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February 2009

Carol的一萬字-之六

我呆呆的望著他好一會,雖然他沒有注意到我,但其他同學也快選好了--當然都是新車。 我實在沒法子理解他為甚麼要去選爛車,所以自己也打算選架爛車來試。 「老闆,我要這架。」隨手指了架車,試都不用試(就知到超級爛)。 「啊……那部……喂!你!」老闆邊說邊把一個職員拉過來,「這架不是說要維修的嗎?怎麼還放在這裡?」他越說越大聲,不過給人一種虛偽的感覺。「啊,那部車被上一手踩山路弄壞了車胎,還沒修理好,你還可選其他的車呀,我們出面有很多新車--」真是麻煩,我立刻指著另一架道:「不用了,那這架就好。」老闆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隨即說道:「好,你先等我開單吧。」在等候的同時,我發現那神祕車手也在打量著我。 在近距離下我看得很清楚:他戴著一頂藍紫色頭盔,手上拿著一副太陽眼鏡,身上穿著很平常的淺色T恤和長褲,從他皓白的皮膚就能看出他絕對禁不起烈日的摧殘,穿長褲也只是迫不得已。他的眼神教人難以捉摸,不過我也猜的出他一定是因為我「陪他」選爛車而奇怪吧! 這時,老闆回來,他繼續他的看車,沒有再理會我。「喏,這是收據,還車時連這個一併帶回來就好。」「嗯。」這時我牽車出去,立刻引來同學的議論聲…… 「楠你不是很有錢的嗎?怎麼租了架爛車……」 「人家明明說了有新車,租舊的都沒有用……」 「天……這樣的爛車都不知道可不可以撐出這條街……! 面對這樣的評論,他當然只有苦笑的份,也只能怪自己剛才傻掉了。但聽到最後一句時,他還是下意識地瞄了一下那架車。結果,連自己也嚇了一跳。在陽光下看的清清楚楚…… 靠!那個沒良心的老闆竟然把這應該維修的車給我,不應該維修的車倒拿去維修了!這架車有鐵的地方都是深啡色,唯一例外是上過漆的籃子是銀灰色的(因為漆也掉下來了);盤手柄上的膠受不住時間的摧殘,乾裂了好一截,另外車胎的磨損也很可怕,幸好今天是晴天,否則遇到積水加上高速的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好不容易擺脫了他們的車群,不用再聽到他們對我「眼光」的評審,以為終於可以享受寧靜時……一個職業單車手追了上來,卻不像其他職業車手一樣揚長而去,而是跟隨我的車行走,我加速他也加速,我減速他也減速,我實在沒法把他拋離,他卻在我開口前搶先說:「小朋友,你知道選舊年不是隨便來的嗎?」 是他!那個陷我於「爛眼光」的神祕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