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3 May 2010

Osu! 第16話

wmfchris
我隱約看到學姊從背後偷襲得手,偽圃長觸手一鬆,我好像又清醞了一點;我把用盡吃奶的力氣抱住偽團長的腳,他只顧著跟團長和學姊,卻忘記了我。他被我絆倒了。
碩大的身軀壓在我身上當然不好受,但是至少我還能見到學姊,不至於被拐走。
「好孩子……」這是我暈倒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deepsea
我睜開眼睛,剛剛撞到地板上的腦袋仍然隱隱作痛。我掙扎著坐起身來,揉一揉眼睛環顧四周。團長,假團長和學姐都癱在地上,學姐的幾隻觸手和假團長的觸手纏繞在一起拉扯著。團長的衣服被扯破了,假團長鼻子流著血,學姐看起來沒受什麼外傷,觸手族的戰鬥力果然驚人。只是……我怎麼覺得她額頭越腫越大了?
  「你們在做什麼?」門外傳來了輕柔的女性嗓音。我回過頭,一股寒氣迎面而來,讓我全身抖了一下。我才發現房間出奇的靜,我只聽到我上下排牙齒交互撞的聲音。這樣的靜,這樣的溫度,讓整個氣氛詭譎的很可怕。我站起身來,邊抖著邊找尋著寒氣和聲音的來源。
  媽媽的!
  我後退了好幾步,腳在什麼東西上絆了一下。「碰!」頭重重的撞到地面上。本來規律撞擊著的牙齒刺進了嘴巴裡的肉中。媽啊!鬼啊!
  朦朧的月光下,一個黑影逐漸的向我靠近,黑影從頭到腳都裹的一片黑,黑衣上面,胸口的位置畫了一個大大的骷髏,骷髏畫的栩栩如生,彷彿想要把我吞噬掉。但是更可怕的是黑影的臉。「如同一張白紙一般」,本來是拿來形容被嚇壞的人,這時拿來形容這個把我嚇到要尿出來的傢伙卻更為貼切。對照著全身的黑,黑影的臉蒼白無比,就像是一張白紙……上面沒畫任何東西的白紙。
  黑影的臉上完全沒有五官的輪廓!
  「我……我有這麼可怕嗎?」黑影說話了。

  廢話!當然有啊!不然我幹麻在這邊翻觔斗?又不是要跟學姐比誰頭比較大!我邊暗暗的咒罵著,邊摸著頭爬起身來,後腦勺腫起了大大的一塊。忽然腿上一癢,我嚇的跳了起來,低頭一看,卻發現學姐坐在地上,用觸手戳著我的腳,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難道這就是現世報?
  算了,這筆帳以後再跟學姐算,我抬起頭來,黑影逐漸的接近,周遭的空氣也越來越冷。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對不起……」輕柔的聲音帶著一思幽怨。然後是一陣沉默。
  我思緒逐漸的平靜了下來,想想她應該也沒什麼惡意,如果她是跟假團長一樣的心思,那她大可直接把我們解決掉,也省的我和學姐在那邊比誰的頭腫比較大。想到這裡,我覺得剛剛的話似乎太過分了。
  我把電燈的開關打開,刺眼的光芒讓我流下淚來,我揉揉眼睛看著四周。團長靠在牆上,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學姐張大嘴巴,睜著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們;假團長咬著牙,雙眼直勾勾的望著黑影。
  我正要道歉,假團長卻率先打破了沉默。「你來這裡幹什麼?」
  「師父要你把他們找來,可沒有要你把他們這樣抓來。」黑影的聲音出奇的冷。「更沒有要你把克溫茵特作成藝術品。」說到這裡,她噗哧一笑。(或是該說傳來了噗哧一聲笑?)聲音隨即恢復冰冷。「如果不是那枚戒指和克溫茵特強大的觸手能力,他們可能早就變成兩具死屍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師父只說要找他們,又沒說要怎麼找,也沒說要活的還死的。」假團長一副默不在乎的樣子。「而且我好想吃觸手燒喔。」假團長雙眼直盯著學姐,滴了幾滴口水在地上。我不禁暗暗作嘔。

  「啪!」我看到什麼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幹!」假團長摀著臉,好像被什麼打中了,黑影卻依然在原地。
  「你打我!」
  「對啊。還是你比較想被師父打?」黑影冷冷的回應。
  「什麼?」
  「你出言頂撞師父,還差點搞砸任務。還有……以你的聰明才智,應該不會犯這麼愚蠢的錯誤才是。你恐怕是想背叛師門,獨吞所有東西吧!」
  「你……」假團長怒極,站起身來,揮舞著觸手想要攻擊,黑影的動作卻快得多。一道光芒從黑影胸口的骷髏射出,打到了假團長的胸口。偌大的身軀隨即倒了下去。
  「闇天使?」
  「沒錯……」黑影嘆了口氣。「雖然我們的名字聽起來很美,然而,卻只是個冷冰冰的機器人而已。雖然我們可以思考,可以說話,也有著各種人的個性,卻終究只是機器人而已。」她的聲音十分的哀傷。
  「可是你們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更換器官,還有身體?」我回憶著osu在學園時團長的話,幸好我那天沒有蹺課。「還可以長生不死?」
  「你說的對……」她輕輕點頭。「但是你別忘了,機器終究是機器,我們誕生的目的,就只是完成任務而已。除此之外,我們一無是處……」她低著頭望著地板。
  沉默。
  「你想說什麼嗎?」她顫抖著,彷彿想要說什麼。我選擇先打破沉默,她抬起頭來。
  「我……可不可以問你們一個問題?」她猶豫了一陣子,才吞吞吐吐的說。和之前的果斷大不相同。

  「我們?」我遲疑了一下,看了團長和學姐一眼,學姐只是張大眼睛看著我(的後腦杓?),團長輕輕點了點頭。
  「說吧。」
  「你們願意跟我們合作嗎?」
  我一愣,沒想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合作什麼?」
  「我不能說。」她搖搖頭。
  「那還要我們合作?」我感覺我剛剛對她的一絲同情心正在逐漸消退。「那如果我說不能,你會怎麼做?」
  「那你們可以離開。」她的聲音回復了冰冷。「還有,我這裡有你們想要的東西。」答案出乎我的意料,這兩個同門師兄妹還是師姐弟還差真多哪。她的答案卻讓我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
  「什麼東西?說來聽聽。」團長看我不知道如何是好,便自己接了下去。
  「你們在尋找金Q垃,還有白衣天使的祕密對吧。」
  「你怎麼……」我嚇了一跳,黑影卻打斷了我的話。「我這裡有你們需要的資料,如果你們願意跟我們合作的話,那麼這些資料就會全部給你們,我們也會和你們一起合作找到他們。不過你們要答應我的條件。」
  「什麼條件?」我有點心動了。
  「我不能說。」黑影的回應依然一樣,不過她猶豫了一下,又接了下去。「如果你們不答應也沒關係,我可以給你們其中一份資料,作為我師弟對你們無禮的補償。怎麼樣?」
  「嗯……我和團長,學姐個交換了一下眼色。接著三道目光又同時集中在倒在地上的假團長上。」
  「不行。」我們異口同聲。「很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們不能答應未知的條件。」團長補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黑影冰冷的聲音帶有一絲淡淡的哀愁,雖然她想要盡力的掩飾,我還是不禁替她感到有點難過。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那你們要什麼?金Q垃?白衣少女?」
  我和團長的目光集中在學姐身上。「要……要我決定呀?」
  「只有你有資格決定。」團長點頭。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呀!」
  「看你想怎麼決定呀?不知道怎麼決定的話,就數觸手好了。」我戳了戳學姊的觸手。
  「好嘛……金Q垃,白衣少女,金Q垃,白衣少女,金Q垃……」她開始認真的數著觸手,我和團長相對苦笑。
  「……金Q垃,白衣少女……啊啊啊!」學姐低下了頭。「怎麼會……應該不會算錯呀……」
  「笨蛋克溫茵特,你要金Q垃的那份,直接說不就好了。」黑影渾身顫抖著,像是努力忍著笑。「還有,你忘了算你拿來數觸手的那隻手了啦!哈哈哈哈哈!」說到這裡,黑影,我和團長忍不住哈哈大笑。
  「對吼……還有……」學姐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們笑得更厲害了。「還有……怎麼大家都叫我笨蛋啦!」
  「因為你是笨蛋。」黑影拿出了一疊文件,塞到了學姐的觸手中。「這裡面是地圖,還有你們要找的,金Q垃化學家的所有資料。」她猶豫了一下,彷彿想說些什麼,卻又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後會有期。」她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再見。對了……」她停下了腳步。「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
  她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我會這樣問。
  「波頓安娜˙黑紗」
  「嗯……」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目送著她漸行漸遠,走向山的更深處,她的身影越來越模糊,身體,輪廓,終於與黑暗合為一體,再也看不見了。
  「走吧。我們直接下山。」團長拿出手電筒,從學姐手中接過了文件,唸了出來。
  「和傳說中的俠侶一起創造出金Q垃了天才化學家。伊格瑙˙莉絲……」

http://osu.ppy.sh/s/5624
Boten Anna[Normal]

失敗
「和傳說中的俠侶一起創造出金Q垃了天才化學家。伊格瑙˙莉絲……她是個變態。」
 字到這裡就結束了,剩下的文件都是空白的。媽媽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