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April 2010

Osu! 第11話

Haruhiteamsos
回想起離開學校起到今天學姐離開為止發生的種種—離開禁忌森林時剛好撿到那包包裹、恰巧我打倒的那隻果果妖頭上的金頻果封印著傳說中的人物-蘋果、黑米的出現、小雨的加入、yoki跟darri過度無私的付出、那本掉落的[黑米理論]、俠侶的故事、我的戒指、金Q拉、學姊、恰巧發生的機城叛變、甚至團長剛好就住在這?
我一一盤點這一連串突然發生的事件,太多太多的巧合與太多太多的巧遇,彷彿時間流逝了好幾年,如果不給我一個休息的空間整理思路,搞不好我都忘了這全是在幾天之內發生過的事。
如果蘋果沒有剛好被封印在那顆金蘋果裡那我們現在都已經敗給黑米了,難道是有人甚至是蘋果自己知道我會遇到黑米,所以故意讓蘋果寄宿在金蘋果中好讓頻果有機會拯救我或是接觸黑米?
[黑米理論]裡面記述了這個世界的創始,這本書有什麼用途?而黑米假裝成商人又故意露出馬腳讓人拆穿,難道黑米真的是為了接近我嗎?
那個包裹帶出了俠侶、學姊、[金SS戒指]的線索,裡面還包著那打不開的神祕箱子….疑?[金SS戒指]!?
要說這麼多離奇的事件有什麼共通點,那就是每件事都充滿矛盾!但最矛盾的是這些事居然都發生在最平凡的我身邊!?重新整理所有線索,唯一能跟我撘上線的只有這枚[金SS戒指]…...說的通!這很有就是我被捲入這個大謎團的關鍵!!
我看著戴在手上的[金SS戒指]默默不語,想說包裹會不會也是故意讓我撿到的,這時我感覺到有人出現在我的身邊。
『疑?團長?』我轉過頭來看到的是……!

xipan
花山之行
關卡 Lyrical Crimson - Under the Red Moon[Hard]
鏈接 http://osu.ppy.sh/b/42573
  分別之後,已經過去3個多小時了。一路上,只有列車行駛在鐵軌上的聲音。
  沉默……
 「喂,你倒是說句話啊。」小雨把手在蘋果的面前搖了搖。的確,從開車到現在,蘋果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窗外飛略而去的風景,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拿起手中的黑米理論。「我在想去到花山,我們就真的能得知金坷垃的秘密?」
  「嘛,金坷垃什麼的無所謂了,重要的是為什麼你要跟他(主角)分開啊,真是的。」在她看來「純潔的友情」比什麼金坷垃重要得多了。
  「哼,我是無所謂,那你怎麼不跟學姐組隊。」蘋果質問到。
  那樣就看不到他(主角)跟蘋果在一起的樣子了,還要每天被學姐的觸手打頭,會變笨的。雖然心裡面這麼想,可是話卻說不出口。沒辦法,讓他(主角)照顧學姐比較好,只剩下跟蘋果趕往花山這個選項……
  從火車上下來,非常的擁擠,流動的人群,各自匆忙的身影,交織成了車站的最好寫照。忽然這時一個人撞到了蘋果身上「啊,抱歉。」低頭錯身而去。
  察覺到了什麼,蘋果感到一陣不安,他像是確認什麼似的摸了摸放在包中的黑米理論。沒有!「不好,那人是黑米!」他像前擠去「我去追他,你不要耽誤時間,自己一個人去花山。」
  「誒!?」沒有反應過來的小雨,呆呆的被人群衝走了。
  原來,上次在固有結界的戰鬥中,雖然成功的擊敗了黑米,但還是讓他逃脫了。之後便行蹤不明,這次竟趁著人流竟然偷走了黑米理論。
  「可惡,全部丟下我一個人走了。一幫叛徒!」走在山路上,小雨對著天空發火,仿佛那裡站著的就是一個出氣筒。「金坷垃什麼的,去死去死去死……」
  在另一邊。
  「誒?!真的嗎真的嗎真的嗎?」路上一個嬌小可愛的女孩子向同伴問到。
  「哈,那當然。據說啊,在花山頂峰一個被隱秘起來沒有任何人能夠達到的地方,藏著一個寶物的秘密呢!」走在嬌小女孩子旁邊,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個目測有一米八二的男子,不知為什麼,他穿的衣服背後印有個「霸」字。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寶物的秘密,但是這不正是吸引我們的地方嗎,啊~啊,我們這‘獵寶人’隊伍組建有一個多月了,可是什麼都沒找到。你不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機會嗎。」
  「……任何人都到達不了?!」像是看傻瓜一般。
她這麼說到
  「嘛,嘛,車到山前必有路,相信我的實力,不會有問題的。」jac自信的笑到。雖然看起來真的有點像初出茅廬的傻瓜……
  「唔,終於爬上來了。」望著前面一片無盡的花海,nagi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嘛,就算找不到,也不枉此行呢。」的確,在這裡,很美呢。
  「哈哈哈哈哈…」一個女孩子在花叢中歡快的奔跑。
  「金坷垃的秘密什麼的,去死吧~」小雨也剛好登上花山,面對眼前美麗的景像,什麼東西都被拋到腦後去了。「誒?……nagi?!」
  「小雨?!你怎麼會在這兒?」同樣發出驚呼的,還有nagi。
  「等等等等等等。」jac插了進來「你們認識?」
  「對啊。」
  「還有,剛才我是不是聽到什麼……金坷垃…的秘密?!」jac眼睛都要放出什麼奇怪的光了。
  「喔,自從上次出門以後,我遇到了很好的朋友,經歷了很多的事情,說來話長,現在我就是來尋找金坷垃的秘密的。」小雨露出無奈的表情,她看了看jac「對了,你是?」
  「我是nagi的朋友,目前正跟她組隊尋寶中。叫我霸氣哥吧,還有請務必告訴我金…」jac話還沒說完,就被nagi打斷了。
  「霸你個頭啊。」她一把推開jac,對著小雨「啊啊啊啊啊,現在不是這麼悠閑的時候,這次你離家出走到現在,你迪西哥哥急死了,他說上次交代你去做考試前的准備,你去了好久沒有回來,如果超過考試的時間,要給你好看呢!」
  「啊…我全忘了……」像是想起什麼可怕的事情,小雨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明天就是為期一個月的osu考核期,不及格的人要留……留……留級重修!」
  「哼,你還是老樣子呢,看到感興趣的東西就忘記重要的事情。」nagi一副早就看穿你了的表情。
  「不行不行不行,我要回去考試。」小雨往回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誒!!!可是可是可是,我還要完成尋找金坷垃秘密的任務。”她抱住頭蹲下來,陷入糾結中“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考試不是比較重要嗎,你再不走就趕不及明天的考試了。」nagi出言相勸。
 「對了,你們幫我吧。」小雨想到了什麼,她把自己這一路上的經歷告訴nagi。「你們找到了金坷垃的秘密,就去跟學姐他們彙合,他們現在應該跟團長在一起了。」這麼說著的她飛奔下山了。
  「唔,原來,這裡隱藏的是金坷垃的秘密啊,果然很吸引人呢。」jac擺了一個霸氣?!的pose。
  「走吧走吧,既然答應了人家,那麼我們就加入他們的冒險之旅吧。」nagi一臉雀躍。
  兩個小時後。
     「在這附近沒錯吧?」像是確認什麼,jac問到。
  「對啊,小雨說應該在這附近沒錯的,啊啊啊,一個月了,我們出來冒險尋寶一個月了,什麼都沒找到,難道這次也要失敗?」nagi感到很沮喪。「早知道,就不出來了,家裡面的to Xove,旋風女僕還沒看完呢,還有還有,最終妄想13……」
     「哎,我們出來尋寶,怎麼還能想這這些瑣事呢,快戒掉吧。」jac顯得很無奈。
  「打死你都不要。」
  「為什麼是打死我啊。」
          進行著像這樣沒有意義的對話,他們繼續在花山上轉悠。
  「喂,我們好像一直在轉圈呢。」nagi停下了腳步,凝視著一棵被折斷的花兒。
  「是嗎?我不覺得啊。」顯然jac沒有發覺到什麼異常。
  Nagi沉思到:「這裡好像有人故意布下了很強的結界,竟然能騙過我跟你的察覺呢。」
  「不會吧,你開玩笑嗎,這世上竟然還能有人布下的結界而不被你發覺?!……不對不對,這不是被你發現了嗎。」jac自嘲似的笑笑。
  「……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強,發現這裡的異常也是因為之前我故意在路上做了記號而已。」這個世界上任何人為的事物都會出現不自然,但是這裡我竟然沒有察覺到一絲魔力的氣息,如果不是剛才做了記號,根本不會發現這裡已經走過一次了。究竟是誰,能瞞過我的靈覺?看來,這裡隱藏的不止金坷垃的秘密這麼簡單而已,Nagi心中頓生不安。「jac,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打破結界,很危險哦?要不要放棄呢?」
  「哼,你以為我是誰啊。」jac臉上露出無謂的笑容。
  「退縮,可不是我的作風。還有你問我之前就已經在做破壞結界的准備了吧,我就算不答應,也不能放下你一個人逃跑啊。」一改平時的嬉皮笑臉,仿佛打開了什麼似的,jac身上散發出一種壓迫感。
  「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麼我要打破結界了。」nagi沒有看向這邊。她躍向空中,對著前方「雷光!」
    擊中了什麼!鏡子破碎般的聲音,四散的火花。
  眼前的一切,發生了變化。就在他們的上空,出現了一匹飛馬,上面坐著一個黑色皮裝紫色長發的女子。
  「哦?!能察覺並破壞我的鮮血神殿(結界),真有兩下子呢。」她像是很無奈般「又要戰鬥了嗎。」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在此處布下結界,還有你在守護著什麼?」nagi一臉嚴肅。
  「啊啦啦啦,真是個無禮的丫頭呢,問別人問題時,不是應該報上自己的姓名嗎。」
  「你!……」
Jac向前走出一步,伸手阻止了nagi的質問。
 「這位美麗的小姐,在下非常榮幸能與你相遇在這美妙的地方。」jac做了一個紳士的禮節,繼續到「我們是路過此地尋找寶物的人,我的名字叫jac,她是我的同伴nagi,請問你能告訴我們,寶物的秘密嗎?」
  「哼哼哼哼哼,我喜歡你。」紫發女子嬉笑到「這裡有半塊玉佩和一個羊皮卷,應該就是你們要找的東西,怎麼樣,想要嗎?」
  「喔?如果我說想,你會給我嗎?」jac露出了笑容。
  「白痴啊你,在這裡不下這麼隱秘的結界,還讓她來守護,一定是不想讓人找到寶物,怎麼可能會輕易的說給你就給你啊。」不知道為什麼,nagi看起來相當生氣。
 「喔~」紫發女子露出了曖昧的笑容,眼睛像在確認著什麼於jac跟nagi之間轉了幾次。「吃……」話還說完就被nagi打斷了。
  「嗚路賽嗚路賽嗚路賽嗚路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獅子,nagi漲紅了臉「你……你個不要臉的魔女,看我怎麼收拾你。」
  「咦?怎麼突然要打起來了?明明還談的好好的說……」jac顯然還搞不清楚現狀。
  「她說得沒錯,你們只有打敗我,才能得到我所守護的寶物。 還有,我是Rider,我的主人Aakiha讓我在此守護它們。」她的氣息變得陰冷「打倒我,就能讓兩樣寶物具現。但是,你們有這個覺悟嗎!」
  「啊咧啊咧。」jac像是很可惜般搖了搖頭,他看了看身邊已經做好攻擊准備的女孩,目光冷毅的轉向Rider「真沒辦法,誰叫我們是拍檔呢,來吧,覺悟什麼的,踏上旅途的一刻,早就有了啊!」
失敗路線
太強了!
  Rider跟飛馬無比完美的配合,每一次襲來都像是天空中滑落的流星,那麼耀眼而華麗。每一次拉開距離,就像是跟情人分離時令人痛苦和無奈,那美麗的身影,深深的吸引著我。每一擊,都是那麼的憂傷而優雅。我不明白,是什麼讓你在我的眼中如此美麗,是什麼讓我對你如此的痴迷。
  一道白光而過,有什麼東西停止跳動了。我想,就算是這樣,我現在臉上一定是帶著微笑吧。對不起了nagi,沒有能遵守約定守護你到最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