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3 April 2012

Visualization. 5

話說在前頭,因為想保持穩定的貼文數所以寫了四千次會分兩次貼 =w=
從今次開始,加有底線的字句代表了NETA,這樣的話該處可能會跟我所要描述的情況有關(也可能是各種不明來歷的同人NETA),不過這些NETA如果沒有深入玩過某遊戲的話,告訴了你也不會明白的說……

聽到如此被稱呼的少年,群眾的的喧鬧聲變得更加吵了。「原來她的哥哥竟然是紅衣……」「難怪會受到如此照顧了……」「還好她沒有堅持很久,要不然這世界就要滅亡了吧?……」

外面的人如此這般的討論著,作為當事人的克裡斯和艾爾莎倒是沒有理會過那些不明真相的群眾們,彼此盯著對方。不同的是,艾爾莎帶著熱切的眼神望著少年,而少年幾乎不帶感情的望出去。事實上少年也不敢注視艾爾莎璀璨的雙眸,因為他已經試過幾遍被她的雙眼勾掉魂魄,少年很清楚如果在這場合被她牽著鼻子走的話後果會很嚴重。

艾爾莎.雷納德,一個墮天使的化身

她有著天使般的容貌,亦憑其天才般的做圖技巧將自己的陣法傳遍大街小巷,甚至有人認為她開創了以簡單陣法造出強大威力魔法的流派;她卻像惡魔一樣邪惡,以搶奪他人陣法所用之音樂,做成自家陣法並更快更得蝙蝠的認可為樂,她甚至跑去研究被視為禁忌的心靈系陣式,還拿其他人成為實驗對象--雖然她因為某些事隱逸了好一段時間,但她這次出現在鬧市中仍能為百姓帶來不少恐懼。

「嗯,很久沒見。一段時間不見,你又變漂亮了呢。」少年率先打破沉默說了句客套話。

「吶,人家可是超想念哥哥你呢~」艾爾莎說罷又向前走了一步,離少年也不過三四尺的距離。

「我還有要事辦。如果你要找我稍後可以去我辦工室找我,失賠了。」少年彷彿無視了艾爾莎的熱情,直接站起身來並且不尋常地展開雙翼極速飛走。

群眾看得出少年實在不想理會艾爾莎,討論也就變成對艾爾莎的奚落,「活該」之聲不絕於耳。但少女也沒有多加理會,心中默念一下,背後竟也幻化出一對淺藍色的光翼,隨破衝上雲宵隨少年而去。

如果再次降落在鬧市又不能甩開艾爾莎的話恐怕又會引來其他人的圍觀,因此少年飛了好一大段距離,在市郊偏僻處一個天台降落,而他亦沒有要甩掉艾爾莎的意思,只是傲立在天台望著遠方。緊追其後的艾爾莎亦徐徐降在少年的身邊,臉上的笑容快要甜得滴出水來了。
「你上一次找我似乎是半年之前了吧?我還以為你要歸田園居了呢。」少年隨口問道,他仍然凝望著那蔚藍的天空。

「呵呵,掛念哥哥需要理由的嗎?聽到路人說你路過這邊我就過來找你了~」

「別搞混了,我不是的哥哥,只是因為『那事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所以才把你當成妹妹照顧的,因此你每次都在人多的地方對我做出親匿行為這樣會令我很困擾的,畢竟我喜歡的人只有伊米奧一個啊。當然,我也不會因為這樣而優待或者不處理你的陣法,只要按規距辦事就可以了。」

艾爾莎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不滿,隨即回復原本甜甜的笑容:「嘛~人家到底那裡比不上那個只會發呆賣萌的紫衣呢……不過只要不在人多的地方就沒問題了?反正克裡斯醬現左就是我哥了嘛。要不來我家做個客順便來討論陣法?」

「不是已經講過了嗎,我的確有要事要做--過幾天再來辦公室找我吧。」

「那可不行呢……」艾爾莎打了個響指,一個魔法陣浮現在少年腳下。一陣寒氣自陣法飄出,周圍的空氣彷彿凝結起來,陣法附近甚至出現不少冰霜。

「真沒你辦法呢……隨便打打就好,弄出太大動靜驚動到下面的人就不好了。」少年毫不介意因為鞋底被冰封而抽不出來的雙腳,對於習慣使用冰系力量的他來說這種「攻擊」只會令他更為有利。他利用陣法所凝聚出的冰元素幻化出一把冰槍,與冰劍相比冰槍的攻擊範圍更廣,在如此狹窄的空間中能發出更凜烈的寒氣和更容易壓制對手。

陣法耗盡消失,此時艾爾莎已躍到後方,雙手各握著一條玫瑰色的鋼鞭笑容不減的望著少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