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February 2009

Carol的一萬字-之五

所有寫作純屬虛構 理論寫錯不要打我 =w= 這次有點搞gag~ === 我,柯正楠,只是一個普通人中的普通人。老媽老爸也沒有留甚麼好的給我,就只有一副長得還不錯的樣子--五官端正,比較白那種,還好吧?從來交的朋友都只因為志趣相投那種……女朋友?沒有。現在到處都是小白臉,那會輪到我? 要不是那次遭遇,也許我現在還會趴在教室發呆呢。 現在的我,正在山路飆著單車,凝視著一只銀質戒指,忽然回想起很多事情。 一切都要從這只戒指說起。 一年前。 大埔,大尾篤。 這是個單車路的樞紐。 向東,是船灣淡水湖的提壩。只要上一小段的上斜馬路,便可以見到風景優美的船灣淡水湖。中中間的主提壩長2.1公里,只消十五分鐘,就可以到達對岸同樣優美而更寧靜的風景。對於一些消閑的人來說,這些並不崎嶇的路段絕對是他們那杯荼,每逢假日也可以看見提壩上都擠滿了人。 向南,是貫穿新界東單車徑的汀角段,從這裡可以到達大埔市區,又或者可以轉入海濱公園,進入吐露港公路,直達沙田。幾十年來填海不斷的吐露港景色依然動人,單車徑沿海延伸,雖然斜路、隧道少說也有五、六條,但同樣也吸引了不少人前來挑戰,偶爾也會見一些頭戴著閃閃生輝的頭盔,太陽眼鏡的人在你身旁呼嘯而去。 向北,是沒有那麼多人嘗試過的粉嶺山路。從大埔出發,沿著八仙嶺過去,可以進入粉嶺市區,然後拐彎向元朗出發。這條山路雖然不是太難,但路程極遠,且少人經過,所以只有成群的單車發燒友才會三五成群的挑戰這條山徑。 四通八達的大尾篤不但吸引了沒有「私伙野」的單車愛好者,也吸引了不少人前來燒烤。 柯正楠就是其中一位。 然而,在三十度的高溫下燒烤跟你在非洲焗桑拿一樣,絕對吃不消。跟同學一起來更是個不明智的選擇--他們烤出來的要麼不熟,要麼就連蜜糖整整焦了好厚一層。這些吃了都不知會不會肚痛的東西怎可以吃?更要命是該死的炭爐。他們居然說要「環保」,把報紙一併放進去燒,一走過去我就已經頭昏腦漲,更遑論乖乖坐著十分鐘把雞翼烤好? 結果我用吞的把沒人要的丸都吃掉,至於那是甚麼丸,是魚丸、墨丸還是貢丸,我也說不出來了。 好不容易捱到大夥去踩單車的時候,還好他們提議要去踩公路,否則我真的會悶死。大尾篤的商店街一邊是一字排開不同的單車租賃店,每次你經過時都要被問一次要不要租單車。大家去了其中一間剛進了新單車的店舖,正跟老闆討價還價。而我,目光卻落在店舖深處的一個人身上。他正在一個放著老到隨時「甩鏈」的單車的角落找尋他需要的單車。身上的裝備明明是專業級的--咦?這種人不是應該有私人專用單車的嗎? (九百九十九字!XD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