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May 2010

Osu! 第17話

我們花了快要半個小時才大略瀏覽完這些資料,並且知道了天才化學家隱居的地點。心裡也生出了不少疑惑。\
  不過,這些問題或許可以從天才化學家那邊得到解答吧?
 
haruhiteamsos
 

我與yoki、darri三人正在屋頂間跳來跳去,追逐在車站搶回[黑米理論]的黑米。
「可惡!黑米你這麼做究竟想要幹什麼?」
「哈哈哈!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之前要不是有你阻饒,我的計畫早就成功了。」黑米突然左轉把屋頂當立足點躍身一跳,跳到左邊的大樓窗戶中。
「不好了!快追丟了。」三人各自從大樓不同角度的窗戶跳進去,我眼前的是一個受到驚嚇而坐在地板的辦公員工「剛跳進來的那個黑衣男子在哪裡?」我問道。
只見他邊發抖邊指向天花板「在…在上面,你們到底是誰?」我抬頭一看發現天花板被打出一個個大洞,直通屋頂。雖然這條路可能是個幌子,但因為別無選擇只好順著這條通往頂樓的路跳了上去。
我跳上屋頂後擺出一個半跪坐的姿勢落地,抬頭往前一看沒想到黑米真的在頂樓,不過身旁居然還站有兩個人,恩...yoki跟darri還沒上來。
「終於把你引到這裡來了。」黑米輕鬆的對我說道。
「你到底想做什麼?」
「拯救世界…」沒想到是站在黑米左邊的黑衣女性先開口用平靜的口吻答道。
「什麼?你不是想毀滅這個世界嗎?」
「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黑米大人的這本理論。」站在黑米右邊的黑衣男性達道。
「沒錯…」黑米露出牙齒笑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這本黑米理論記載了我過去二十年間對造物者peppy做的研究,這是拯救世界所需要的力量。不過呢…」黑米指向我「你的出現可說是這個計畫最大的阻饒!」
黑米一喊完這句,右邊的男性立刻拔出鍵盤與滑鼠、左邊的女性伸出雙手喊出Edit。
恩?具有極強節奏能共鳴能力的Beater與Mapper!?我加強警戒,左手變出了一塊板子,上面的螢幕瞄準了這三人,另一隻手拿著一支細長的觸控筆,擺出準備指揮般美妙的的戰鬥姿勢。
雙方進入了對峙
對方知道我不好對付,不敢輕易露出破綻,而黑米也決定先不動深色。
我或許能用力量壓過對方,但我一有動作的話,黑米也有可能會趁機逃走。
沒有人敢出手之際,我決定先靜觀其變,等yoko跟darri趕到,我才能放心出手。
這時我回想起前幾天從osu學院開始發生的事,以及我任務背後的意義有多麼重大...
「請進。」
打開校長室的門,眼前看到的首先是一個巨大的辦公桌,不過比起巨大的辦公桌,在辦公桌後面傳來的存在感卻更為巨大,一如往常穿著寫了一個”魚”大字的黑襯衫,fish哥背對著門口眺望窗外的風景,手上把玩著一個包裹。
「fish哥,您找我來有什麼急事嗎?」我邊把門關上邊問道。
Fish哥頭沒有回,沉思了一下,接著開始說道:「伊格瑙.莉絲、俠侶、以及當初跟我一同奮戰的夥伴們……了解金Q拉是什麼的人越來越少了。二十年前世界差點因為金Q拉而毀滅,」這時fish哥回過頭來看我,是從沒見過的認真表情,說「如今又有人想要奪取金Q拉了! 」
「什麼!?」我倒抽了一口氣。
「請坐。」fish哥轉過身來坐下,並把手中那包包裹放在辦公桌上。我也抽出椅子,開始聽起事情的經過。
「是黑米。」fish哥很直接得說出了這個名字,並娓娓道來:「他是我以前的學生,並且一直都是最優秀的一個,直到了某一天,他發現了金Q拉的秘密後,就瘋狂得陷入其中。他背著我從事金Q拉的相關研究,也發現了這跟造物者peppy之力之間的關聯。」
「金Q拉是什麼? peppy之力又是什麼?黑米想要這些力量做什麼?」聽到了幾個神秘中帶有巨大危險的關鍵字,我忍不住問道。
「毀滅世界,然後再創造一個,這是我推想後得到的結論。」fish哥只回答了我最後一個問題。
「毀滅世界?這太瘋狂了!」我大叫。
「所以我們必須阻止!這也是我找你來的原因,雖然你沒有經歷過前一次大戰的時代,不過你現在也靠天賦與努力成為了這個世界最強的Beater之一,我需要你的能力,也只有你能擔當這個關鍵要職。」fish哥把那包包裹推到我面前。
「這是什麼?」我看著那包裹上面寫著”把我打開”四個大字,是要我打開嗎?
「不,不是要你打開。這包裹裡面包著一個盒子,是前一次大戰的產物,而外面的包裝是我做的。」
我聽的越來越疑惑了,不過fish哥又繼續講了下去。
「每當世界面臨毀滅的危機,阻止毀滅的希望也將同時誕生,這是為了世界的平衡,造物者peppy所創造出的定理。上次的大戰的危機使世界的力量創造了這個盒子,雖然最後我阻止了那次的危機,但是並沒有成功摘除最根本的誘因。毀滅世界的力量依然還存在著,而這個盒子仍是拯救世界的關鍵。」
「那盒子裡面是什麼?」為什麼fish哥有著強大的力量,卻不用盒子裡面的東西去除掉世界毀滅的根基。
「裡面什麼都沒有。」fish哥笑著說。
「疑?」我越來越混亂了,難道我被耍了嗎?
「真的~裡面什麼都沒有,但是這個盒子本身充滿了希望!」
「怎麼說。」
「這個盒子誕生於二十年前的大戰。在大戰後,我為了斬草除根,不讓悲劇有機會再發生,我致力於打開這個盒子,花了一年的時間破解了機關、打開了這個盒子。不過打開後我大吃ㄧ驚,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很沮喪,難道這個peppy的平衡定理是騙人的?不對,這個盒子確實是peppy的力量創造出來的,因為二十年前得到這個盒子時,上面”osu摻了金Q垃,SS日產一千八”這段話給了我巨大的提示,才得以阻止世界毀滅的危機。當時是這線索給了我拯救世界的唯一機會。那這個空盒子在事後提供了什麼線索? 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了十年前的某一天發生的一個大事件才讓我瞭解。」
「恩。」我發出個無意義的同意,然後繼續聽。
「那次的事件死傷慘重,當時我剛好去了別的城市辦事,有個很巨大的空賊集團就趁機來襲,佔領了城市,城市裡看起來值錢的東西都被搶一搶而空-包括我放在辦公室裡的這個盒子,我在聽到消息後馬上就飛了回來,在空賊把贓物搬上飛船之前我就把他們的飛船通通給擊沉、設下結界包圍這座城市並逮捕整個空賊團,才讓整件事落幕。不過在贓物堆之中我找不到這個盒子,我很緊張。最後我隨著盒子特有的波動在一個房子之中找到了它,不過一進門眼前的景象卻讓我大吃一驚。」
我吞了口口水,然後繼續聽。
「裡面擠滿藏匿的空賊,我瞬間將它們全部打昏。在裡面的某個房間我看到了…」fish哥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繼續說「我看到了一個小孩蹲在角落發抖,手上握著這個盒子,在他面前的是為了保護他而犧牲的父母。真可憐,雖然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使得盒子跑到這孩子手上,但這肯定是個悲劇,這孩子能活下來也算是幸運的了,當時我是這麼想的。決定先把這孩子帶回osu學院安置。我走向那個孩子時,那孩子手中的戒指突然發出一道強光阻擋我,那是peppy的創造之力所發出的光芒。」
「創造之力?難道那就是剛提到黑米想得到的peppy之力?」
「是的,是這個盒子引導我去找到那股光之力的,不幸的是居然是在一場悲劇中找到……不過那確實是被創造之力選上的孩子,是這個世界的希望。那個孩子現在也已經長大了。」
「所以您要我保護那孩子?」我漸漸了解到我在這故事扮演著什麼角色了。
「沒錯!黑米所想得到的是藉由金Q拉所引發的毀滅之力與peppy的創造之力,這樣他就能創造一個在他定的規則下運作的新世界了,這兩者條件缺一不可,你要做的是要防止那孩子落入黑米手中,並阻止他得到金Q拉。不過~」
「不過?」
「那孩子本身還不知道自己擁有這種力量,你必須漸漸帶領他成長茁壯,並在黑米出手的時候適時保護他。你不用給予他過度的保護,因為他是那種能把遇到的人漸漸變成夥伴的那種人,在我的安排下與他既有的特質,一定會有值得信賴又強力的同伴慢慢加入他的。」fish哥示意蘋果帶走包裹。「明天他會來參加畢業的試煉,找個機會把這個包裹交給他,並暗中保護他,因為黑米可能準備找機會對他並出手了,只要你近期不讓黑米得逞,外面的包裝將提供他許多線索,跟隨著這些線索,他遲早會了解這個世界與自己的身世,並在這希望的盒子帶領下,找到拯救這個世界方法。當他解開世界之謎後,這盒子的機關也會跟著打開,我在裡面放了對你們有幫助的東西。」
我接過包裹,轉過身來準備開始任務。
「另外我也會請yoki、darri這兩位得力助手幫助你們的,他們會適時接近你的,而對抗對抗旅途中強大敵人的工作就敎給你了。」
「我知道了。」我帶著包裹離開了校長室,也了解到我在這環節中佔了多麼重要的地位。
到了隔天,我尾隨那位繼承創造之力的考生進入森林,一直到看到他打倒了果果妖,得到了金蘋果。
「就是那個!」
我找到了滲透他的機會,便故意把包裹放在他回程的路上,自己寄宿到金蘋果之中,等到黑米正式對他動手時,我就能適時出來幫助他。
後來黑米果真動手了,我現身打倒黑米並保護了一行人,並取得[黑米理論]後也稍微放心了,根據裡面重要的研究內容,黑米一定急著想把這本書要回去,只要我帶在身上,黑米應該會先把目標放在我這,我應該可以放心來到花山(反正往機城那隊跟著依fish哥的提示而找到的那位女僕,應該可以幸賴,而且團長也住在那城市)
接著只要等待黑米出現再把他逮住就沒問題了,只是沒想到他趁人群中偷走[黑米理論],可惡!因為我的疏忽而錯失了良機...
回想到這裡......這次絕對不能再失手!
雙方對峙了幾分鐘,依然找不到機會出手,我也只好拖延時間,先等yoki跟darri趕來幫忙。不久後yoki跟darri終於從大樓邊緣跳了上來,三人的三角陣勢包圍了他們三人,好了,可以出手了!
「哼哼~這也在預料之中。」黑米也拿出滑鼠擺出戰鬥姿勢。
「你已經逃不掉了!這次我絕對不會再讓你逃走的!束手就擒吧!」我把觸控筆指向他衝了過去…

關卡名稱: Kachoufuusetsu[hard]
關卡連結: http://osu.ppy.sh/b/26056

失敗路線
三對三的戰鬥中--
黑衣男子阻擋了我對黑米的攻擊,不過他也漸漸被我逼到退路,在最後一擊的時候我把他抓起來甩出去讓他飛出大樓外,不料丟出去卻不小心砸中在旁邊戰鬥的yoki,害yoki掉了下去。而yoki掉下去使得哥哥darri一分心,也被黑米的結界束搏住,完了!我搞砸了…現在變成男子跟女子牽制我的局面,而黑米也從容地逃走了…留下來的只剩迴響在黃昏中的笑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