同一課題嗎?」

「你這樣一說我好像記起來了……」

蓋伊嘆了口氣道:「被你說成郊遊也沒辦法。公會基本上不會考慮沒有探險經驗的新人的,但是這邊學生的話……你知道就算是再低能的地下城也會有人因為在密閉空間裡而戰鬥時亂了手腳的嗎?」

「那我問你,你在公會裡是怎樣訓練新人的?」

「我們可不會考慮沒有探險經驗的新人的啊。一上來就可以在指導員陪同下隨隊,習慣了以後逐漸把工作強度加上去,跟不上的話就淘汰掉,就是這麼簡單。」

「這麼說來這裡最大的問題是探險經驗不足所以只能先從最簡單的任務累積經驗,還有公會的指導方法沒法應用在一大群學生身上吧。」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麼,」蓋伊哼了一聲:「你跟王女殿下侍衛的互動都傳到我這邊來了。我看你又想把教學方案打倒重來吧?」

「不要誤會,我只是覺得做些浪費時間的事情對大家都沒好處而已。」庫里斯連忙澄清:「不如你把時間省下來上課,然後把學生分成小組由我和你分批帶他們進地下城歷練?就算我們不能像公會那樣一個指導員帶一個新人,帶一個小隊效果也比帶一整班讓他們自由發揮好多了。」

「我才不要。」蓋伊拒絕的很乾脆:「我又不是你學生,沒義務為了你增加自己的工作負擔。帶一次幾乎要用上一整天,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在王都了無牽掛可以把時間花在學生身上嗎?」

「習慣了在公會帶新人的你在這裡帶人郊遊就不覺得無聊嗎?你就不想試試新的方法嗎?」

「……」

一陣對望之後蓋伊聳了下肩道:「……罷了,就按你說的做吧。不過我沒空帶這麼多人,帶三分一學生就是我的極限了。」

「嗯這個沒問題。」

「我有兩個條件:一、我要你幫我跟我一些老朋友組隊去打一些素材回來。」

「如果不影響教學進度這個可以啊。」

「第二……我倒想看看你實力如何,到底憑甚麼得到不同小隊的青睞。」說罷便從腰間抽出一把匕首。作為新人指導他各種武器都略會一點,但靈活多變的匕首才是他的至愛。

「不覺得試探別人實力是件很不禮貌的事嗎?」話雖如此說,一把翠綠色的短劍浮現在他的右手上。忽然他看見蓋伊老師身後浮著甚麼若有若無的東西,當下便把短劍縮成匕首的長度。

「看穿了嗎,果然是風魔法的專家。」蓋伊擺出戰鬥姿勢,匕首緩緩舉到胸前。

「你也不賴嘛,我甚至感覺不到你把空氣劍召喚出來。換成其他人的話大概被逼近時才會發現,那時就難以防備吧。」庫里斯終於看清對手身後之物為何,是兩把近乎透明的小刀。他腦海中瞬間閃過千百個小刀的可能軌跡,左手已準備好發動魔法;「啊,在這裡開打沒關係嗎?」

「點到即止,一招決勝負吧。」「好!」

一陣使人目眩的強烈白光透過辦公室窗戶迸發出來。如果不是週末沒人在學園的話這裡說不定會被當成魔法誤爆處理。

蓋伊一瞬間便來到庫里斯面前用匕首從下而上地劃過。在白光中只聽見鏘一聲兩刀交接的聲音,以及兩聲刀刃插在物體上的悶響。白光散去後只見兩人刀刃相交,但庫里斯的魔法劍幾乎被蓋伊的實體劍砍斷,那兩把空氣劍則在木地板和側面的牆上各留下一個洞。

「我已經把空氣劍催到最快,你是怎樣避開它們的?」蓋伊後退一步把匕首收回鞘中。

「我把那兩把劍都鎖定起來,這樣它們一動我就知道。其中一把飛得比較快,但又快得沒法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這樣我就猜這把的目標不是我而是我身後的空間。這樣另一把的目標肯定就在我身上了。我用了一個小把戲讓它改變方向--」庫里斯手上出現了一個水球。

「水?」

「確切地說是水製的鏡片,嗯~有點難解釋呢。你有看過光線在水中折射嗎?同樣的原理讓這把高速飛行的劍射進水裡,其方向就會產生偏折。這是我能想到對付高速物體最有效的方法了。」

蓋伊只能露出苦笑:「這種打法我從來沒聽過……只能說心服口服了。」

「你的刀法也不賴嘛。魔法推動加上你的力量疊加起來非常可怕,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魔法劍一個交手就差點被砍斷呢。」

「差一點就是差一點,在冒險時自信一擊沒造成傷害的話自己就危險囉。」

「因為你是由下而上的砍過來,如果沒砍中的話你就會借勢後退了吧。」

「那是當然。這種程度的攻防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反射反應,根本不值一提。」兩人相視一笑,商業互吹至此為止。

「嘛~既然公事談完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我請客,算是答謝你昨天幫我解圍。」

「好啊,我也差不多餓了。」

「想吃甚麼呢?」

「我想吃烤肉跟喝酒。」

「中午也吃烤肉?!?」

「中午吃烤肉很奇怪嗎?別忘了我以前也是冒險者,大口吃肉不是很正常嗎。」

「也對啦。嗯……我知道城北有一家用碳爐烤肉好像風評不錯,要不要試試看?」

「那還等甚麼,快點去吧!」

*

以下為雜談時間。

- 關於那個宮庭魔法師作為一個組織的定位看上去有點像大雜燴(事實上的確也是,就看你能認出多少現實中的參照了),但是我覺得這是合理的。主要平時對他們沒有很大需求但有必要把他們捆在王室身邊,同時養這群人的成本很高,要以外面的公價讓他們全職工作根本不切實際。

這個系統主要把頭銜的價值盡可能的拉上去增加吸引力,而實際的俸祿不一定比外面的多。虛職更像是一種認證讓他們在外面自己養活自己,所謂對王室的忠誠除了少數緊急事態外根本不需要用到他們。正如現實世界中大英的樞密院幾乎從不開全體會議,幾天前那次是個稀有的例外。

實職的宮庭魔法師才是這個組織的核心部分。他們需要定期與王室見面,部分也會列席軍政會議之上。國防與王都安全的問題也跟他們有關,尤其後者是宮庭魔法師與近衛騎士團合作的部分。部分人會直接被予以文官體系的職位以方便他們執行職務。

- 有人會提議宮庭魔法師應該改成六年試用期,通過試用期則成為終身職的玩法--這個太硬核了吧!在這裡宮庭魔法師原則上就是終身職,但隨年紀和資增長實職裡面各人所擔任的職務可能會有所改變,退休者則會被移到虛職那邊。

- 其實折射率也可以透過增壓來達成,其效果可能比水還要好,那為甚麼擅長風魔法的人會用水球製造折射呢?其實變水球出來是個三歲小孩都會的小把戲,比壓縮空氣簡單多了。如果沒辦法確認飛刀的位置的話,改成用水牆也相對容易一點。這讓我想起今年台灣分科試物理科那道題:把一塊長方體的玻璃磚在平面上,透過玻璃磚觀察平面被折射偏移的差距是多少呢?當然還有一個考量就是飛刀不比光線,飛刀是有重量的。要改變其方向用較重的水球也比較穩妥。

還有一個更簡單的問題:為甚麼不乾脆打掉或者用盾之類的硬物使其折射呢?其實也並非不可以,但要直接打掉時機上不好掌握。當時庫里斯專注在與蓋伊的正面交鋒上,空氣刀的處理應該以簡便為主。以盾的話可能可能有穿透的風險,那還不如以柔剋剛。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不是臨時想出來,而是在不停的戰鬥中累積經驗而成。

- 最近日圓太便宜讓我染上一直發委託的壞習慣,同時也因為匯價問題我快捨棄其他港台平台了……等以後有機會我會試試可以刷卡的clibo吧。

- 啊……好想吃碳爐烤肉/內臟啊。

上面白夢しらみ老師的作品應該是最滿意之一了吧。他很好地複製了他畫綾人/其他原神角的風格,即透過某一色調的背景襯托角色的性格/隱藏屬性。這樣即使不是完整的一枚繪其完成度也比單純畫角色高得多了。這張到現在都是我手機鎖定畫面的背景呢。

然後因為存貨太多所以在頁尾再多貼一張好了,雖然還沒貼出來的其實在網絡上已經不難找到就是。

Character design: @kuonyuu, Illust: Dorq commissioned by forretrio. via Skeb.
Editing and re-posting are prohibited // 無断転載、無断使用禁止で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