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7 January 2019

夢.十夜 (X2) Comiket

二零一八年冬,東京。
對一般人來說是年末長假的開始,對於另一群人來說則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開始。
一場戰爭的開始。

上午九時已經不是始發團衝熱門商品的時間。走快一點或走慢一點只是早三分鐘或晚三分鐘進場的分別,所以走得急還不如走的穩,只要有走到隊伍末端就好。沐浴在冬日陽光下的國際展示場站一片祥和,大家一致地向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當然我也不例外。把社入的名額讓給了願意早起的友人,自己則賴床賴到九點才拖著半醉的身驅硬是滾了下床。緊接著的問題是打開電視要看甚麼台好--啊,不對,是要穿甚麼好呢?即便是今天我也不太願意穿全彩的二次元T恤出門,穿天鳳的話晚上去雀莊又怕被搭訕;忖思良久後我打開了剛買的的龍王「天衣無縫」T恤,配上簡單的外套頸巾就匆匆出門。這種場合簡單方便就好,最重要是讓自己變得不起眼,不要讓任何突發事情阻礙到那本來就不夠用的四小時廝殺。

32分鐘的車程,包含中間在臨海線轉車的上下衝剌。八點五十分抵站,十點三十分之前進場。抓緊時間用一小時抓兩個不太大手的FGO然後把東123館看完。收集西館那邊戰況決定要不要去,然後把所有剩餘時間花在音樂攤上。想認識或舊的人兩隻手都數不完。三點前把所有東西搞定後回家耍廢一下,晚上又要跟忘年好友大戰四方城。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沒想到第一個句號前就出事了。

此刻的國際展示場站一片祥和,大家一致地向著同一個方向走去。

除了我和她。
二人就這樣站在入閘口對望著--不過我們該有的公德心還是會有,無言的默契下我們退到了後方的看板下。

她還是一如概往的可愛,黑長直在涼爽的天氣下變得更為飄逸。深藍色的長外套下是穿著灰色短靴的黑絲長腿。如果幫她加配上一個名牌包包的話大概就變成涉谷的時尚女生在等那位在新橋工作的白馬王子下班來接她吃飯了。

她身邊還有兩位同行的女生,不過在看到我那一刻時她就示意那兩位女生先去排隊了。大概已經交代好了有甚麼要買了吧。

而我--現在孤身一人。

種種與她的回憶閃過腦海:與她在網吧的邂逅、公會戰還有甲子園的重遇--有很多想說的話、很多想一起做的事、很多想一起玩的遊戲,可看著她淡淡的笑容我卻像是斷線一樣不知道要說甚麼。四五分鐘一班的臨海線一架接一架的來,宅宅們來了一批又一批,我與她卻始終凍結在那裡。

與第一次與她的相會一樣,第一個開口的還是她:「你好……大概兩年沒見了呢。」

「嗯。難得年末有個長假,不親自出馬來坐鎮一次還是不太舒服。當我回過神來時機票已經訂好了呢。那你呢?跟朋友一起來玩嗎?」

「差不多,她們都是我在新手遊裡認識的朋友。我們經常用對方的角色刷任務,沒想到她們也打算來收本子,我沒多想也訂機票過來一聚了。」

她提到「手遊」時我的心裡剌痛一下,苦笑著回應:「手遊……還是那種肝到爆的遊戲嗎。我可以想像到古戰場隊伍請你做軍師的話效果應該很不錯吧。」

「可能要令你失望了呢……我們只是玩『小泉同學的拉麵店經營』手遊而已。每天在路上花個五分鐘點一下補貨,回家把材料都丟鍋裡研發新湯底就好了。還有空的話去朋友的店裡拜訪一下,或是帶上她們一起在祭典上開攤解鎖新材料,每天也不用超過十五分鐘。不過就算沒這些新材料,能做出的湯底組合還是千變萬化,所以要走社交路線還是單機路線都不會礙到你樂在其中呢。至於肝報廢的古戰場……那種遊戲只要一個司令塔帶著29隻能廿四小時刷的狗狗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我這種人幫忙。」縱然她一臉平靜地回應,但提到古戰場時那雙會說話的星眸還是抖動了一下,顯然她心裡對軍師一職還是有所期待。

敏銳的觸覺讓她感受到我熱切的視線,意會到我想法的她話鋒一轉:「時間也不早了。我的朋友大概已經在隊伍末端待機,我也該盡快排隊進場會合她們了。很高興在這邊再次遇到你……我們先就此別過吧?」她對我報以一個營業式笑容,然後便轉身離開。

我趕緊在她消失在宅宅的人潮前大聲呼喊,雖然引來部分路人的異樣目光,不過此刻趕路的大家根本不在乎,而我更是毫不在乎:「今晚,可以請你來喝一杯的嗎?神田的老地方--」

她本來正加速的腳步停了下來,但又像是下定決心一樣輕咬了下嘴唇再度加速離去。

甚麼擺攤、甚麼搶本子此刻都似乎不再重要。這一趟飛越八九千公里能見上她一面的話就已經值回票價了。當然前提是她願意這樣做。

手機輕顫了兩下。每個應用程式的提示震動都略有不同,我認得是facebook messenger的訊息提示。

「如果你能找到我的話。」她上一句回話已是一年前我向她生日祝賀的例行感謝。

找到妳?當然,就算到了天涯海角我也會找到妳。
何況我們曾經是戰友、更是密不可分的情侶……

--------------

小泉同學的拉麵店經營是真有其事,不過沒那麼好玩。當然他們做好玩一點的話我一定回坑。然後我昨天吃了碗外國口味的日本拉麵,氣死我也。

這次想寫的東西蠻多的,大概就分成上下篇,不夠就改為上中下篇。然後正傳就另外分出來就好。至於為甚麼是他和她?寫這麼明顯還要我提示嗎?

我的旅遊風格本來就是至處漫無目的地走和觀察。這次在日本我最大的感覺還是一些在美學方面的靈感,在建築上也好、在衣裝也好,亞洲人在審美上還是無可避免地倒向東方的風格。

新的一年,我比較希望把時間花在正規工作和寫文上……這樣才能好好盡情發揮自己的創意吧?

祝大家也新年快樂。

平成三十一年一月六日
大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