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7 September 2022

夢.十夜 (X5) City of Dreams

冬天某日的湖邊小鎮。

對於這個冬季雨量來不少的地區來說,這個時節訪問小鎮並非最佳選擇。然而乘著疫情解封的浪潮,這裡終於久違地迎來了滿滿的旅客。白天他們各自進行不同的活動,晚上他們則聚在以湖邊的商店街附近,在餐廳或酒吧裡享受快樂時光。

也許是疫情的緣故,餐廳的數量對於這波旅客來說有些捉襟見肘。小鎮裡似乎只剩下高檔餐廳與外賣等級的快餐店。一些旅客就只能提早到四五點進餐,再找不到位子的也只能去快餐店買點炸雞或者炸魚薯條回酒店吃了。那些在其他城市裡不怎樣的餐廳,在這裡的分店居然是輪候名單最長一的一家。不過除了那些花錢的食客以外又有誰能評價這頓飯值不值呢?

湖邊一面塞滿了各種餐廳,有些餐廳把暖爐搬到外面讓人靠著湖喝酒吃飯,有些則直接把船開到水上變成水上餐廳--可惜,這裡是找不到避風塘炒蟹的。

湖邊的另一面是紀念兩次大戰的花園,與另一邊相反幾乎完全沒有開發過。這邊唯一的建築是一座歷史悠久的莊園,現在則被改裝成酒店。因為其湖景與寧靜兼具的特性加上莊園後來改裝成酒店的品味,這家酒店成為小鎮的頂級住處,沒有之一。

酒店套房一個面向著湖房間裡,窗戶稍稍打開讓冬日的冷風中和一下壁爐散發出來的熱力。一對少年少女正坐在沙發上。他們手上拿著的不是紅酒,而是一杯雪糕。

這家又做巧克力又做雪糕的小店已經成了小鎮的招牌。幾乎每個人都會在這裡買些巧克力回去當伴手禮,在這裡吃雪糕也成為指定的行程。在湖邊的麻雀和鴨子同樣愛吃這家店的雪糕。據說十年前小鎮上還有另一家連鎖雪糕店,但那些動物都只會挑本地雪糕店的雪糕來吃。

雪糕店就開在湖邊餐廳區域最接近公園的街角,從酒店房間裡把頭伸出去就能看到。不過正如某雪糕連鎖店所開的酒店有送雪糕上門的服務一樣,少年少女想吃雪糕的話打個電話自然有人會把雪糕送上來。

少年的雪糕筒上蓋了整整兩個球,下面是香濃的招牌黑巧克力口味,上面則是順滑的咖啡忌廉口味。與現在流行將整塊食材放進雪糕的風潮不同,這家雪糕店的雪糕就只是一個個純色的雪糕球而已,只有像少年一樣嚐過的人才會知道那種在外吃遍各種手工雪糕後還是想回來吃上一杯的感覺。

雪糕在熱力下慢慢溶化,已經快要滴到他的手上了。他只好趕快又吸又舔的把上面的雪糕球先吃掉。少女的吃相則優雅多了,她在慢慢地享用手上的馬斯卡彭莓果雪糕。

雖說公園這邊沒有餐廳,但這不妨礙旅客們拿著酒杯跑過來享受氣氛,這正好讓一些街頭藝人有了發揮的空間。一位奏者正拉著手風琴,曲目換了一首又一首。有些是古典曲目,有些則是應觀眾要求即興演奏。從歡樂頌到三套車到波希米亞狂想曲似乎都難不倒奏者。在匈牙利舞曲後他又換了一首風格完全不同的舞曲,對其他路人來說可能又是不知哪來的名曲,在樓上聽到的少年少女卻是虎軀一震。

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

雖然名字這樣叫,樂曲卻是為萬聖舞會而寫的輕快舞曲。雖然現在不是十二月也不是萬聖節,二人對這首樂曲卻有莫名的親切感。

「仙境傳說啊……」樂曲完結,樓下傳來的掌聲似乎比前幾首稀少。少年有感而發問道:「如果讓你點的話下一首會是甚麼呢?」

「我想……應該是楓之谷夢之都那首BGM吧。跟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一樣是輕快舞曲,也是SoundTemp他家用古典樂器最純正的一首了。而且你不覺得,這裡跟夢之都有點像嗎?」

「一座以吃喝玩樂為主的小鎮,這樣比的確是有點像。跟上次我們過來相比,這次旅客的人數變多了,公園邊上的小市集也更具規模。到了晚上這種嘉年華般的氣氛配這兩首再適合不過了。」

「不過很奇怪啊,這種地方不是夏天才多人來的嗎?現在可是一年最冷的時候,這幾天天氣很差又下雨又刮風,真佩服那些在外面喝酒的人,換成我早就縮回酒店裡去了。」

「要我來說的話下雨才好呢。那些半山的建築地盤和市中心的街道重整把沙子弄得到處都是,風一吹起來直接就變成沙塵暴了……剛剛我們出去吃飯時剛下過雨空氣清新多了。」

「這樣說我們上次來的時候這個小鎮的風景加上這次的人潮和氧氛,這樣比較像夢之都囉?」

「……」少女嗯了一聲不再說話,專心舔著自己的雪糕。奏者大概知道演奏點普通的東西才能吸引一般人,於是演奏起韋華第的四季.冬起來。其優雅的旋律與天候正好相襯,就是不清楚樓下的觀眾有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明天和後天的空中觀光行程因為天氣取消了。妳有甚麼地方想去的嗎?」

「這是你應該要想的事情吧。」

小鎮並非只有街區裡面的娛樂,這樣顯然不足以讓它成為旅遊熱點。小鎮依山靠水,前者提供了各種登山觀光的行程,同時也是玩滑翔傘的熱點:後者更不用說,無論是普通的乘船觀光還是更剌激的水上活動一應俱全。但少年知道她對這些大量消耗體力的玩意沒有興趣。

「要不我們坐車到處觀光吧?飛機的確因為天氣問題飛不了,但我看過我們的目的地那邊天氣還可以,坐車就能到就是坐四五個小時長了一點--」小鎮同時也是更偏遠區域的樞紐,街上的旅行社不少都做這種即日來回的旅行團。可是這種要早上六點半起行,光坐車就要花上九到十個小時的玩法也不在少女的考慮之中,為此他才特地改為使用小型飛機來回。現在再次提出這個建議的他,才說到一半看到少女把頭歪向一邊就知道這樣也行不通。

不攀山涉水、沒法坐飛機、不想坐長途車、在小鎮裡刮風下雨也有可能吃到滿嘴沙塵。想來想去似乎只有縮在酒店裡這個選擇,但一條他預訂酒店時他沒特別留意的訊息突然閃過。

「你知道嗎?這家酒店用星鏈上網。」他想展露一個胸有成竹的微笑,但還在跟雪糕奮鬥的他還不能這樣做。雪糕筒以上的雪糕已經被他光速吃掉,只剩卡在裡面黑巧克力雪糕--想要優雅的把雪糕吃完還有最後一道關卡,那就是溶到底部的雪糕。吃太快的話一口下去它們可能會噴出來,吃太慢的話雪糕筒則可能化掉。少年的做法是把一整塊雪糕直接吸起來吞到嘴裡,這樣就能確定裡面有多少溶掉的雪糕了。

「……所以呢?」

「以前都說人在外地想玩那些網遊不管是正版還是私服延遲都大到不得了。現在有星鏈上網應該就能暢玩那些遊戲了吧?」

少女把最後一塊雪糕放進嘴裡又仔細品味好一陣子後終於回了兩個字:「……也好。」

「嗯~那妳想玩點甚麼呢?要不玩玩楓之谷?剛才樓下的演奏讓我回去夢之都再推一次露希妲了,雖然只有我們兩個有點困難……或者彩虹冒險?延遲大其實打打MMORPG還行,打彩虹冒險這種動作遊戲還是需要完善的網絡呢。還是--」

「「古龍同萌傳。」」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出了這個遊戲,隨即相視而笑。

「彩虹冒險是好,但私服要從白板備開始打上去就太沒趣了。畢竟時間有限,當然要玩有現成帳戶的遊戲呢。」少女俐落地打開電腦並啟動古龍同萌傳Online,這台年齡不到三歲的電腦裡其實早就裝好了這個古老的網遊。

順利登入遊戲,映入眼簾的是在市集區域的兩人。少年身穿粉紅色睡衣套裝騎著九尾金狐坐騎,少女則是粉藍色睡衣套裝配九尾白狐坐騎,這正是當年轟動一時的七夕活動獎品。他們正處於市集擺檔的區域,但是坐下來叫賣的玩家遠沒有以前多,他們才得以快速找到自己的身影。

一群玩家正好經過發現了他們與他們身上奇特的裝束而停下來打招呼:「嗨~想問一下你們這身紙娃娃哪來的呀?我在這邊這麼多年都沒看過。」

少女回應道:「七夕活動拿到的。」少年趁這個空檔瘋狂圍著少女的角色繞圈圈。

「七夕活動?我都不知道這遊戲有七夕活動,是那一年的?」

「二零零四年啊。」

「靠!」「這是遊戲剛開沒久的時候吧!」「你們玩的時候我還沒出生呢!」「遠古玩家回鍋!」驚呼聲此起彼落,還有人使用全頻喊話:「我們在成都市集看到睡衣情侶紙娃娃裝想問還有其他人有嗎?請私我收一套」云云。

「所以你們幾等和屬於哪個公會的,要不要跟我們跑副本?我們正好缺二。」領頭人繼續問道。

「我們都是109等,公會是殘楓……有沒有聽過?」

「啊……沒聽過……」那是當然,這個公會早就被代理商弄沒了。「不過你們的戰力應該很夠了,現在有空的話來跑副本吧。」

「「好啊!」」

*

時隔十幾年一上來就跑團的後果很慘。

他們所跑的副本等級是95等。他們那些95等、100等的玩家在這個副本裡也沒太大問題,但109等的少年少女卻幾度差點被殺掉。作為近戰輸出的少年砍在王上面不斷發出叮叮噹噹般不痛不癢的聲響;少女的遠程砲火雖然對王造成確實的傷害,卻因為不熟王的攻擊習性偶而被掃成重傷。還好他們那團人也並非毫無辦法:他們把少年調往分擔火力的位置,在坦的同時專注於施加負面效果;少女則在連番提點後逐漸掌握到避開重擊的方法,成了隊伍中重要的火力擔當。

為甚麼少年少女空有等級優勢而難以發揮呢?很簡單--大人,時代變了。

遊戲隨著更新不斷讓戰力慢慢漲上去,新的系統只會一直增加;新的招式、新的合成系統、新的裝備……即使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十幾年足以讓戰力形成代差。相對地,新推出來的副本的預設等級也是現代戰力為前提的。誰會拿著十幾年前的過氣裝備去推新副本啊?

幸運的是少年少女可能沒有現代的裝備,但他們的帳號裡卻不缺錢。快速地把裝備補起來以後,把最新的技能配搭學會只是幾下點擊的事情。少年少女跟著他們又跑了一個副本,這次就順利多了。

少女看著還在跟他們聊天的少年,腦海忽然閃過很多以前玩古龍同萌傳的點滴。少年問她想玩甚麼時她本來想說跟你一起玩甚麼都可以,但真正玩下去她才發現這個古早遊戲才真正是她與他的開始。

跑兩個副本用了他們快三個小時,湖邊吃飯的人早已歸家,奏者也已經消失不見。外面的天氣依舊不怎麼樣,明天不坐車到處觀光的話可能真的只能縮在酒店裡了。不過對於在酒店裡有甚麼可以做,她有了打遊戲以外的想法……

***

真的,我聽到有人在演奏Christmas in the 13th month。這是我第一次在街上聽到如此小眾的遊戲音樂。是一位拉手風琴的大叔。以他的年紀來說有玩RO並不意外,但是這邊在RO盛行的年代的上網設備好像……呃……不太好……

如果不是我當時趕著去預約了的餐廳的話我應該會停下來聽完一整首然後問他是從甚麼地方聽到這首樂曲的,太可惜了。

與之相比夢之都拉契爾恩(Lacheln the Illusion City)當然要由管弦樂團演奏才有效果,那些背景的敲擊樂更能帶出那種嘉年華的感覺。這首也是楓之谷音樂會的定番,網上已經有幾個現成的版本,有興趣可以去聽聽看,比如這個版本又或者這個版本

在外面這個世界戰爭瀕發、經濟衰退、百物騰貴,誰不想進入夢之都睡上一覺最好永遠醒不過來呢?大概正是因為大家都這樣想,這個旅遊小鎮才會莫名奇妙地在擠冬天擠滿人吧。可惜這趟旅程距離夢幻還是差了不少:廉價旅館倒光使得酒店房價整體大漲、餐廳變少以致難以預訂、地盤導致的沙塵暴等等。尤其是最後一點--這些新的房屋酒店的確可以使小鎮容納更多遊客,但小鎮還會是以前的小鎮嗎?

說到旅遊城市,日本甚麼時候要完全對外開放啊啊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