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April 2010

Osu! 第14話

唔……
  這假團長雖然壞,不過除了挺有幽默感之外,結也打的挺漂亮的,至少沒弄出解不開的死結。
  我花了幾分鐘解開了學姊觸手上的結,忽然頭上一痛。「啊!學姊你幹麻打我?」
  「看看觸手有沒有壞嘛……」學姊的觸手在我頭上搔著。「還有,誰叫你剛剛要笑我?」

*外篇 xipan

堪堪避過,那是眼睛幾乎不可追蹤到的速度,思寒副考官揮出的劍,每次都能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出現,光是防御跟回避,已經讓我無法做出像樣的回擊。
帶著輕蔑跟不滿,他質疑到
戰鬥從開始到現在不過兩分半鐘而已,我卻已經渾身上下疲憊不堪,太強了。副教官臉上的神色完全沒有改變,為什麼,難道這就是經歷了滅世之戰的人的實力?我感到深深的無力,不可能贏的啊。再攻過來兩次,不 不對,下一擊,也許我將失去助理的資格吧。
時間往前推移。
「抱歉,我遲到了!」今天是我擔當osu監理部教官助理的日子。報道的時候沒想到路上塞車,竟然遲到了。
「上班第一天就遲到,真是有個性啊,十多年來,你是第一個。」說話的,是坐在辦公桌的教官,華佗先生,也就是我的上司。
「……」完全說不出話來,不會就這樣被炒魷魚吧,嗚哇,真要那樣的話可就糗大了。
「跟我來。」旁邊的男子臉上沒有表情,走出了辦公室。
啊,那家伙是副教官吧,要我去哪裡?
「哇,你小子慘了,他生氣起來我都要怕三分。」華佗先生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那眼色仿佛在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華佗先生你不會見死不救吧。」我連忙拉救星。
「當然不會了,我是一個富有愛心的人。」他頓了頓「事後我幫你叫救護車。」
「……」
「你能堅持五分鐘,我就當今天的遲到沒有發生。」思寒教官這麼說到。
「那如果我失敗了呢?」我苦笑到。
「立馬回家,不用再來了。」他完全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樣子。
就這樣,我跟思寒副教官進入了訓練場,開始了實戰裝備的“模擬戰”。
「太讓我失望了,你這種樣子,如何擔當我們的助理。明天就是osu為期一個月的考核了,不認真對待怎麼能為考試的學生們,做出正確的指導跟幫助?」思寒教官表情很嚴肅。
「抱 抱歉。」我連忙解釋「我是有原因才遲到的。」
「不要找借口。」他把劍平舉「如果你能接下我這一擊不倒,我就承認你作為我們的助理。」

yoc - Crescendo [Normal]
http://osu.ppy.sh/b/39853

「請、請一定要聽我解釋啊。」我知道我肯定不能接下這一擊,連忙說到。
眼前一道白光,緊接著是一片黑暗襲來。
「我說過不要找借口。」完成必殺一擊的思寒在在我的身後,並沒有回過頭。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