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4 April 2010

Osu! 第13話

他們兩人剛好撲在載著rider的飛馬。
有了飛馬的幫助,他們很快就落到山下,飛馬卻不願意走。
jac:「牠好可憐,不如把牠帶回家吧!」
nagi:「...」
在家門前,他們看到令人震驚的一幕。
是黑米,他在屋頂間閃來閃去,避開後方蘋果的追殺。
當然,他們不認識黑米和蘋果……
「唉,他們都幾歲了?居然還在玩兵捉賊。」

deepsea

「在想什麼呀?」不知何時,團長和學姊已經歸來。團長一臉疲倦的樣子,把手輕輕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學姊身上披著團長的外套,額頭腫的更大了,還包著繃帶。第二次看學姊穿女僕裝以外的衣服,有種相當詭異的感覺。

  從剛剛想到現在,種種感覺讓我感到相當的不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以往,當出現這種感覺時,往往都是大難臨頭的前兆。這時,手指上的金SS戒指發出了微弱的光芒,我感到手上一陣溫暖,同時,也突然意識到,房間裡好冷。
  「怎麼了?」團長察覺到我的不安。我打了一個寒顫。
  「學姊!小心!」
  「啊?」學姊疑惑的看著我。「小心什麼?這裡沒有玻璃呀?」團長也是一臉莫名其妙。「怎麼了嗎?」
  我跳了起來,把桌子翻倒在地,桌上堆的東西亂七八糟的灑了一地,幾個玻璃杯重重的摔在地上,碎成了好幾十片。我拉著學姊衝到門口,卻發現門已經被堵住了。
  「這是做什麼?」
  「我才要問你這是做什麼。」我抽出武器。「你不是團長。」
  「什麼?」學姊完全沒反應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唉喲!」
  「你在說什麼呀?」團長搖了搖頭。
  「你不是團長。」我把摔倒在地的學姊拉了起來。「從你們一進房間以來,我就覺得這裡好像有什麼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但是你一碰到我的身體,我就明白了。」我拿起武器指著他。「團長雖然機車歸機車,兇歸兇,但是他渾身散發出的,是一股溫暖的能量,也是這股能量,支撐著osu!學園的大家。但是你完全相反,剛剛被你的手碰到之後,我就觀察了一下你,你雖然想盡辦法裝的跟團長一樣,甚至還瞞過了學姊,但是很多小細節,你和他是截然不同的。」
  「啊哈哈哈哈哈!你真聰明……」假團長眼見詭計被拆穿,索性不再裝,恢復了原本的聲音。「小鬼子,真不傻!沒想到我瞞過了克溫茵特,卻沒有瞞過你啊!啊哈哈哈哈哈!」
  假團長的陰笑聲讓我遍體生寒。「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團長呢?」
  「啊哈哈哈哈哈!」假團長自顧自的繼續笑著。「可惜,聰明也沒有用,你們已經跑不掉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學姊身上的外套突然冒出了好幾條觸手,緊緊的纏住了學姊的五隻手,把學姊向假團長拖了過去。我趕緊抓住學姊,卻反而被一起拖了過去,我揮刀砍纏繞在學姊身上的觸手,一隻觸手重重的打在我的手背上,我一痛,短刀落在地上。幾隻觸手也纏到了我身上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媽媽的!這觸手怎麼這麼冰啊!」
  「啊哈哈哈哈哈!」假團長哈哈大笑。「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看在你這小鬼子不傻的份上,我讓你們路上好過一點。」假團長伸出雙手,在學姊和我頭上各戳了一下。我感到眼前的牆壁,窗戶,假團長逐漸模糊,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唔……這是哪裡……」
  我眨了眨眼睛,眼前是一片黑暗。陰冷的空氣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我想要揉眼睛,卻發現雙手被銬住了。我掙扎著坐起來,手上的金SS戒指發出柔和的光芒。讓我亂到快跳出來的心稍微安定了些。
  「學姊……?」
  「嗚嗚嗚,我好爛,請不要看我!」身後傳來學姊的哭聲。我回過頭來,掙扎著走過去。「黑成這個樣子,我要看也看不到啦!他們究竟對妳怎麼了?」學姊雖然是強大的觸手族,但是剛剛我們都被迷昏了過去,難道他們……我不敢在想下去了。
  「我……我的……我的觸手打結了啦!」
  「……」
  不是我想像的那個樣子,我稍微放下了心,卻又忍不住想笑。沒想到那假團長還有這樣子的幽默感,還是說手銬不夠用啊?我邊想辦法控制自己的嘴巴不發出聲音,邊亂七八糟的想著。我們到這裡多久了?錶上的指針停在凌晨三點鐘,但是我感到肚子餓的發疼,難道我們被關在這裡好幾天了?「學姊,我們被帶來多久了啊?」
  「不知道耶……還有,你不要笑,快點幫我把結解開啦!」
  「喔……對不起。」差點忘了這件事情。我順著聲音,爬到了學姊旁邊。
http://osu.ppy.sh/s/3331
3AM[Normal]

失敗路線

媽媽的……

  這假團長還真狠,打這什麼鬼結啊?我糾結了十幾分鐘,學姊的觸手仍然纏繞在一起。
  「欸,難道不能用切的嗎?」
  「不可以啦!切了會很可怕!」學姊的聲音聽起來在哭。
  「好啦,對不起,開玩笑的啦。」我想拿手帕給她擦眼淚。「啊啊啊啊!糟糕了!」
  「怎……怎麼了嗎?」
  怎麼了?我的手卡在觸手裡出不來了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