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February 2009

Carol的一萬字-之二

「黨?甚麼是『黨』?」 「中國歷史以來的『黨』,不都是壞的嗎?」 「例如呢?」 「唐朝的牛李黨爭、宋朝的新舊黨爭、明的東林黨事件、清涉及到的東學黨*事件;純屬意氣之爭,小人用事,不是嗎?」 「然後呢?」 「隨後的『剝人黨』和『仲慘黨』**掌權的民國、以至現代的兩權分立?」 「對呀,然後呢?」 對呀,之後又怎樣? 又一個難深的政治題目。 以上是中史堂的議題,僅引出來做個插曲。 *1895前後朝鮮(當時中國附屬國)發生東學黨事件,日本乘機駐兵朝鮮,並成為甲午戰爭的導火線。 **即國民黨和共產黨,上述別稱為當時歌謠所傳。 ========================================== 序 吐露港,科學園。 一個秋天的晚上。 一棟棟建築矗立於一毛不拔的新界沿岸。建築旁邊不是路,卻是一條條直直的單車徑。一望無際的直線將陸地與海分隔開來。單車徑的旁邊,在一排植物和行人徑後,便是海洋。怒吼的波濤無情的拍打著岸邊,捲起一個又一個的白頭浪花。 現在已是凌晨兩點了。即使是熬夜的研究員,亦不會加班到現在。這種地方一入夜便靜得可怕,對於都市人來說更是一種恐懼。單車徑兩旁的街燈默默的亮著,漫無目的地亮著,因為根本沒人會晚上來。 偏偏,單車徑上現在站立著兩批人。 其中一批,人數並不多,只是他們的單車實在很奇怪,各式各樣無關的工具附加了在車頭籃子上方,從筆記型電腦到酷似「八折的」車頭的「幾部電話到處放」都有。某中帶頭的少女長得眉清目秀,帶著一副可愛臉蛋外身穿一套連身裙,配以一對白色的軟皮靴,完全不似踩單車的樣子。 另一批人衣著都很光鮮,他們之中沒有載著頭盔、護膝的,至少也穿著名牌球衣、運動鞋。為首的少年亦穿著車路士的球衣,背後燙上去的字極長,不用想也知道這樣一件正貨不用一千也要六百。他腳上穿著的是最新款的「剔號」運動鞋,加上他那張帥氣臉孔,一看就知道是花花公子。 兩方一輪對峙後,少女首先開口。她以冷淡的語氣,帶著微慍說:「我不喜歡與人動武。如果你執意要尋找寶物,那你就請回吧。好好提升你的技巧再回來吧。」 少年同樣帶不屑的語氣回應道:「哼,要回家的應該是你吧。連衣服都穿不好就來,還敢跟我說比試!我看你單車都坐不上去吧!」 她冷笑道:「那你又如何?這樣穿出來難道不怕著涼嗎?看來現在還未知到鹿死誰手呢。呵呵……」 他受不住少女的激將法,低聲罵了句「今天老子非幹掉你不可」,從後拿了架單車坐上去。這架單東以金黃色為主,在昏黃的街燈映襯下顯得格外漂亮。 少女亦選中了那架放著筆電的單車。她把筆電的聊天話面關掉交給身後的人,坐上去對少年莞爾一笑,明亮的眸子卻精芒盡現,柔聲問道:「我們就在那邊欄杆上鬥快,好不好?」 少年原本雪白的臉變得更蒼白了。 (1050字,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