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January 2019

夢.十夜 (X2.5) Restoration

東京,神田。

沿電氣街一路走去,招攬生意的女僕變得稀少。深夜的神田與一站之隔的秋葉原就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不過也好,經過一整天的疲勞轟炸後我已經不再想看到太多宅物了。

說到神田可以小酌一杯的地方,我首先想到的是在貧窮大作戰中出現過的K酒吧,但我與她所說的老地方則比我聽過K酒吧還要早。就在電氣街盡頭大樓的背面,轉角處大樓的一樓有家小酒吧,陰沉但不壓抑的色調、簡單精緻的小菜、能騙過一般人的爵士風東方音樂加上可靠的老店主讓這家店成為我與她的最佳選擇。

走進小酒吧裡,十個座位只填滿了四五個。我找了個兩連空位坐了下來:「先來個highball吧。這幾天喝多了沒有的話有點不習慣。」
「呵呵,這邊可不是燒肉店或者炸串店,只來喝highball的話有點浪費呢。」店主笑著回應,但手上還是老實地把飲料遞了過來:「等下她也會來吧?」

她會不會來…?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因為我沒有真的找到她--但找不到還可以取巧一下嘛。
東京國際展示場加上旁邊的Big Sight和coser的必去地點防災公園光要走完都不容易了,要在毫無提示的情況下要找一個人比大海撈針更困難。但是別忘了雖然人是流動的,攤卻是固定的,只要找到她的攤就可以守株待兔了嘛。我知道她最近在參與一個炒老婆的模擬股市遊戲的開發,聽說在p站已經開始有人以這個為題畫同人作品了。如是這遊戲有設攤宣傳的話在西館肯定沒錯。果不其然進去沒走兩步就發現了我要找的目標。

立起來的牌子上雖然日文寫得有點別扭,但ACGN四個英文字母還是很好認的。把有版權嫌疑的大小圖去除後用雖為單調的網頁介紹著遊戲的玩法,即時示範則是用下季新番<<五等分>>為主題,用即時人氣推投影響著老婆們的「股價」,讓路人感受到炒賣老婆們的樂趣。宣傳之餘攤上也寄賣了幾本遊戲數值設計的評論,隨便翻開一頁都能看到滿滿的公式,那肯定是她的手筆無疑了。

顧攤的是一位看上去就像工程師的宅宅,正穿著英梨梨全彩T跟旁邊的攤主交流著。他看到我也沒甚麼特別舉動,直到我拿起攤上的<<火紋英雄:亂數機制在回合制棋盤上的優劣>>本本問他:「請問這本的作者在附近嗎?」他本來張嘴就想把今早演練過無數遍的遊戲介紹台詞吐出來,聽到我的問題後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好像想起了甚麼一般回道:「這本是放在我們這邊寄賣的哦。作者大概在附近逛但未必會回來了。你有甚麼事要找她嗎?」

請攤主代我跟她說「找到她(的攤)」了?這肯定會被當是怪人吧。想了下,我身上的東方CD大概她也會有;那剩下來就只有FGO「純愛」本本了--不,我還有一件可以用的小玩意。

我掏出一個銀色十字架:「能不能幫我把這個轉交給她?昨天她聽說有人在飾物區賣這個可是找不到,我這邊剛好有個不用的可以送她。」十字架正面鑲了綠寶石,後面則有「My Love」的字樣。有看動畫的話就不難猜出十字架的原型出自「寄宿學校的羅蜜歐與茱麗葉」。這個比較隱晦的提示應該能送出去吧?

他皺了下眉把十字架翻來覆去,該不會是想我要進行奇怪的告白嗎?這樣說也不能算錯啦。「嗯……我知道了。我會交給她的。有甚麼說話要跟她說嗎?」「沒有了,她看到這個自然會懂。先感謝了。」

*

眼前的杯子已經乾了一半,此時一陣高跟的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轉身一看,一位少女徑直走了過來。

退下外面的深藍外長外套,裡面的白色薄襯衣現在換成了暗紅色連衣短裙,饒是在昏暗的酒吧裡也能看出剪裁合適的連衣裙將她的身材完美地展現了出來。依次掃下去的話是短裙與過膝黑絲構成的絕對領域,而灰色短靴也替換成更具魅力的黑色漆皮高跟。

如果早上的她是可愛的學妹的話,現在的她大概就是成熟的大姐姐吧。

預先想好的的台詞全數失效,但現在有求於人的是我,絕對不能被她的氣勢壓下去。我把旁邊的椅子拉開道:「喲。我還真沒想到你真的會來呢。」

她優雅地坐了下來:「你也一樣嘛,在不肯定對方是否現身時相約在老地方可需要不少勇氣。萬一被我放了鴿子你大概會有一段時間成為其他常客的笑談呢。」

「比起被你放鴿子,我現在比較擔心你在路上被別的男人拐走了呢。」

「嘛。嚴格來說你也沒有找到我,應該把你理直氣壯地咕掉才是。」

我攤手擺出一臉無辜樣:「還是老樣子,對我還是毫不留情呢。我好歹也找到你的攤送上提示了。還有--」我從袋裡掏出她所著的火紋同人本:「寫得非常精彩呢。我聽說不但70本全賣完了,相關的分析也在reddit上引起了討論呢。」

要把她壓過去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她的本性引出來,現在手上剛好有殺手我又怎可能錯過呢?我繼續用力吹下去:「雖說去除亂數是手遊化上合理的簡化,但我有時還是禁不住想象遊戲有隨機性的話難關的戰法會有如何的改變,沒想到你那邊廂就把研究自己做出來了。我更沒想到同一個分析脈絡可以應用在其他手遊化的遊戲,如果是學術研究的話這篇肯定是個重要成果呢!」

她對我的讚譽不為所動,拿起剛送上的咖啡酒輕啜了一口笑著回應:「PVE的話怎麼都沒所謂。數據已經證明了很多隊伍在精妙的移位下也可以贏的,引入隨機性只會讓玩家從優化移位改成追求理想亂數而已,這樣對戰略發展反而不利。PVP只有一次機會的話最後大家求穩只會回到現況,所以到頭來亂數根本不會有多少幫助。倒是想引入這個機制的話角色價值會更為倒向攻擊和速度,這樣遊戲變化就更少了呢。」

「的確官方也看出玩家課金的取向,現在新的獨佔技能幾乎都是攻擊buff呢。先發攻+6 防+10而對面不能連擊實在太過分了。」

「對課長級的戰鬥來說加防和防連擊的價值還不如再加多點攻呢。隊伍單調的話比對面高一點就贏了。雖然新模式讓玩家自己佈陣,不過任天堂放任技能快速通漲讓我有點失望,要不是有新章我大概就要放棄了。」

「嗯……所以你要放棄火紋了?要轉攻其他手遊的話記得告訴我,我一定會來支援--」

「不,我已經不想再碰手遊了呢。數值變化再多還是萬變不離其中,我再也找不到像逆戰幻想那樣可以讓玩家角色如此多元化的遊戲了。應該說,從手遊禁止交易後這條路已經死了。」

「要專心本業嗎?還是要投入ACGN的開發嗎?」

「也算是吧。有點想法想在裡面實現一下,而且那邊要摻RPG元素進去也不難……」

「拜託也讓我一起參與開發!不論是python還是java我都會一點,大概能寫出hello world的程度--」嗯,比這個再多一點還是可以的。

一抹難以察覺的微笑閃過她的臉,就像甚麼上鉤了一樣:「這邊開發人手可是十分吃緊的哦。你要有甚麼模組都要幫忙的心理準備。」
「沒問題。」
「賺錢可能是目的也可以不是,但無論如何你要學習享受這個過程。」
「可以。(唔……這句好像從那裡聽過。)」
「啊對了,既然是你要來的話你就自己一個來好了。我不需要你把你整隊小伙伴帶過來或者用無限金錢外掛之類的。」
「啊……」
「不過把錢拿去吃好的絕對不是問題,甚至說這非常有必要。聽說Due Italian又出新品了,有空我們一定要去試吃。」
「嗯……咦?這已經無關遊戲了吧?」

她難得撒嬌一樣做出吐舌頭的表情:「哼哼,那你要不要遵守我定下的規矩啊?」

「那當然,我也好一段時間沒去那邊了呢。然後我這邊也有一個小小的願望--」因為桌子的關係我夠不到她的肩膀,但我是伸直雙手撐著桌子認真望著她道:「我想了很久……我雖然很喜歡玩遊戲,但妳不在的日子我才深刻體會到理解遊戲比起單純用金錢碾過去有趣多了。所以--」

「我能不能回到妳身邊,繼續當妳的女朋友啊?」旁邊的人幾乎都望過這邊來,只有老店主氣定神閒地擦著酒杯。

「我不要。」她回得非常乾脆:「嘛~不過如果再讓我觀察一下確認你把你的壞習慣都改掉的話,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的。」

「是、是嗎?那就別怪我在你下決定一直黏在你身邊囉!」

……

*

月色真美。
今天掛在天上的是下弦月,但我覺得這種彎月比滿月更為漂亮。

我與她的物語,還在持續進行中。

今天所發生的事,可以說是都在我掌握之內。或者說,在我掌握之內就是指我心知道從頭到尾都是她所計算好的。但這又有甚麼問題呢?只要我對她的安排毫無異議就好了。

----

新年快樂,我終於從東京回歸了。

無論走到那邊,我還是秉持著在交流中學習的理念把朋友都找出來。求學時期的朋友、手遊認識的戰友等每一個都是可以學習交流的對象。
當然還有素未謀面但早已認識的人,比如某卡比和一堆繪師和作曲人。

然後還有她。

這部的大綱早已定下來,但我覺得在兩個世界線中穿梭基本上無傷大雅,除了有一點點劇透以外。更重要的是這他媽是我的日記。

好啦。這是日記的一部分,最重要的一部分。剩下的感想就先封存在心裡面吧,現在我比較想先把食評寫出來。在我對店家的記憶消失以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