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7 March 2021

夢.十夜 (6.5) Interlude



銀髮少女發了一個夢,那是她小時候生日會的回憶。

生於衣食無憂的家庭裡,每年辦生日會慶祝是必須的。對於大人來說那是社交的場合,對小孩來說玩樂一下也不要緊。只有身為主角的她一邊應付著那些大人帶著小孩過來的祝賀,一邊依從父親的教誨把小孩們的長相名字記下來,他們都是以後可以交的朋友。對她來說應付社交不是問題,但她更願意回到的被窩裡看小說或者美美的睡一覺。

有一堆小孩圍繞在鋼琴前輪流演著古典曲目。她雖然也會彈琴,但是在那些三四歲開始每天練兩三小時的人面前自己實在無需獻醜;有一些小孩則在大廳的角落裡玩起了桌遊,但對局已經開始了她也不好跳下去。剩下的小孩都正在被大人拖著到處應酬,除了一位正坐在電腦前不知道在幹甚麼。那台電腦本來是拿出來播放音樂的,不過那位小孩肯定在弄其他東西。

出於好奇心她貼了上去問道:「你在幹甚麼呀?」

被發現偷玩電腦的他閃過一絲尷尬。他老實回答:「啊……我試了一下感覺這裡上網很快,我就順手把網遊載下來了。」

在那個大部分人還在ADSL甚至撥號上網的時代,光纖提供的速度可是一般人不能想像的。那個快2GB的網遊安裝包居然二十分鐘就載好了。她一邊看著他把遊戲安裝起來一邊問道:「為甚麼要玩網遊呢?我平時都玩Flash小遊戲比較多呢。」

「因為好玩嘛!你等下就知道了,而且網遊可以累積進度,可以一直看著角色成長呢!」他孜孜不倦地介紹著遊戲內容:遊戲好像叫甚麼古龍同萌傳Online,是由古龍筆下的武俠小說改編而成。她古龍沒看多少,金庸的倒是因為動畫化而看了一些。按他的說法這個遊戲被做成網遊以前就出過幾個單機遊戲了,可是家裡從來都不會給她買單機遊戲,她也根本沒玩過多少單機遊戲--GBA模擬器例外,她玩牧場物語可多了。

他麻利地弄了個新帳號然後登入。遊戲剛開始玩家便看到江楓被憐星邀月逼上絕路的一幕。「我們是要救他嗎?」她好奇問道。

「呃……江楓應該已經沒救了。故事的主角是他的後代呢,不過我們要先打通新手劇情才能看到。喏,在地圖上點一下角色就會跑過去,點怪物就能攻擊了。你試試看吧!」

在地圖上奔跑是她玩Flash和GBA模擬器從未有過的體驗。眼前2.5D地圖上的角色比Flash的平面視角和GBA的320*240像素更為生動。她在屬於新手村的流星沙灘上把一隻又一隻貝殼和龍蝦敲成經驗值,快速的升級與新撿來的武器讓她的角色快速成長。剛好她又撞見被圍攻的小boss龍蝦王,沒被boss狙擊的她可以偷偷地刀下去,而尾刀幸運地被她撿去了。她不但拿到了稀有物品龍蝦冠,經驗值也一口氣漲到可以脫離新手村的範圍。

「我現在可以繼續看劇情了嗎?」

「可以哦!不過你要先挑選一個主門派,完成轉職才可以繼續喔。」

「那個……門派怎樣挑啊?」

他打開遊戲官網把三個主門派惡人谷、移花宮跟天外天展示出來。少女心發作的她立刻就選了移花宮。當劇情繼續推進,花無缺的大頭正要顯示在屏幕上時,老爸卻不適時地喊她過去切蛋糕--

*

少女看了下一片漆黑的天花板,每次這個夢都讓她回憶起當初進坑以後發生的事情。

夢境每次都在切蛋糕時結束。那天後面發生的事對他來說不重要,她也沒有在夢中回憶過。後來她從老爸口中得知他父親是老爸的大學死黨,現在在不知道甚麼地方當教授。

那個新辦的帳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她的所有物,古龍同萌傳Online也成為她玩電腦時唯一會打的遊戲。但很快她便發現了一個問題:遊戲實在太肝了。那個年代的網遊經驗值不是二次方在長就是三次方在長,高等打低等的經驗值還會被扣掉一大截。明明從1等升到10等只要兩小時,升到20等卻需要兩三天,到50等沒三個月根本不用想。對她這種每天頂多能玩半小時一小時的人來說戰力根本不可能跟上。把等級推高除了玩得更爽以外也能解鎖更多劇情,對她來說就像追連續劇一樣停不下來。

雖然自己沒有時間,但是對她來說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叫問題。

首先是包月制的雙倍經驗,然後是每日登入都能領到的30分鐘雙倍經驗卷;在商城花點小錢抽一些強力裝備,在組隊時稍微給一些甜頭對方也不會介意你整天在那邊掛機。到了後來與其到處找隊友還不如乾脆成立公會收集人材和資源,每次活動都算好物品價格與打獵策略,務求將更多的資源收到自己手中。

她只不過是想用自己的零花錢堆一個小小的城堡而已。回過頭來自己卻已經成為一個小有名氣的公會會長,還有兩個得力的副手忠實地按著她的欲望把公會發展起來。只要她有空登入遊戲隨時都可以拿著練好的帳號跟大家起衝副本。

至於後來隨著武俠網遊的衰落他們轉移到其他遊戲再到終戰幻想上,那是後話了。

*

她再次緩緩睡去。同一時間電腦上的After Dark剪刀石頭布的螢幕保護程式消失不見,Skype的視窗傳來了幾行新訊息。

是那個肥宅傳來的。

「您要他們的資料已經出來了。我在aoisora2的留言版上找到他們網聚的討論,他們都在同一城市沒錯。雖然大部分ID在遊戲以外都搜不出甚麼來,但是那個甚麼alex應該是做生意的。我找到一家公司的負責人名字跟他差不多,公司的業務動態跟alex的活動時間也相常吻合。我覺得要在現實中找到他們的話這個是個很不錯的突破口。」

「好消息是,您也居然跟他們住在同一城市耶!」

「這樣的話由您親自出馬應該沒問題吧?」

「……洛雪大人?」

=========

關於她的故事,上面只是一半。另一半關於她性格的故事以後再補上吧?當初給她設計的外型與最近炎上過的天使烏頭(うと)不謀而合,性格也有點像?演技派,可以成為舞會的大小姐也可以成為腹黑JK這樣(?

以前的社交模式還是以論壇/BBS為主,遊戲相關的社交還是以這些論壇為媒介。直到2004前後作為分界點,MMORPG的出現使得電子娛樂與社交可以真正合一。當然同期或者稍早一點也有Discuz!插件和江湖遊戲等社交平台娛樂化的嘗試就是。

也就是說,在這個時間點以前要以網上娛樂的人際互動為題材執筆的話可以選擇的題材十分有限。總不能寫以前他們怎樣拼speedrun紀錄吧?看Summoning Saltbismuth的影片就知道在那個時候紀錄和攻略心得都是用電郵或者頂多論壇傳遞的,與今天有一整個完整網站加上審查員的制度完全不同。

儘管如此,屬於那個年代的網絡回憶有趣的還是不少。只是我大概只能在小說以外的地方去講這些東西了。隨便舉兩個例(記得先開flash):本地的話當年小校園是開放註冊的,裡面的學會版面其實有不少小學生看不懂的東西;黃巴士作為香港的數碼藝術先驅,架設的網站雖然好看也是flash的先行者,但保安系統實在太差勁--可以換禮品的積分居然可以透過F5反複登入而取得!

同一年代外國的網絡世界同樣精彩。日本的先不說,在英美的科網熱潮雖然已經爆破,但那些公司或經營模式並沒有立刻倒掉,大部分都撐了好幾年,甚至有苟活到現在的(比如neopets),當年的網絡世界就因為這些注資而得以百花齊放。在商業角度來看它們不怎樣成功,對我們說卻是好玩就夠了。我比較有印象的應該是AlfyAdventure Quest(到現在還沒倒也是神奇)吧。

當年網絡世界的另一個特色是大量的個人網頁--那是一個free hosting滿地跑的時代。懶人可以直接用blogger、Xanga和各種奇怪的動態留言版,但更多人都愛用Frontpage express或者Dreamweaver寫自己的網頁。單說香港的geocities網頁數已經是世界前幾名,到現在去oocities能找到的遺跡也有不少。當年的網站都有一頁連結,專門放好友網站的banner,在社交平台還沒大一統的時代一個個小圈子就是這樣撐起來的。放到現代的話有點像噗浪?

所以說,我想寫的東西真的很多。不過發夢的話繼續打遊戲就好了。

順便一提,把網絡現象當背景的小說我大推M.S.Zenky的閉鎖密室系列喔。這個(偽)偵探系列中每一本都對應了不同網絡現象,比如第一本是病毒、第二本則是網絡文學這樣。實體書由鮮鮮出版,不過鮮鮮墳頭草已經跟人一樣高了。想看這本的話去Z大的網站看就好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